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五百五十三章 識破  
   
第五百五十三章 識破


韓立看了看二女的神情,摸了摸下巴,露出一絲若有所思之色,一語不的點點頭.

其中一女修伸手在牆上一摸之後,青光蕩漾開來,一個石門出現在了那里.

"晚輩只能領前輩到這里了,就先告退了."老者趁此機會,急忙告辭下去了.

韓立沒有在意,大步走進了屋.

穿過短短的走廊,韓立就走進了一間大廳.

身穿一件淡綠色衣裙,臉著淡妝的范夫人,站在屋中間恭候著.臉上滿是笑盈盈之色.

"妾身沒有遠迎,希望前輩恕罪."此女櫻桃小口一張,一笑百媚的襝衽施禮道.

隨後嬌軀一讓,請韓立入座.

韓立看了看此女身後的檀木椅,眉毛一挑,沒有客氣走過去坐下.

接著,目光在對方蛾眉顰笑的嬌容上轉了一圈後,平靜的說道:

"看來夫人一點不擔心,本人前來是對貴門不利的."

"前輩說笑了.以前輩修為,怎會為難妾身一個築基期晚輩."范夫人蓮步輕移,在韓立一側坐下後,掩嘴輕笑道.

此刻美婦離韓立只有丈許遠,陣陣的幽香,撲鼻而來.

韓立微一皺眉後,倒也神色如常.

但是這位一坐下後,臉上卻露出一絲不經意的訝色,忽然用一種怪異的目光打量起了韓立.

目中寒光一閃,韓立正想問對方何意時.

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輕女修,手捧一個淡紅茶盤,悄然走了進來.

她在二人面前各放上一杯茶香濃濃的清茶後,竟自行的站在了范夫人身後.

范夫人臉上看似神色如常.眼中卻有一絲怒色閃過,卻沒有說些什麼.

見到此景,韓立看了看二女.心中不由地一動.

"前輩此次前來,有什麼需要本門效力的嗎?若是可以相助的,敝門一定會全力而為地."范夫人端著身前的清茶,小抿了一口後,頗為從容的問道.

"既然范門主如此說了,厲某也不想拐彎抹角.不知貴門回到內海的傳送陣,是否已建成,厲某想要借用一而."韓立面不改色的說道,仿佛提及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傳送陣?"范夫人先是一怔.接著美目輕轉了幾下後,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恐怕要讓前輩失望了.這個傳送陣尚未完全修成.不過可能也了.只需再等上些許時日……"

"要等上多久?"韓立沒等此女說完.就冷冰冰的打斷道."這個不好說了!前輩也知道,現在此法陣,就差那些幻夢石了.云長老上次和其他前輩.去那幻夢石產地想要采回此石,結果還是驚動了那里地妖獸,.一場大戰後只來及采回一點點此材料,還折損了好幾位前輩.無奈之下,云長老在策劃下一次的行動,正要……"范夫人略露躊躇之色,將手中茶杯放回桌上後.還是向韓立解釋道.

"咳……"站在范夫人身後地女修.忽然輕咳一下.

范夫人嬌豔地如花的臉龐上,閃過一絲慍怒.不過隨後.她似乎有什麼顧忌似的,話語就此停了下來.

韓立臉上露出一絲異色,隨即抬冷盯了女修一眼,讓此女有些畏懼地急忙低下頭去.

"既然,短時間內無法是使用傳送陣.那下面的話語,厲某也沒有說的必要.本人告辭了."韓立略思量了一下,沒有久留之意的站起身來.

范夫人見此,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色,猶豫了一下後,緩緩說出一句讓韓立愣了一下的話語.

"雖然在傳送之事上,妾身無法相助.但敝門一向都對各位結丹期前輩敬仰之極!前輩姑且在此處安歇一夜,明日再走吧!"

"在次過夜?好吧!歇息一晚再動身."韓立原本眉頭一皺的想一口回絕,但是和對方美目對望了一下後,卻改變了主意.

"嘻嘻!本門一定會好好招待前輩的.來人,帶厲前輩到好地房間去."范夫人眼中閃過異樣神情地嬌笑道.

頓時,另一名年輕女修應聲走了進來.

韓立沒有廢話,站起身來跟著此女向外走去.

