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五百八十二章 石符與獸晶,妖文再現  
   
第五百八十二章 石符與獸晶,妖文再現


韓立站在空無一人的高台上,望著眼前奇怪之極的圓石盤,臉上露出幾分訝色.

圓盤足有丈許大小,平躺放置,上面刻有一些古怪花紋和許多看似深奧的符文咒語.此刻,雖然沒有什麼人在此地做法,但仍從上面冒出淡淡的紫霧出來,嫋嫋升空,和村上空的紫云融為一體.

韓立自己本身對陣法一道,也頗有造詣,當即眯起眼睛,研究起此石盤來.

沒多久,韓立神色開始陰晴不定,一會兒露出恍然之色,一會兒又眉頭緊鎖起來.心神徹底沉浸在了其中.

"怎麼,道友看出來什麼奧妙出來了."就在韓立心無外物之時,身後驀然傳來一巨陌生的聲音.

韓立心里一驚,暗罵自己怎麼如此大意,竟被人侵入了背後而不自知.要是此人對他不利的話,豈不危險了.

不過出現這種情況,倒也不能完全怪韓立粗心.

原本習慣了用神識掌控周身的一切,現在猛然神識法力盡失,自然無法很適應過來.

韓立心中暗自警惕,但臉上不露聲色的轉過身來.

眼前,站著一位留著長須的白老者.此人滿面皺紋,但偏偏雙目有神,正笑眯眯的瞅著韓立.

"下也是修仙者?"因為神識已失,韓立只能遲疑的猜測道.

"老夫五龍海的抱還.道友就是到的兩名修士之一吧."老者含笑的回道.

"五龍海?"

韓立聽到這個名字心中一動,那位大長老似乎提及過這個名字.他倒頗起了一些交淡的興趣.

"原來是抱還道友.在下姓韓,是亂星海地一介散修."韓立神色緩和的說道.

"亂星海?以前這里也有過一名亂星海的同道,但可惜一次出任務時,遇到厲害陰獸而隕落了.不過.修仙界中精通符之道的同道實在不太多,而我看道友對這塊石符如此專心地樣,看來此方面地造詣應該不低啊!"老者先是歎息一聲,接著話鋒一轉地問道.

"石符?是指這個圓盤嗎?"韓立露出一分古怪之色.這次倒不是他故意作出的表情.而是真的第一次聽到此名字.

"呵呵!這也難怪道友不知此物.石符,玉符.這些東西.估計在其他地方早已失傳了.也只有我們五龍海的一些宗門中,還有人會制作這種古老的符."長須老者眼睛一眯,臉上皺紋微微抖動的說道,頗有些自傲的樣."

聽到此話,韓立臉上的異色反而消失了.

"在下的確未聽過,這世上還有石符玉符之說.不過對符一道,韓某倒也曾經研究過一段時間,正對這石盤上會刻有一些符的符文而感到驚訝.如今道友這番言語,倒也讓在下解惑一些了.但這個石符上,似乎還出現了法陣地特征.難道在下看錯了不成?"韓立望著老者.微一皺眉的說道.

"真沒想到,道友竟然同時精通陣法和符之道,在下真是欽佩之極!韓道友沒有看錯.這塊檀云石符,的確和真正的石符不大一樣,為了能夠借用陰冥之力,而特別做了一些類似法陣的改動.讓它同時具有符和法陣的部分效力.雖然這樣做,其威力可大減了許多."長須老者先是面上微驚.但隨後撫掌大笑起來.

韓立聽了這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但回頭望了望石盤,突然又問道:

"聽大長老說,你們在此地能使用陰冥之力,是借用陰冥獸晶和法陣結合,得以施展法術.可在下並未在這個石符上.看到什麼獸晶鑲嵌.難道此石符還另有什麼蹊蹺之處."韓立閃過一絲疑色.

