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五百五十六章 誘伏  
   
第五百五十六章 誘伏


回到了雙峰島後,范夫人立刻在韓立的協助之下,將那些忠于云天嘯的修士一掃而光,然後開始在坊市中靜等對方的到來.

五日後,韓立在坊市的廳堂中閉目養神,范夫人則端坐在對面,臉色陰晴不定著.

就在這時,門外飛遁進來一道火光,范夫人頓時明眸一亮,纖手輕輕一招,火光飛射進了其手中.

幾句有些驚慌的女話語聲,從火光中傳出.

"門主,不好了!除了云長老外,妙鶴真人也和他一塊回來了.現在已經進入了坊市中,門主你早做准備吧!"

"什麼?妙鶴老鬼一齊來了,"范夫人震驚之下,將這傳音符捏的粉碎,臉色變得難看之極.

"碧云門的妙鶴?"韓立睜開眼睛,神色也微微一變,但隨後就平靜了下來.

"不是這那個老道,還能是誰.現在就是收手也已經遲了,云天嘯的人手已經清除的干乾淨淨.他只要在坊市略待一會兒,就會現不對的地方."范夫人面色鐵青的說道.

隨後,她見韓立還保持鎮定的神色,盯著韓立,心里又升起一絲期盼的希望!

韓立見此女盯著自己不語,不禁翻了她一記白眼,沒有好氣的說道.

"夫人這樣看我,什麼意思?難道還指望我去硬拼元嬰期修士!"

不過,他真的不怎麼驚慌!

來的既然不是蠻胡,萬天明之流的家伙,他雖然不敵,但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就是.特別在多了風雷翅法寶後,他有信心從元嬰初期修士手中安然脫身.

若有可能,他當然還想按計劃,從傳送陣回內星海去.因此韓立雖然口中如此說道,心里卻極的思量起來.

可范夫人聽了韓立此言.面容變得蒼白,呆呆的站在原地,方寸一時大亂起來.

但片刻後,韓立卻眼中閃過一絲寒色,舔舔上唇的沉聲問道:

"不知那妙鶴和云天嘯是何關系,若我突然出手殺了云天嘯,他會一定出手替其報仇嗎?"

聽韓立如此一說,范夫人一呆.但馬上領悟了什麼的驚喜回道.

"能有什麼關系?那老道,只不過是云天嘯用我們妙音門女修送其做爐鼎,硬攀上地一些關系罷了.雖然他和云天嘯走的較近一些.但若事後承諾,能提供高的條件,他應該不會管我們妙音門的事情.不過,這必須在云天嘯沒有向他求救的情況下行.否則,老道可能抹不開情面,真出手干預本門的事情."

"這樣就行!回頭你將那云天嘯單獨引到隔壁的房內.我出手瞬間滅了他,他不會有時間向妙鶴求救的.只要造成了你掌權地事實,老道也不會再說什麼的.然後你再用好的條件.拉攏妙鶴一下就是."韓立冷靜的替范夫人分析道.

"好!事到如今,也只有一拼了.前輩一定要出全力,在短時間內除掉云天嘯行!前輩就到離此遠的一間屋內暫候,引人的事交予我來辦就行了."范夫人倒也不是個普通女,被逼到這一步,就咬牙的同意道.

韓立見此.也不再耽誤時間,馬上步向廳堂偏門走去.那里直通廳堂後面大大小小的眾多屋.

在走到門口時,韓立似乎想起了什麼,腳步猛然一停.;臉色陰沉的回過身來.

"范門主!不會在我擊殺了云天嘯之後,突奇想的揭穿韓某身份,再來討好妙鶴老道吧!不管夫人會不會起這個心思.我先給夫人提個醒好了.以韓某現在地手段,即使還不是妙鶴的對手,但是想從其手上逃掉,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到時候,我會做什麼事情來,想必夫人心里有數吧!這些話算是在下警告之言,省的得夫人一時頭腦熱.作出什麼對你我都不好的事情來."韓立說到後面幾句時.聲音已變的冰寒無比.范夫人聽了這些話,不禁一怔.神色變了數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前輩說笑了,妾身怎會做恩將仇報地事情!況且韓長老並非普通的結丹修士,妾身又怎會不知的.請前輩盡管放心,只要除掉那云天嘯,小女一定不會毀諾的."此女神色肅然地說道,隨後指天下了毒誓.

