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假難辨  
   
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假難辨


"怪不得此處會被安置了一口靈泉.原來是為了滋養此木.萬年靈乳我想要,但是對這養魂木在下同樣也很好奇."韓立望著元瑤.慢悠悠的說道.

此言一出.元瑤神色"唰"地一下冰寒起來.

"放心,經過這麼多年的滋養,此木的個頭一定不小地,我只要一小節根部即可,不會和元姑娘爭搶重要地主干."韓立見此女這般神情,微微一笑地說道.

"只要根部?"元瑤先是一怔,接著神色緩和了下來,但美目中還是露出一絲懷疑之色.

"當然,作為補償,元姑娘剛答應的萬年靈乳.在下還是要拿到的."韓立臉孔又一板的講道.

"嘻嘻!韓道友真是好算計.想那養魂木地根,肯定有許多宗門願意出大錢向韓兄收購吧,不過,這件事本姑娘答應了."元瑤眼珠微微一轉後,就自以為猜中了韓立心思,一陣花枝顫抖的嬌笑起來.

不過如此一來.她似乎反而放心了下來.

韓立淡淡一笑,並沒有再解釋什麼.

"那好.我們破陣吧.我先給道友講下先前地一些破陣心得."元瑤精馬上笑吟吟地說道,看起來.似乎比韓立還要心急的樣.

"先別忙,這口靈泉,元姑娘不想收走嗎?"韓立一指水池.似笑非笑地問道.

"韓兄說笑了?此靈泉早就被虛天殿主人,用高深禁制和整座內殿連成了一體,我若是有這麼大的神通.早就直接去收取那虛天鼎了,何必窩在這里了."元瑤嬌嗔地說道.

聽了這話,韓立露出一絲失望之色.但轉念一想.又啞然失笑起來.

他變得似乎有些太貪心了.一見到寶物就馬上起了占為己有地念頭.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他可不想落個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下場

想到這里.韓立暗自警戒自己一番後.就不再提及此事反而沉聲的說道:

"元道友先將靈乳交給我,再講一下陣法.我二人合力地話.不出兩三日.必定能破除此陣."

元瑤聽了這話.沖韓立嫣然一笑.頓時容光懾人.媚意盎然!

兩日後,虛天殿數十里外的海面上一陣白光閃動.

接著一對男女地身影.在光芒簇擁下憑空出現在了那里.

男地相貌普通.除了一雙眼睛較清澈外.沒有任何過人之處,而女地身材修長,嬌豔如花.明眸流轉之間,隱有無限地風情暗含其中.

這二人一出現在海面之上,都警惕異常地四處打量了一下,見沒有其他修士在此,都松了一口氣地樣.

他們正是在密室中破陣後,被傳送出來地韓立和元瑤.

"看來其他人還被困在虛天殿之內,不到時間,是無法出來地."元瑤瞅了瞅虛天鼎所在的方向.美目中異光閃動的說道.

"那些元嬰期老怪.會不會和我們一樣取寶後被傳送出來."韓立卻沒有掉以輕心,眉頭一皺的說道.

"放心好了.取寶後被傳送出來地地方是隨機地.有可能就在虛天殿附近.也有可能遠在數百里之外地地方.任誰也沒可能同時監控這麼廣大的范圍."元瑤不經意的一掠青絲,輕輕地說道.

"這就好!"韓立心里一安的點點頭.

"怎麼?難道韓兄得罪了那些老怪物.若是這樣地話,韓道友真要小心點了."元瑤美目中秋波流轉.帶有一絲試探口氣的問道.

"這個不勞元道友操心了,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就先行一步了."韓立神色淡淡地沖元瑤一抱拳,然後不等對方說些什麼.就毫不遲疑的化為一道青虹飛遁而去,竟沒有絲毫留戀之意.

元瑤看著韓立遠去地遁光,臉上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半晌之後她輕搖了搖頭.手上一陣黑光閃動後.多出了一截尺許長的怪木.

此木外表焦黑粗糙.坑坑窪窪,實在丑陋無比.

可是元瑤看著此木.臉上卻升起一絲感傷之色.

"妍姐姐.你暫且多忍耐些時日.我這就找人用此木煉制成藏魂匣.讓你徹底脫離煉魂之苦."此女低聲地說完此話.就不再遲疑地將身上黑袍迎頭一蓋,遮住了那驚人地豔容.

接著元瑤也化為一團黑氣.向另一個方向飛射而去.

轉眼間,此處海面上重寂靜無聲起來.

與此同時,虛天殿內殿五層的高台上.有幾人面色陰沉地站在那里.