"這個道友就不知道了.想必今日.道友也看到了那只猙狡獸了吧.雖然村中人大多修習過一些武技,肉搏能力遠比外邊常人厲害地多.但若是那樣強大陰獸一下沖到了跟前.就是武功再高,單人也不絕是其對手的.就算依仗人多能打敗它們,村民也會死傷眾多的,我們根本損傷不起.如此一來,借用陰冥之力來施展一些法術困敵,就成了村能否存活下去的關鍵.而作為施法消耗品的陰冥獸晶儲存多少,是衡量村是否強大的標准."老者微微一笑的說道,但稍微頓了一下,意猶未盡地接著說道:

"不過,這些獸晶實在是難尋地很!雖然一般說來,陰獸越強大,頭顱里有獸晶的可能性就越高,但這不是肯定之事.往往有時看起來強大之極,我們費勁了心機滅掉地陰獸,其頭顱內卻空空如也.也有象今天帶你們回來的村民,只是在半路上擊殺了幾頭弱小的火鱗獸,竟也找到了一小塊獸晶,這實在是不好說的事情."

"但總的來說,村經常要施法退敵和要進行日常的防護,獸晶的需求非常高.但全年搜集到的陰冥獸晶,一般只不過十來塊而已.只能勉強夠用而已.因此,獸晶通常是由村里的幾名長老分頭掌管.只有在需要施法驅敵時,交由我們這幾人來使用的.而戰斗一旦結束,又會立刻收回去.至于這塊石符,平常是先往里面灌注數日的用量,來維持日常的消耗.不會將獸晶直接鑲嵌在其上的.這倒讓當初制作此符時,專門留下的幾個嵌槽有些浪費了."長須老者似乎對村里長老的做法有些不滿,低下身,摸了摸石盤周邊的一個個菱形凹槽,露出一絲自嘲之色.

韓立沒有接口對方言語,只是淡淡的笑而不語.

雖然不知道,對方對自己知無不言是何用意,但估計,多半是牽扯到村里權力斗爭之類的事情,他可沒在此村長住下去的意思.自然不想攪合進去.

看來這些修士,一旦斷絕了修煉之途,也變得和凡人一樣,竟玩起爭權奪利的把戲了.

韓立暗自歎息一聲,覺得真是有些可悲啊!

老者見韓立沒有主動接口,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但隨即就回複了常色,和韓立閑聊起其他的一些事情.

"道友也知道,這鬼地方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萬年了.雖然很少有修士被吸進其內,但如此多的年頭下來,在這陰冥之地隕滅的修士,估計沒有上千也有數百了.而且聽人說,其中甚至還有結丹甚至元嬰期修士,被活活困死在此地的."老者隨口的提到.

"這里曾經來過元嬰期修士?"韓立聽了這話,有些動容了.

"全文字版小說閱讀,,,盡在支持文學,支持!是的.雖然不知是多少年以前的舊情,但這位高人被攝入此地後,還是在本村終老一生的.估計他也是和兩位道友一樣,同時碰上了絕靈之氣的噴.否則如此大神通之人,平常的怪霧根本無法奈何他的."老者輕歎了一聲.

"可能吧.不過這絕靈之氣,還真是夠可怕的.估計只有傳聞中的化神期修士,不受其影響吧."韓立苦笑的說道.

"化神期!呵呵,道友想得還真遠.不過那位元嬰期前輩,雖然身死了,但卻在閑著無事之時,遺留下來了一些典籍.其中一些還是其修煉的經驗之談.這些東西若是放在外面,自然是珍貴異常.但如今嗎,嘿嘿……."長須老者晃動著自己的腦袋,露出一些惋惜之意.

"修煉心得!韓某倒真感興趣了.道友可知,此物現在何處?"韓立聽了此言,面露一絲感興趣之色.

元嬰期修士的心得體會,自然非同小可的.他自然打算看上一看.

"呵呵!道友的反應,和在下第一次聽到此事時的一樣.不過只要在此地待上數載,就再也不會對這些東西感興趣了.沒有法力,這些東西再多,也是干瞪眼而已.但道友若真感興趣的話,倒可以去看上一看.它們和其他一些修士的遺物,都被專門放置在了一間倉庫內."老者摸了一把臉上的皺紋,不置可否的說道.然後一側身,指了指村一角,一間看起來破舊非常的石屋.

韓立強按捺住心里的驚喜,神色平靜的向老者道了聲謝.

下面,這長須老者和韓立再說了幾句後,看到韓立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就微微一笑的主動告辭離去.

韓立望著老者遠去的背影,抿了抿嘴唇,略微沉吟一下後,就搖搖頭的也下了石台.

然後向那間破舊的石屋,步走去.

