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三百六十二章 南宮屏  
   
第三百六十二章 南宮屏


女長的如此溫婉,可是說出的話卻如同刀劍一樣冰心中一凜.

"前輩是不是改變主意了?"韓立長出了一口氣,說出了一句讓女有點意外的話來.

"看來你倒不是全無用處嘛!起碼還有點腦的."女不動聲色的說道.

"如果前輩真想殺在下的話,想必韓某也不會有睜眼的時候了!"韓立淡笑了一聲,神色如常的說道.

"我叫南宮屏,不要什麼前輩前輩的叫了,好像我有多老似的!"女毫無表情的重轉過頭去,不置可否的說道.

聽了這話,韓立怔了一下,接著心里暗自腹誹道:

"既然都結丹了,按凡人的年齡,不是老太婆是什麼?"

韓立一身的真元修為都被其吸走了,對此女自然一肚的悶火,但迫于命懸對方手中,也只能暗咒對方幾句而已.

"雖然昨天你把我當成堂姐了,出手救下的我,但總算是我南宮屏的恩人!而且昨日我又無意中吸了你的真元,穩住了傷勢沒有惡化,這個人情我南宮屏不會不還的."女背對著韓立,悠然的說道.

"算了,既然下是南宮婉的堂妹,就算我倒黴吧!"韓立皺了下眉頭,無奈的說道.

隨後,他活動了下手腳,人就站起身來.

"啪啪"兩聲脆響傳來,韓立眼前白影一閃,一陣香風過後,被此女扇了兩個結實的大嘴巴,人不由自主的在原地轉了一個大圈.差點重倒在了地上.

"你……"韓立愕然的捂著火辣辣的臉頰,驚怒地望向南宮屏.

"昨天沒經我允許,你竟敢用髒手碰我的身!而且昨天一晚上還竟敢壓……壓著我暈過去!這兩下,只是略給你點懲戒而已!"南宮屏聲音一寒的說道,但說到自己被韓立壓住的時候,臉上還是升起了一絲紅暈.但隨後就一臉的寒霜.

聽了這話,韓立無語了.

在男女之防上,和一位結丹期女修士講道理,這根本是自找麻煩的事情,說不定略一爭辯.對方會再給自己兩個嘴巴呢!他現在可是對方案板上的肉,想怎麼切,就怎麼切啊!

而且他隱隱的感到,此女如此的對他,說不定根本不是因為昨天碰了她的緣故,而是純粹地想教訓他一下,好為那南宮婉出口惡氣.

這樣一猜想後,韓立強忍著按下了心中的怒火,輕摸了下有些紅腫的腮頰後,就默不作聲了.

看到韓立如此識相的沒有爭辯一句.倒讓南宮屏露出一分訝色!

其實就想韓立預想的那樣,此女早就存了韓立只要一爭論昨天的事情.她就會不由分說的再給韓立點顏色看看.可如今,韓立如此識趣的一語不,倒讓其沒有了再出手的借口.

于是,她只能冷哼了一聲,不客氣的說道:

"既然耳光已經打過了,接下來,我說下如何報答你大恩地事情了.現在我有兩條路給你選,一是我當場給你一定數量的靈石,多地足以讓你張目結舌,來彌補你修為上的損失和出手相救的情分."

"二是.你跟我一同追上本宗撤離的隊伍,等我們六派重安定下來後,我會煉制些靈丹和找一名本宗的年輕女弟和你雙修,讓你盡的恢複原來的修為.你只是真元損失的厲害.重修不會再有所謂的瓶頸.依我猜想,花個一二十年的工夫,你就應該能修回到以前地境界了.當然在此期間內.我若是高興了,說不定還會傳你幾手本宗的秘術呢!要知道,我們掩月宗可和你們黃楓谷那個大雜燴門派不同,有許多秘術可是向不外傳相傳的,其神妙之處,外人根本無法想象的.而我昨天自動吸取你修為地功法,就是其中的一種."

南宮屏傲然的說完這些話後,神色不變地盯著韓立,等待他的選擇.

可韓立聽的有些呆了!

這兩個條件聽起來,未免懸殊的太厲害了吧!

一個只是給些靈石就將人打掉了,另一個則不但幫助恢複修為,還給准備一個雙修伴侶和願意傳授他一些秘術.韓立怎麼越聽,越覺得此女故意讓他選擇第二條路啊!

這實在是有點詭異,難道對方給自己設了什麼圈套不成?

韓立這樣想著,遲疑的望了南宮屏一眼.

