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四百五十七章 托天魔功  
   
第四百五十七章 托天魔功


韓立這邊剛坐下,遠處的天空傳來了破空之聲,萬天明等三位元嬰期修士從天而落.

他們望了了一眼玄骨和青易居士後,就冷笑著另找一處地方聚在了一起,並低語了起來.不知在商量什麼隱秘的事情.

極陰祖師見此情景了,不禁鼻中輕哼了一聲,隨即就閉目養神起來.

韓立可做不到極陰這樣心平氣和的模樣,而是雙目凝望著某一方向,似乎在觀察著什麼.但若是有心人仔細注意韓立眼神的話,就會現他目光微散,完全一副心不在焉,心中有事的神色.

一頓飯的時間後,66續續有五六位修士,飛遁而來了.

其中星宮的兩名白衣長老,也若無其事的趕到了此地.現在唯一沒到的元嬰期修士,也就只有那位蠻胡了.

再等了半個時辰後,蠻胡的蹤影仍然不見.

這下萬天明等人朝極陰這邊投過來了異樣的目光,而極陰和儒衫老者仍一副神色自如的樣.

韓立離他二人較近,卻隱秘的現,在他們從容的面孔下一絲焦慮之色隱隱從他們目光中流出.

顯然缺了蠻胡後,這兩位魔道老怪自知不是正道修士的對手,有些擔心了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極陰祖師兩人終于連表面上的從容也顧不得了,神色陰厲了下來,開始頻頻的向高空處望去.

雖然這個空間似乎沒有晝夜之分,始終陽光明媚的樣.但韓立心里估算了一下後,此刻距離一天的時間應該差不多到了.

難道蠻胡,這位魔道在虛天殿的第一高手真出什麼意外?韓立也有些猜疑了.

若真出現這種事情,真不知對他來說是禍是福?

就在韓立和極陰等人都無法安心,而正道修士目光越不善之時,天外傳來了一聲洞穿金石的厲嘯之聲.這嘯聲如巨浪滔天,一波比一波高昂,一波比一波凶猛,直震的盤坐的所有修士面露出了駭然之色.

極陰祖師和儒衫老者一聽此聲,臉上卻同時顯出了輕松地神色,並相視一笑的互望了一眼.

甚至青衫老者輕笑後,低聲的說道:

"看來蠻胡的心情不錯,應該有什麼意外的收獲."

"哼!在這里能有什麼意外驚喜.頂多是壽元果采摘的較順利吧!"極陰祖師搖下頭,不以為意的說道.

儒衫老者聽了.微微一笑,正要在說些什麼時.遠處的天邊閃出了一團金黃色光球,此光球如同天外流星一樣的狂嘯而來.眨眼間就到了眾修士地上空.老者馬上閉口不言了起來.

韓立眼中異光一閃,望著光團中的人暗暗心驚.

其實又何止是他,其他第一次見"托天魔功"聲威的修士,同樣露出了震驚地神色.

因為在金色光團簇擁下的蠻胡.形象實在太詭異了.仿佛妖神一樣的讓人望而生畏.

此時的他不但渾身散著金色地刺芒,裸露出衣衫地手足及臉面上竟生出密密麻麻的銅錢大小的金色鱗片.

這些鱗片猶如赤金打造的一樣亮麗,並且流轉著森然的寒光,讓人一看就知堅固無比,仿佛永不可毀.

"這就是托天魔功?好像真的很厲害!"在極陰老祖另一側的烏丑,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怔怔的說道.似乎被蠻胡的形象,給震駭地不輕.

"哼,只不過是個烏龜殼而已!玄陰**練到了至高境界.並不弱于托天魔功的."極陰祖師聽了烏丑的話,冷望了他一眼,有些不悅的說道.

這一下讓烏丑驀然想起,自己的祖父可和這位蠻胡不對頭地.如此稱贊對方,不是存心讓極陰祖師生不痛嗎?

頓時他面帶尷尬地連聲稱是.再也不敢開口說什麼了.

這時天上的蠻胡.用俯視地目光略一巡視,立刻就望見了極陰等人,當即毫不客氣的直墜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輕微的晃動.

蠻胡的人就落在了極陰等人的身旁.然後身上的鱗片迅退去,金光也黯淡了下來,漸漸消失了.

