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三百三十八章 逼供  
   
第三百三十八章 逼供


立沒理會這人的驚怒之色,而將包裹著引魂鍾的青光伸出手指"噹"的一聲,在小鍾上輕彈了一下.

"撲通"一聲,正想趁機逃走的"曲魂"當即翻身栽倒在了地上.

"本命法器!你手上拿的是這身體的本命法器!""曲魂"面露懼色的叫道.

"你知道就好!不想吃苦頭的話,就將你的來曆好好交代一下.我倒很好奇,你怎麼可以侵占此身體的,修仙者不是不能奪舍凡人嗎?"韓立神色平靜的說道,聲音平淡之極,仿佛則正和好友聊天一樣.

可是"曲魂"聽了,卻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要知道奪舍的修士,在修仙界那是人見人厭,雖然沒到對奪舍之人斬盡殺絕的地步,但也絕不會給其好臉色.而韓立這種非常反常的表情,讓其心里是七上八下,不由得狂想脫身之策.

"道友恕罪,在下以前也是築基期修士,只是在和仇家的爭斗中毀壞掉了軀殼,不得已上了此身體的."此位沒有回答韓立的問題,反而站起身來後,強笑著解釋道.

"是嗎!"韓立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

其實聽到對方是築基期修士,韓立心里略有些吃驚的.

可這"曲魂"看不出韓立所想,見他一副無動于衷的樣,不禁心里有些毛了,急忙又說道:

"雖然在下修為跌落至了煉氣期低層,但還是有些法器和靈石的.只要道友不追究此事,在下願意贈予道友!"這句話,此位說地有些低聲下氣了.顯然很明白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

可韓立沒有理會對方的引誘之言,反而沉思一下突然問道:

"你是七派的修士?"

韓立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句.據他所知,七派之外可是很少有築基期修士的,當然一些大的修士家族還是有不少的,比如像燕家這樣的.

"七派……哦,是啊,我是靈獸山地修士.下莫非也是七派的修士?""曲魂"說此話時臉色如常.韓立卻從其眼中看到了一絲驚慌之色,這讓韓立疑心大起.

"原來是靈獸山的道友啊!不知道,貴山的菡云芝姑娘,是否還好啊?"韓立輕輕一笑地緩緩問道.

"菡云芝……實在抱歉.在下因為常年閉關修煉,所以對一些年輕的弟,實在沒什麼印象."曲魂聽了韓立此問,先是一怔.接著就干笑了幾聲,有點言不由衷的說道.

"不認識?那道友認識些什麼人,可以隨便說幾個弟給在下聽聽.在下認識的靈獸山道友很多,說不定就有在下認識地呢!"韓立不動聲色的繼續追問道.

"這個……"曲魂臉上有些驚慌了.並且眼珠又亂轉了起來,一副很不老實的樣.

望著此人支支吾吾的樣字,韓立地臉上一冷.神色陰寒了下來.

"道友真讓在下失望!看來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韓立不客氣的說道.接著身向前一晃.接著再一閃的回來了.

"曲魂"在原地一動不動了,在起胸口處卻多出了一張被貼上地"定神符".其人根本連反應地機會都沒有.這讓此人臉色大變地急忙大叫道:

"道友,這是何意!有事可以好商量的……"

這定神符對付凡人時,自然可以讓凡人身體徹底僵硬,甚至連話都無法說出口.但對付有一定法力地修士,則效果差了點,雖然同樣可讓修為低下的修士無法動彈,但說話和各種表情變化,卻是絲毫不受影響的.

韓立此時根本不理會此位的叫嚷,而是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個漆黑如墨的缽盂出來.

此物一出現,一股陰森之氣彌漫了開來,讓附近空氣的溫度都驟然降了數分,接著一陣陣的鬼哭狼嚎之聲從缽盂中響起,還有些詭異的黑霧環繞著缽盂,顯得此法器鬼氣森森.正是韓立剛到手不久的"聚魂缽".

韓立單手托著此法器,陰森的望了對方一眼,便面無表情的幾步湊到了"曲魂"面前.

這位盯著缽盂的異象,臉上先流露出驚疑之色.但馬上想起了什麼,神情徒然變得緊張起來,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你要干什麼,難道你要用煉魂術?"

當說出"煉魂術"幾個字時,此位眼中露出了害怕之極的神色.

"聚魂術"這個臭名昭著的法術,在修仙界可是人見人怕,人見人躲,甚至連一些修士間

,都用此法術來誓言.