但卻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複雜神情,似乎有些期盼,還有些焦慮的樣.

韓立

愣,有點糊塗了!

他使勁的揉了揉鼻,雙臂抱攏,右手支起了下巴,沉思了起來.

足足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韓立還是沒有開口說話.但南宮屏卻忍不住的秀眉一挑,櫻唇微張的催促道:

"怎麼樣,你決定好了嗎?"

此時的她,一臉的不耐之色!

聽了這催促聲,韓立抬起頭來,若有所思的望了對方一眼後,緩緩的說道:



"想好了,我就選第一個條件!前輩只要給我些靈石即可了.修為我會自己想辦法恢複的,就不用前輩操心了!"

韓立的神色淡淡的.

南宮屏聽了韓立的決定,臉上一呆,露出了幾分古怪的神情.

她緊盯了韓立的面孔一會兒,忽然一揚手,一個紅色的儲物袋扔了過來.

"靈石就在里面了,還有一些常用的材料,就一齊送給你了."南宮屏的聲音,有些陰冷.

韓立沒有在乎對方的語氣,毫不客氣的將儲物袋抓到了手中,然後將神識沉進去掃了一眼.

即使心里已有了准備,但袋中的數十塊中階靈石,和眾多雜七雜八的材料,還是讓他深吃了一驚.

忽然,韓立露出一點喜色,抬向南宮屏急切的問道:

"前輩手里是否還有和元玉,能否再多給晚輩幾塊?"

韓立這話,讓女眼中閃過一分訝色.

但她一聲不吭的在身上摸索了一會兒後,就扔出了幾塊白色的玉石過來.韓立欣喜異常的接下了.

如此一來,他修複傳送陣的材料,不用尋找便已湊齊了.

"還有什麼事嗎?若沒事,我就先走了."南宮屏冷眼望著韓立的舉動,沒有表情的忽然說道.

"哦……,沒有什麼事情要勞煩下了!"韓立神色一正的搖頭道.

聽了這話,南宮屏嬌哼了一聲,人立刻轉身向樹洞外走去.

但是在走到樹洞口時,她又扭過頭平靜的說道:

"韓立,你做出這樣的選擇,我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自作聰明!"

說完此話後,其袖中飛出一把寶劍,然後白影一晃,人已站了上去.

可就在這時,在她身後,卻傳來了韓立一句懶洋洋的話.

"前輩,別忘替我向南宮婉問一聲好!"

聽了這話,南宮屏的身形怔了一怔,但隨即一言不的化為一道白光,從洞口飛天而去.竟不知其是答應了,還是根本不予理睬.

見此情景,韓立苦笑了幾聲,摸了摸自己的鼻,干脆一屁股再坐在地上,隨後呆呆的望著洞口,開始出神起來.

他到如今還是不明白,自己一身的修為怎麼可能被此女吸了去.

這掩月宗的功法,難道真的這麼太霸道?!豈不是比黑煞教的血祭,加的詭異啊.

不過韓立認為.這種吸取人修為的功法,肯定限制和缺陷眾多.否則掩月宗的修士,早就在修仙界人見人滅了.

韓立的這番猜想,還真猜對了幾分事實.

那南宮屏之所以可以吸取他的真元,完全可以說是一種巧合.

此女在施展秘術之後,身上真元早已大損,若沒有什麼意外的話,她肯定會修為大降.雖然還能夠維持結丹期的水平,但數十年的苦修肯定是損失定了.

並且她在秘術功效消失後,以為自己會落入那兩名魔道之人的手上,所以一咬牙動了修煉功法的神通"輪回真決".

此神通一經施展,只要有外人用靈力探尋此女的身體,自然會被其體內形成的螺旋真元強行吸住,然後會將對方的真元修為吸的干乾淨淨.當初,要不是此女醒來的早,及時停住了功法.恐怕韓立連後的那點修為,都會被徹底的吸掉.

當然這種詭異的神通,使用的條件也苛刻之極.

先,它必須要求施法者,必須處于真元大損的時候,能施展出此術.

其次,若是在此術施展一段時間後,一直沒有他人真元給其補充體內虧損,施術人就會真元內縮的徹底自爆而亡,可說是一種半自殺性的功法.

但讓人覺得雞肋的是,這種神通雖然可以吸取他人的真元,只能局限于自已原先虧損的部分而已.而無法用此術,提高施術人半分的法力修為.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四百一十一章 培竹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四百一十二章 青竹小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