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六百一十章 狐變  
   
第六百一十章 狐變


想到尸魈全身金鐵難傷的,只能用真火慢慢煉化或者用抽魂術加以封印的傳聞,韓立不禁有些頭痛起來.

眼下的尸魈顯然並未真正的死去,只是暫時被不知名的金符禁制住了而已,估計這尸魈再次恢複元氣,絕不會是短時間的事情.

想到這里,韓立目光一轉之下,望向了跌落在尸魈身邊的玉盒,眼中一絲疑色閃過.

尸魈既然被鎮壓在此,沒有煉化成灰,那就是采用抽魂的手段加以封印的.

看那尸魈如此著緊這玉盒的樣,並且還用專克制它的金符封印著,按理說肯定是這尸魈的精魂了.可若如此的話,尸魈肉身為何還可以活動自如的和自己說話,並還靈智極高的想哄自己打開這玉盒?難道當初抽魂沒有徹底,還有殘魂遺留體內?

另外尸魈身上為何會有靈眼之玉這等至寶?是被困此地後,得到的?

一些到這些疑惑之處,韓立眉頭皺了一皺,一肚的不解之謎.

但腦一轉之後,他干脆不再想這些沒有的問題,開始四下掃了一遍,准本尋覓脫身之法.

能煉化掉尸魈的真火起碼也要元嬰期以上修為行,而且沒有數月時間的持久煉化,也無法如意的.!

而韓立就是有這種修為,也不會吃飽撐的去做這種斬妖除魔的事情.

他要做的就是遠遠的離開此地,讓這尸魈繼續孤零零的禁錮在此.

至于以後,是不是還有其他人倒黴地一頭撞進這里,被其繼續欺騙?這就不是他考慮的事情了.

反正到時就是尸魈脫困現身.自有哪些諸多大派高人去應付此事地.但韓立目光轉了一圈後,重回到了玉盒上之上

他瞅了那金符幾眼後,猶豫了一下後.忽然伸手一招將那玉盒吸到了手上,然後面不改色的收進了儲物袋中.

金符上畫的符文實在奇特之極.他打算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再說.

至于會不會打開此盒,這自然要在他元嬰大成,自覺萬無一失的時候,會動手.

里面若真有什麼尸魈精魂或者其它地厲魂悍鬼.有辟邪神雷和啼魂獸相克,再加上他那時的修為,自不用害怕分毫的./

韓立一搖手中的玉如意,身上地光罩驀然消失.黃色小狼跳了出來.:.

他准備施展土遁術,直接遁出這間石室.

畢竟這青金石就算再堅硬稀有.還應該屬于土石之列.應該難不住土遁之術的.

心中計定後,他正想驅使小狼器靈時,忽然神色一動,一回頭,目光往那一動不動地尸魈處望去.

略歪頭想了想後,他歎了一口氣,幾步走到尸魈身前,然後抬足就是一腳.結果尸魈身體一個翻轉之下.露出一不起眼地凹坑出來,而在那坑中.那只雪云狐正睜著烏黑的眼珠,可憐兮兮的望著韓立.

韓立微微一笑後,喃喃的說道:

"你倒也聰明,挺會找避難之處的."

說完這話,韓立大手一揮,一片青光向著小狐卷去.

白狐似乎知道不妙,急忙縱身一跳,就想逃之夭夭的.但是韓立青光奇無比,它只來及跳到半空中,就被青霞一下卷住,迅收進了韓立手中.

韓立單手一提著白狐的後頸,一轉身,就不再遲疑的向身後地石牆走去.*一邊走著,他一邊下意識地自語道:.

"你這小東西倒也命大,不但剛毫無損,以前和尸魈這種西呆在一起,還能活到至今.真是不可思議!"

"咦!……不可思議?"韓立一說到這里,猛然想起什麼的腳步一停.

隨後臉色大變地單手一揮,猛然將手中白狐狠狠甩向對面的石牆.

可就在這刹那間,妖狐雙目中一絲怨毒之色閃過.瞬間一抬前爪,向近在咫尺之處狠狠抓去.那原本短小的前肢,在途中暴漲起來,巨大的雪白利利爪,一下抓在了韓立的胸膛處.

"當"的一聲刺耳的巨響傳出.