韓立聽了這話,深深看了此女幾眼,頭也不回了進入了偏門之內,走了一小段通道後,就進入了後一間屋內.

此屋除了小一些,倒和前面廳堂的布置,大同小異.

韓身形一閃,人到了一張檀木椅旁邊坐下.然後閉目斂氣,將自身靈氣收斂的一干二淨,以防被即將到來地妙鶴等人現.

他自信修為到了結丹後期後,應該可以瞞過元嬰初期修士的神識,但這畢竟還是自己的猜想.

是否真的能瞞過妙鶴的感應.他自己也有些七上八下的.只能盡力而為了.

隔壁廳堂中的范夫人,同樣地惴惴不安.

她口中說地似乎對韓立信心十足的樣,但實際上此女同樣不知,憑韓立神通,是否真能瞬間擊殺云天嘯.

雖然上次交換會,韓立露了一手.但她很清楚,那其中倒有多半是出其不意地效果.不過此女也是心機深沉之人,強行運用心法壓下了心中雜念後,就坐在主座上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慢慢品嘗起來.

她借此舉動,很就神色如常的回複了平靜.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腳步之聲.片刻後,一位儒生和一位身穿白鶴圖案道袍的中年道士,先後走了進來.

"妙鶴前輩,云長老!"范夫人故作意外神色的驚呼道,迅將已放到唇邊的茶杯放下,急忙起身向那妙鶴真人先施了一禮.

妙鶴只是淡然的微點下頭,並沒有言語,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但云天嘯一進入廳堂內,四下打量了一眼後,眉頭不經意的一皺,臉上露出一絲疑色.

"怎麼沒見韻琴在外面伺候門主.難道她膽敢偷懶耍刁不成?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云天嘯略一回禮後,仿佛很惱怒的說道.

"韻琴!她……"范夫人微露躊躇之色,瞅了妙鶴一眼,一副吞吞吐吐的遲疑模樣.

"門主,妙鶴前輩也不是外人!什麼事情直說就是了."云天嘯先是一怔,但隨後就故作不愉之色的講道.

"既然這樣.妾身就直說了.韻琴正在接待一位散修,他手上有一批幻夢石想向本門出售.韻琴那丫頭一定要親自和此人交涉,我只好由他了."范夫人見此,同樣作出不之色的回道.

"什麼,幻夢石?"云天嘯正轉臉沖妙鶴要說些什麼,一聽此話身不由得一抖,面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妙鶴真人聽了此話,眼中也精光一閃,隨後雙目微眯了起來.

"哼!云長老的好弟,竟非要和人家單獨詳談.連我這個門主,都不讓旁觀."范夫人仿佛早憋了一肚的悶氣,臉色很不好看的冷言道.

"咳……韻琴的確有些過分.不過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門主,他們現在何處?我有些不放心."云天嘯干咳了幾下後,輕描淡寫的樣,但馬上一轉臉,又沖妙鶴老道恭敬異常的說道:

"妙鶴前輩,你先稍候一下.我處理完這點小事,我們再接著商談路上所說的事情."

"既然云道友有要事,就先處理就是.貧道在這里打坐一會兒即可."妙鶴真人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說道.

云天嘯一聽此言,頓時大喜.然後目光落在了范夫人身上.

"云長老跟我來吧,我給你帶下路."范夫人勉強的說道,慢騰騰的向偏門走去,仿佛很不情願似的.

云天嘯此刻早已被幻夢石的喜訊弄混了頭,見到范夫人這番舉動,心里後一點疑心也盡去,急忙緊跟了過去.

而妙鶴則漫不經心的瞅了二人的背影一眼,自行找張椅,大模大樣的坐下了.

那一頭,云天嘯已經跟著范夫人興沖沖的來到了通道的後一間石屋內,屋門緊閉著.

"到了!你們好好談吧.反正我這個門主,根本一點主也做不了!"范夫人哼了一聲,沖著屋門一指,接著似乎一肚不滿的往回就走.

云天嘯見此,臉上閃過一絲冷笑,然後毫不在意的推開了屋門,直接走了進去.



上篇:第五百五十五章 出手與傳送陣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一十一章 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