一般每個門派和大家族內,都專門有人來修習此術,這可是對付叛門背族之人的厲害處罰和震懾,向以殘酷而聞名修仙界.

聽說修習此術者,可以將人的元神魂魄抽出,用專門的法術加以折磨.據說那種直接刺激靈魂痛苦,即使意志再堅強的人也絕承受不了一時半刻的.而且修士的元神越強大,所受的痛苦就越強烈,實在讓所有修士都談之色變.

有關煉魂術的傳聞,在修仙界傳的到處都是,其中流傳廣的就是修煉煉魂術的修士,一定會修煉一個和自己元神緊密相連的"魂器",只有憑借此法器可以施展煉魂術,讓受術之人的魂魄生不如死.

這個魂器形狀,外界之人沒有幾人親眼見到過,但自然被大多修士傳為成陰氣森森,鬼氣彌漫了,正好和這盛有上百修士魂魄的"聚魂缽"形象,非常相近.

因此這缽盂一拿出來顯現的異象,再加上韓立先前的威脅話語,就被"曲魂"誤認為韓立竟會那可怕的"煉魂術"了.

這也難怪他會如此想了,任誰一想到折磨人的元神魂魄,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此法術,這怎能不讓他魂飛天外.

韓立聽了"曲魂"此言,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心里倒有些意外.

說實話,他拿出此法器,根本沒想到用"煉魂術"恐嚇對方,只不過想借助此缽的陰寒之氣,好好的給對方元神一點苦頭吃而已.但現在此人竟認為自己會煉魂術,而且畏懼之極,這倒讓他心中一動,准備將錯就錯了.

"再問你一次,倒底什麼來曆,為什麼要假冒靈獸山修士."韓立沒有回答對方是否要用煉魂術,反而冷冷的再問道.

韓立這種避而不答的做法,讓這人確信了幾分,不禁面色慘然,但嘴唇動了幾下,還是沒有要開口的樣.

見此情景,韓立不再說廢話了,而是低聲念了幾句自己也不明所以的咒語,就毫不客氣的舉著"聚魂缽"湊到了此人的臉前.

想當初缽盂中的陰寒之氣,即使韓立這樣的築基期修士,一接觸了都要打了個寒顫,現在境界已會落到了煉氣期的"曲魂",自然是無法抵擋了.

所以缽盂在其跟前一放,此位就已覺得周身奇寒無比了,就好像元神都要被凍凝住的樣,仿佛千萬根鋼針同時刺向他的靈魂深處.

僅僅片刻後,這位再也忍不住痛苦了,一聲慘叫後,臉上的肌肉都扭曲的變形起來.

"不要急,我還沒有正式施法呢,到時痛苦可是現在的上百倍!"韓立飄忽不定的話語,在其耳邊忽然響起.

"上百倍!"此位一聽韓立此話,差點恐懼的要暈過去.

現在的痛苦,他都無法在承受住一時半刻,到時的上百倍,那還不當場讓他元神痛楚的煙消云散啊,這絕對就是那傳說中的"煉魂術".

嘗到了苦頭的"曲魂"再也沒有懷疑了.因此,看到韓立又掐動法決的樣後,他不敢硬撐的急忙改口道:

"道友手下留情,我說就是了.下能不能先將魂器收起,千萬別再施展煉魂術了!"

他因為缽盂的陰寒侵入,凍的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若不是他身上還有些靈力護體,再加上曲魂的軀體遠強與常人,恐怕早就被僵硬了.

"早這麼識趣,不久免了這份苦頭了嗎!"韓立露出一副"你這是自討苦吃"的模樣,看似隨意的將缽盂收了起來.

其實他心里,也暗自送了口氣.

因為就是這位不說此話,韓立不久後也會將"聚魂缽"收起的.因為這法器的陰寒,讓直接觸摸的韓立,同樣大感吃不消了,實在無法繼續拿在手上了.

"曲魂"見韓立真的收起了他認為的魂器,長長籲了一口氣.

"好不要想著用謊話蒙騙過關,我自然可以用相關法術測試你說的真假.我想下不會愚笨到為了什麼秘密,而將自己弄得魂飛魄散,永不無輪回吧."韓立的聲音冰冷無比.

這句話,讓想起剛所受痛楚的"曲魂",不禁渾身顫抖了一下,臉色難看之極!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八十七章 噬金蟲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八十八章 曲魂魔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