不過在離開廳堂前,他似乎想確認什麼似的,又大有深意地回望了一眼,不慌不忙的離去.

"門主!為何要留此人在此處.是不是冒失了一些?這位厲姓修士,上次可一口拒絕了我們的拉攏."一等韓立身影從廳堂外消失,在范夫人身後的年輕女修開口說道.聲音軟軟的,但有一股說不出嬌媚之意在里面,和她清秀的面容大相徑庭.男人聽了,十有都會砰然心動的.

不過,此女口氣雖然還算恭敬,卻隱隱透漏出一種質詢的味道.

"韻琴!你膽越來越大了.這位厲前輩修為驚人,我刻意結交一二有何不可.妙音門,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范夫人一聽這話,臉色一沉.

"不敢.弟只是臨走前受過云長老囑咐.希望門主別做一些讓弟為難的事情."這年輕女口中謙遜的很,但話里一點退讓的意思都沒有,並搬出了云天嘯出來.

"哼!此事等云天嘯回來,我自會告訴他.本門主還另有要事,恕不奉陪!"范夫人臉色加冰寒,一甩長袖後,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大聽內,只留下了臉色陰晴不定的年輕女.舒適的屋內,韓立躺在木床上,眼也不眨的想些什麼.

他冒然在這坊市中過夜,心里倒也沒有任何擔心之意.此地的情況,早被他用強大神識偷掃描過了一遍.

這里修為高的,也就是范夫人等幾名築基後期修士,並沒有結丹期修士在此.別說那些元嬰期老怪了.

因此除非有什麼驚變,他大可在此地安然無憂的.

不過他現在已經在思量,是否真要從海路花上幾年時間飛遁回內海去.

就在這時,"砰砰"幾下敲門聲,在門外響起.

"進來吧."韓立身沒動一下,在床上淡淡的說道.似乎早就知道來人是誰一樣.

結果,嬌媚的輕笑從屋外傳來,范夫人一身盛裝的推門進來了.

她蓮步乍移的走到了屋中間,云鬢浸墨,百媚千嬌.

"前輩如此晚都沒有安息.看來早知道妾身要來了."香風一起,此女在韓立床頭毫不避諱的緊挨坐下,望著韓立笑吟吟的說道.

"范門主暗示的如此明顯.在下也想知道,夫人倒底有何秘事需要和厲某單獨淡淡的.事先說明白了,不是和傳送陣有關的事情,在下沒興趣知道的."韓立看也沒看對方一眼,雙目一閉的淡淡說道.

"這個自然.被這麼多元嬰期老怪追殺到了外星海,韓長老自然又想回去了."

"你說什麼?誰是韓長老!"韓立躺著的身,有些僵硬起來.一下睜開了雙目,精光乍射的盯住了眼前的豔女,聲音徒寒的喝問道.

"妾身說的自然是敝門的韓長老了."范夫人被韓立如此盯著,卻神色不變的悠悠道,絲毫慌亂之色都沒露出.

韓立冷冷的盯著此女一會兒,一下坐起了身來.

"如何認出我的?憑你的修為,不可能看出我的真容."韓立恢複了鎮定,緩緩的問道.

"妾身可不是看出來的,而是聞出來的."范夫人伸出潔白如玉的皓腕,一挽額前的一縷秀,美目中閃過狡黠之色的回道.

"聞出來的?"韓立聞言怔了一怔,臉上露出恍然和疑惑交雜一起的神情.

仿佛看出了韓立還有一絲的不解,范夫人小口一抿,輕笑的解釋道:

"妾身從小就和常人不太一樣.能夠很清楚分別人身上的體息不同,並且可以將其中想記住的一些氣味,永久記在心里.不巧的是,當初妾身對韓長老頗感興趣,將前輩氣息早就記下了.至今沒忘!而上次坊市時,韓長老離小女太遠,並且人也太多太雜,妾身倒沒有覺長老的身份.如今白天在廳堂內,這麼近的距離,韓長老自然無法瞞過妾身了."此時,范夫人的眼睛仿佛隨時可以滴出水來,風情萬種的望著韓立,抿嘴低笑著.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零七章 黑衣少婦     下篇:第五百五十四章 求助與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