一路上碰見幾名村民,覺得韓立面孔有些陌生,好奇打量了幾眼,但並有誰上來盤問什麼.

韓立很輕松到了目的地.

望了望眼前陳舊之極的黝黑石屋,韓立遲疑一下後,上前微微一推,可石門紋絲不動.

難道此門還有什麼機關不成?韓立心里微一詫異.但自身卻已深吸了一口氣,雙臂猛然使出十成的力氣.

雖然他未修煉過什麼外門武功在身,但經過築基和結丹的洗髓易經後,這一下可也有上百斤的力氣.

"咯吱"之聲,沉重傳來.雖然非常緩慢,此門終于一寸寸的被推開了.

這讓韓立看到,心里一喜.

這時他現,不知什麼原因,這門竟比普通石門厚上一倍之還多.如此沉重,難怪剛差點以為有機關在門上呢.

韓立身形一閃,踏進了屋,一股腐爛陰潮氣息迎面撲來.

臉色一緊,韓立急忙屏住了呼吸.

片刻之後,外面的空氣湧了進來,屋內氣息漸漸恢複了正常.

他這輕吐一口氣,借著門外的淡光,打量著屋內的情形.

此地簡單異常,除了四周一排排大小差不多的石碑外,就只是在屋中放了一張粗糙的石桌.

石碑寬約丈許高約兩丈.算是比較巨大了.讓韓立看了之後不禁一怔.

而那石桌上,也未有任何一本典籍或者竹簡之類地東西.只有幾件似乎黯然無光的法器而已.

韓立臉上怔色很消去,反而想了一想後.啞然失笑起來.

這里並不是外界,上哪找紙張和竹木去.玉簡之類的東西,沒有靈力自然無法使用了.

而這些石碑,顯然就是此地記載東西地典籍了.上面,想必就是那些修士遺留下來的心得體會了.

至于石桌上的法器,看來它們是和自己的那些飛劍一樣,都是主人尚未還收好,就連人帶物一齊被攝入了此地.自然也無法重收進儲物袋中了.

倒是那些儲物袋.韓立並未在屋內看到任何一只.看來是那些主人另有自己的處理之法了,並沒有陳列在此.

韓看完屋內的情形後,隨意走到了一塊石碑前,掃了兩眼.

上面滿是厚厚的灰塵,灰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清上面銘刻著什麼.

一皺眉後,韓立也不嫌髒地湊到前去.隨後撕下一塊衣襟,輕拂擦拭了起來.

片刻後,一個個清晰可見的碑文就浮現在了眼前.

這並不是現在修仙界流傳的文字,而是一種較少見的古文.但好在韓立所涉較雜,倒也輕易辨認了出來.

但韓立只在這石碑前,看了幾眼,就失去了興趣.

這只是一位築基期修士.記載自己平生經曆的雜文.韓立自然沒有興趣多看.立刻轉向了其它石碑.

這屋內的石碑,有二十多塊之多.當韓立擦看到第六塊石碑時,終于神色一動的駐留下來.這正是他要找地,那元嬰期修士所留的修煉心得.

韓立站在石碑前一動不動,不知過了多久.終于長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

"凝結元嬰,原來有這麼多忌諱之處.看來若不知道這些事情,即使有九曲靈參相輔,我能凝結成功的概率也不會太高的.這一次掉入這陰冥之地,還真是禍福兩說啊!"韓立喃喃的自語了幾句.

這石碑上雖然沒銘刻一句具體的修煉法門,但是那位無名地元嬰期修士.卻將自己從築基到結丹.再到凝結元嬰的過程體驗,詳細無比的記錄了下來.讓韓立一看之下.心中驚喜交加.有了元嬰期修士這番經驗體會的指點,可讓他少走了不少彎路,避免了一些原來凝結元嬰的錯誤想法.

將此石碑看了數遍,確認真地沒有遺漏之處,韓立心滿意足的一轉臉,看了看剩下的石碑.

原本他就想離開的,但轉念一想,既然都已經看了一小半了,剩下的石碑也不妨一齊看完,多長一些見識也是好的.

于是,韓立神色輕松的一一看了下來.

剩下地石碑,果然沒有什麼對他有用地東西在其上.即使上面有一些功法口訣,但對身懷玄陰經的他來說,根本看不進眼去.