在韓立的怒吼聲中,白影閃動,那雪云狐被驚怒之極的扔了出去,一副要將其砸成肉醬的模樣.

可小狐身體卻在空中一個靈巧的翻滾,一扭身,穩穩的落在了石室的另一角.

然後它閃著冰冷的目光,看著安然無恙站立著的韓立,碧綠的狐目中隱隱露出一絲驚訝的失望之色

而韓立正後怕不已的看了看,被劃開一個大口的上衣,里面隱有綠光閃動.

正是那六道傳人溫天仁的綠色內甲.

自從那件皇鱗甲毀壞之後,韓立就將這件不知名,但質地絲毫不在皇鱗甲之下的內甲套在了身上.

剛白狐利爪一擊,雖然出其不意的凶狠和詭異,但自然無法破除這件即使普通法寶也無法輕易擊毀的寶甲了.

"你倒底是誰?剛變形攻擊,絕不是一個低階妖獸可以做出來的."重冷靜來的韓立,盯著白狐陰著臉問道.

同時一揮手中玉如意,就想釋放出光罩來護身.

但讓他大吃一驚的話,玉如意竟同死物一般,毫無反應.韓立先是一怔,但隨後驚疑看了一側的黃色小狼.

可這黃色小狼,卻呆呆站在原地,並沒有什麼異常.

大敵當前,韓立一時也顧不得多想其中的緣故,神念一動之下,頭上的飛劍嗡鳴聲大起,迅化為一片青色劍幕,遮擋在了身前.

韓立這神色略松一下.

但此刻,對面的雪云狐口中卻傳出了一聲讓韓立愕然的人語來.

"我是誰?你剛不是和我打過招呼嗎?怎麼,這麼就認不出我了."隨著熟悉的女聲音,白狐眼中流露出一絲譏諷之色,猛然間後肢站立的直起了身接著一幕妖獸化形的情景,在韓立眼前活生生的演繹了一回.'眼看著眼前的白狐,幾息之間就身形狂漲了數倍,並瞬間褪去了渾身的白毛,化為一個渾身**,拖著一條狐尾的嬌媚少*婦

韓立抿了抿嘴唇,連再也無法保持鎮定之色了,滿是的愕然和震驚的表情

"怎麼,我這妖狐化身的皮相還不錯吧!"和那黑衣少*婦一模一樣容顏的此女,一挺豐滿雪白的胸膛,在兩點殷紅微微顫抖之下,瞅著韓立狐媚之極的說道.但是明眸的深處,卻相反的冰寒異常,一絲笑意都沒有x

"你是它?"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後,總算回複了常態的冷冷說道.隨後他還下意識的瞅了瞅石台處,尸魈的身體毫無動靜.這讓他心里略微一松,然後重盯著眼前修為暴漲的此女.按理說能變幻人形,起碼也要是八級妖獸的修為可.可這自稱尸魈化身的白狐,在他神識一掃之下,卻只有七級的修為.

這讓韓立滿腹的詫異,但倒也沒有多少畏懼之色.

不過,他先前竟被這妖狐瞞過了神識,也不敢再確定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因此臉上還是露出了凝重表情.

同時心里想起了典籍中記載的高階妖狐的傳說.所有靈狐一旦修為到了高階,幾乎個個都是施展幻術的行家,甚至可以將同階的修士玩弄至股掌之上,對方還不自知.至于隱匿藏形的天賦,是在妖獸中數一數二的.

先前,他還有些懷疑此言.但現在看到自己如此強大的神識,都被此妖輕易的騙過,如今終于有幾分相信了.

不過話說回來了.既然這尸魈的化身有如此的修為,為何不自己去揭那玉盒上的金符,難道此妖也怕那金符不成?但就算如此,憑它的修為完全可以偷劫持一名低階修士回來,然後威逼著撕去那金符.韓立臉上毫無表情,心中的疑惑卻紛紛湧上了心頭.他隱隱覺得,對面的妖狐絕對不是尸魈化身這麼簡單的事情,里面肯定還有什麼難言之隱想到這里,他鎮定了下來.看向對面**少*婦的目光,開始流露出了絲絲的凌厲殺機.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六十八章 蟲甲術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六十九章 第二元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