他們人人神情難看.正是極陰祖師等一干正魔元嬰期修士,而蠻胡也冷冷地站在其中.

不知達成了什麼協議,竟沒有人再向其出手了.

"我們聯手搜過了內殿三層到五層地所有角落,光是破除的禁制和擊毀地傀儡都不計其數了.可仍沒有找到他們.極陰!失蹤的三人中有兩人可都和你大有關系.真不是你指使他們取寶潛逃地?"萬天明鐵青著臉地說道.

"哼!萬門主,你這話可問數遍了.我早已告訴過你,鳥某愛孫已遭了不測,這是在下秘術親自探測過的,絕不會有錯,要不是這'天罡罩’遮住了在下所有地感應.小孫身死地刹那間,本祖師就應該能知道的.也不會讓那兩個小趁機攜寶潛逃了."極陰祖師臉皮抽蓄了一下,面容扭曲地說道.

"說起來,在下倒覺得蠻兄可疑了,為什麼偏偏在蠻兄將我們都引出的這段時間內,虛天鼎被人取走,蠻兄還一直不肯將那位後輩地來曆交待清楚,難道和那位小事先勾結好了."極陰祖師話音一轉.忽盯著蠻胡聲音陰森的說道.

"笑話,蠻某要向你交待什麼?就是虛天鼎被取真和那小有什麼關系.和我又有何干.我當時和正被諸位追的落荒而逃.總不至于寶鼎落到了在下手中吧!倒是你自稱鳥丑那小掛了,誰知道是真是假?說不定正滿心歡喜呢!"蠻胡兩眼一瞪.毫不客氣地反譏道.

"你……"極陰祖師一聽這話,氣的七竅生煙.

愛孫已經身死慘遭不測!自己還要背上這樣一個大黑鍋.這是極陰祖師說什麼也不能接受的.

頓時他臉現怒容地一張口,就要再行爭論什麼.

但一旁地儒衫老者.卻在此時開口勸解起來.

"蠻兄和鳥兄不必起什麼爭執?取走寶的不在乎就是這三人,至于他們中的誰.和我們有什麼關系?這都是次要的.現在重要地.是不管這三人是生是死.都要將他們找出來是,我們追逐蠻兄的時候.一直追到了第三層地入口處,他們地動作就是再,也不可能逃出三層以下的,而如今.我們合力在三層入口處布下了數個陣法,他們想要趁機逃走是不可能地,至于從密室中傳送出去.那是不可能地事情.要知道他們都只是結丹初期的修士.就是三人聯手的話,也絕不能通過三層以上地任一間密室,除非他們真昏了頭,想要自殺例外."懦衫老者神色冷靜的分析道.

"可是,我們全都搜遍了三層到五層.根本沒有現他們的蹤跡."萬天明冷冷的說道.臉上滿是懷疑之色.

其實何止是他,正道三人都是半信半疑之間.

他們早就通過傳音暗自商討了數次,都覺得很可能是三個老魔聯手演得一出好戲,故意將他們引開.然後再讓後輩取出的虛天鼎.

因此萬天明三人一方面心里懊悔不已.一方面虎視眈眈地注視著極陰等人地舉動.絕不肯在虛天殿中離開老魔幾人半步.

極陰,儒衫老者自然看出了萬天明正道之人的心思,可是他們同樣心急如焚,也顧不得此事了.

他們只想點找出韓立和玄骨諸人.拿回虛天鼎.

一干元嬰期修士在這內殿大大出手爭斗了一番,結果寶物卻讓結丹期修士渾水摸魚的偷走了,傳聞出去,他們這些人地樂可就大了!

況且他們怎甘心.讓虛天鼎真的落入韓立等人地手中.

蠻胡同樣心中詫異,因為玄骨的舉動似乎和事先約定好地有些不太一樣.

難道真的卷鼎逃遁了!

要是普通的結丹期修士.也許無法過得三層密室的禁制,但是若是改修鬼道的玄骨.這可就真不好說了.

雖然心里疑惑叢生.蠻胡面上倒也不漏半分,反而因為其他的心思.他心中存了一定要把水攪渾的念頭.

于是蠻胡也冷聲的開口道:

"你們說,會不會是星宮地兩個老家伙並沒有走.一直隱匿在附近.見我們都追逐出去了,又都出來滅了那三人.然後把虛天鼎取走了!"

一聽蠻胡這話.其他人一陣的面面相覷.但隨後都露出幾絲若有所思的神色.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五百四十八章 束手無策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五百四十九章 噬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