一頓飯時間後,韓立就看到了後一塊了.

他心不在焉地拂掉灰塵,略一打量此石碑後,臉上卻露出了意外的愕然之色.

眼前的石碑和前面的截然不同,上面密密麻麻不知銘刻了多少米粒大小的細文,其文字之小遠非前面那些可比的.

而且韓立一眼掃去,上面的文字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體,一種是他認識的普通古文,一種卻是那曾經見過多次的妖獸文字.

韓立好奇心大起,當即上前,仔細的觀摩起來.

結果只看了一點點,韓立就微微興奮起來.

這塊石碑,竟專門傳授妖族文字的一篇經文.而且詳細之極,字字解釋,這絕對是對妖文了如指掌的修士銘刻下來的.

雖然韓立不可能看了之後,就馬上掌握.但是將它通篇背下,等日後慢慢領會後,就不難真的掌握妖族文字.

如此一來,他當初得到的那塊妖族銅片以及那卷獸皮書,就可以明白上面大記載的是何妖族功法了.

至于人類是否真能修習妖族的功法,韓立不會深想這麼多去.

就算那些功法對他根本無用,學會這些妖族文字,對他也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誰知道以後會不會另有用途呢.

畢竟這個機會,實在難得的很啊!

花費了較長的一段時間,韓立依仗著自己過目不忘的能力,硬生生將石碑反正兩面的文字,一字不拉的默記了下來.

然後他長出一口氣,離開了此間屋.至于桌上的那些法器,他根本沒看上一眼.

出了石屋,韓立圍著村的四周轉了幾圈,看到一些比較奇特建築,他也會上前多瞅兩眼,並和附近的村人攀談兩句.

好在村里的這些原住民,似乎還較淳樸,雖然談不上對他這個陌生人,有多熱情,但倒也知無不答.

韓立借此,很弄清楚了陰冥之地的一些常識性的東西.

比如說,這里因為沒有什麼鐵礦之類的東西,只好用幾種特別堅硬的陰獸骨骼來制作兵器.

當然,不是說這些骨骼拿去就可以直接當作兵器的材料,而是事先經過一種叫做"沉水"液體浸泡一下.

如此一來,這些骨骼材料不但堅硬勝以前三分,而且還能附帶一些陰火之力,打制成兵刃後,對陰獸有特別的殺傷里.

但因為陰火不能持久的緣故,這些兵器每隔一短時間,都會重用"沉水"浸泡一二,好讓其殺傷力不減.

這讓韓立對這所謂的"沉水",起來些好奇之心!

另外,這陰冥之地每個月都會有幾天的陰風日.在這些日里,大部分的區域,都會刮起冰寒刺骨的黑色陰風,人類根本無法在這期間外出活動的.一被這些陰風籠罩,人類肯定會化為的黑色冰雕.也只有在村中,靠一些法術的遮蔽,村中的人能安然無恙.

但與之相反的,在陰風日里,反而是陰冥獸活動多的時間,經常會出現今日這樣的,有單個或者成群陰獸沖擊村的事情.讓村里的人,總是提心吊膽一番.

諸如此類的消息,韓立打聽了不少.甚至靈機一動下,還問了下,那位似乎對他不善的細眼白面人身份.

這知道,此人姓封,同樣是前幾年被吸進來的外人.

但是這人不知道原來是干什麼的,但卻有一身驚人的武功,數次擊殺了強力的陰獸.對村功不可沒,所以年紀輕輕,就被推薦成了村中的長老.專門負責教授村里的年輕人修習武技.在年輕人中,威望還不低的樣.

韓立聽了這番話,雖然談不上心里有什麼畏懼,但也暗一皺眉,覺得有些棘手.

再在村中溜達了一會兒,看可看之時,韓立就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屋走去.

剛一道門口,韓立就聽到屋中傳來了男的聲音.

"怎麼樣,我剛說的可都是真心之話.只要梅姑娘願意嫁給封某,不但以後食物絕對無憂,而且不用頻繁出村冒生命危險.而封某這麼多年都是單身,並不是濫情之人,而是真對姑娘動了真心."竟是姓封的中年人,不知何時到了屋中.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四十章 弄假成真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四十一章 三十年之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