"看來蠻兄此次收獲肯定不少了!否則也不會興致如此之高."未等蠻胡開口說話,儒衫老者就含笑的一抱拳說道.

"哈哈!是有些收獲.我在那壽元果樹附近擊殺一只冰雪蟾,此妖獸的內丹對我的托天魔功可是有大有益處."蠻胡似乎還未曾興奮中恢複常態,一見老者詢問,竟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這倒大出乎極陰祖師等人的意料,竟一時不知對方所說是真是假,面面相覷了起來.

"那真要恭喜蠻道友了.若是托天魔功還能有所精進的話,想必蠻兄和雙聖及六道都有一戰之力了吧."青易居士一怔之後,先恢複笑容的說道.

隨後極陰祖師也臉色如常說了兩句恭喜的話.

蠻胡聽了嘿嘿一笑,想再說什麼時,卻雙目一瞪的盯在了韓立身上.

接著露出一絲奇怪之色,目中異光一閃後一股驚人的氣勢一下爆了出來.

當其沖的韓立,瞬間覺得身上一緊,接著四肢如墜千斤無一樣的竟法動彈分毫了.驚駭的是,在對方目光注視下,他竟有了一種身心皆備看穿的冰寒感覺.

韓立臉色煞白,不加思索的大衍決自動流轉了起來,一下將心神牢牢的護住.這時臉上恢複了一絲血色,覺得身體恢複了正常.

"咦!"讓蠻胡不禁詫異了一下.

但隨即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正想再有什麼動作時,極陰祖師卻身形一閃的當在了韓立的前面.

"蠻兄,你這是何意?為何以大欺小的對小徒出手啊?"極陰抵消掉蠻胡的氣勢後,不動神色的問道.

"小徒?"蠻胡聽了先是一愣,但馬上臉色陰沉了下來.

"極陰,你存心戲弄我不成?除了烏丑小外,在虛天殿中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位徒弟來."他在烏丑身上輕蔑的一掃後,毫不客氣的說道,一副一言不對就要動手的樣.

"呵呵,蠻兄你誤會了.這位韓立小友,今日剛剛拜在了烏道友門下.道友不知此事,這是很正常的."青易居士急忙在一旁打了個哈哈的解釋道.

現在的韓立對他們可是重要無比,自然不能有什麼差錯.

"極陰,你在這里收徒?我沒有聽錯吧!"雖然聽了老者的解釋,蠻胡還是驚訝的說道,隨後又打量了韓立兩遍.

"雖然只是記名弟,還未正式舉行拜師儀式.但這位韓小友現在的確是極陰島的人了.還望蠻兄手下留情!"極陰祖師望著蠻胡,微微一笑的說道.

蠻胡眨了眨眼睛,凝望著看著極陰祖師和儒衫老者一會兒後,再看了下韓立,忽然大笑了起來.

"好,很好.你這個徒弟收的的確不錯,別的不說,起碼神識就比你那孫強上數倍.若是精心培養的話,大有可為.哈哈,大有可為啊!"蠻胡竟展顏一笑的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後一句是有什麼深意在里面似的.

極陰祖師和儒衫老者聽了此話,莫名其妙的互望了一眼,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蠻兄此話是什麼意思?"極陰祖師皺了眉頭,緩緩的問道.

"沒什麼意思.你這位記名弟不錯,有沒有興趣讓于我.我覺得這小可能適合修煉我的托天魔功."蠻胡不在乎的說道.

"蠻兄說笑了.韓小友剛拜入極陰門下,怎可隨意的轉讓.道友一定是玩笑之言!"

蠻胡此話一出,極陰祖師和老者都嚇了一跳.青易居士急忙開口,把話頭接了過去.

"嘿嘿!不願意讓就算了.真叫我收徒弟,我還嫌太麻煩!不過,青道友!我是打極陰徒弟的主意,你這麼著急上火干什麼.莫非這小身上,還真有什麼說不得的事情!"蠻胡冷笑了一聲,摸了摸自己的胡,忽然一寒的說道.

這話一出口,老者神色微變,但馬上神色如常的望了極陰祖師一眼.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五百零六章 定計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五百零七章 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