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六百一十二章 銀月狼族  
   
第六百一十二章 銀月狼族


"哼!什麼女的,你想說我是母的吧!"女聲音清冷的說道.

韓立一聽這話,有些苦笑不得的沒有接口,將頭上盤旋的飛劍一收後,慢悠悠的說道;

"不管你是男是女,也該告訴我你的來曆吧."

"來曆?我不就是你手中古寶的器靈嗎!"白狐半蹲了下來,望著韓立眼色平靜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你是器靈.可我還沒聽過器靈可以奪舍的."韓立一皺眉,聲音陰冷起來.

"這說明你孤陋寡聞罷了.我不就是一個例嗎?"白狐仿佛一撇嘴,不在乎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話,一時默然了下來.

但片刻後,他忽然舉起了手中的玉如意,抬端詳了起來,

"你要做什麼?"白狐目中一下射出警惕的神色,望著韓立冷冷的問道.

"沒什麼?韓某只是很好奇,下已然奪舍這具妖狐身體成功,這件玉如意多半沒用了.但我若是將其擊碎,不知會有什麼事情生?"韓立歎了一口氣,平靜的說道.

一聽這話,白狐表情頓時大變,凝視著韓立露出狠狠的目光來,但只瞅了片刻,它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氣勢一下全消.

"你不用試探我.的確,你若將這玉如意毀去,我這器靈之身自然也會隨之煙消云散.畢竟身為器靈,我已和此如意合二為一了."白狐淡淡的說道.

然後它身上銀光一閃,一股龐大氣息一下降臨白狐身上.

韓立心中一凜,臉上一下露出了警惕的神情.

"不用擔心.我只是用著獸身和你說話有些不方便.現在化成*人形罷了."白狐冷望了韓立一眼後.口中吐道.

韓立聽了這話.心里一怔之後,略微的一安.

這時,白狐身放射出刺目耀眼地銀芒,韓立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

就見銀芒中白狐一翻身之下,迅化為了**少*婦的誘人形態.等她一站起身來,韓立現,除了對方雙目的綠光消失不見,變成澄澈的黑瞳外,此女的容顏仍和被奪舍前一模一樣

看來妖獸的人類形態,一旦定型之後.是無法改的.

韓立正暗思量之際,少*婦雙手下意識的捂住身上的要害.遲疑了一下後,有些躊躇的說道:

"道友可有衣衫嗎?我這樣.有些不太習慣."說完這話,此女秀麗地面龐上,露出一絲羞澀的表情.

韓立微微地一怔.

隨後,二話不說的從儲物袋中掏出一件備用衣衫拋給了對方."多謝道友!"

少*婦低聲地謝了一句,玉手一抬.將男的衣裳輕輕披在了身上,嬌軀的**春光頓時被遮住了大半.

韓立看到這里神色一動,這女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說不出的優雅韻味,簡直比一般地大家閨秀,還要斯文溫雅.實在讓人難以相信,她生前竟是一只銀狼妖身.

少*婦將衣衫從容的穿好後,一揚臉龐對韓立緩緩說道:

"你可以叫我銀月.至于我的來曆.並非不願意告訴你.而是我自己也記不清楚了.想必你也知道.我們妖精魂一旦被煉成了器靈,應該神智全失.只能乖乖受寄身之器的主人驅使.但不知為何,自從我有意識的那一天起,就模模糊糊的記得生前的一部分事情,雖然很少,但也足讓我有一部分自主地能力.我隱隱約約記得,我是屬于銀月狼族地一員.銀月這個名字,也是因此給自己取的.至于原來叫什麼,我是想不起來了."隨著話語聲,少*婦體態輕盈地走了幾步,仿佛在慢慢的適應這個的身體.

"銀月狼族?我沒見什麼典籍上,提起過這種妖獸?"韓立摸了摸下巴,疑色一閃的說道.

"這只是殘缺的記憶罷了.也許記錯了說不定."銀月秀眉皺了皺,幽幽的說道.

聽了這話,韓立無言了.

"好,就算銀月姑娘不記得自己的來曆.但是身為器靈竟會奪舍,這是怎麼一回事?不要告訴我,所有的器靈都有這種能力,否則修仙界早就大亂了."韓立沉吟了一下,凝重的問道.

"你以為,我是隨便什麼**都能奪舍的嗎?"少*婦冷笑一聲後,反問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韓立眼睛一下眯了起來,盯著此女問道.

"我剛施展的功法,嚴格上來講其實並不算是什麼奪舍,而是我們銀月一族的天賦能力,靈魂吞噬罷了.是用自身的元神出竅,直接攻擊他人的元神及魂魄.當然在對方魂魄被吞噬或強行驅除出**後,我們銀月一族就可以暫時寄居在的軀體內.只是時間不能過長,否則元神就會被身體同化掉,再也無法遁出**.而且這種能力還是一把雙刃劍,我們銀月狼族的神識在先天上並不比其它妖族強大,萬一碰上的,是個元神特別強大對手,就會把自己的小命賠上的.所以輕易不敢使用的.但是這對沒有軀體的我來說,似乎就無所謂了."銀月杏唇微張的,吐出了讓韓立驀然一驚的話來.

此女見韓立神色大變的,開口想問些什麼時,似乎猜到了韓立要說的話語,當即又搶先說道:

"不要問我靈魂吞噬的詳細事情,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好像天生就知道如何使用的.不過你不用擔心,這種靈魂吞噬有眾多苛刻的限制.並不是隨意的可以施展的.而我也不是原來的銀月之身.以器靈形態施展這種天賦,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要不是此處正好碰見了這只四瞳靈狐,我也無法奪舍的.否則我怎會一直待在玉如意中的.因為在記憶中,這四瞳靈狐好像天生就被我們銀月狼族克制的,再加上這只妖狐身體,其實早就被那尸魈的分神奪舍過一次了,並不是軀體本來的主人.所以我能僥幸搶奪成功."銀月冷靜的說道.

"四瞳靈狐!這不是雪云狐嗎?"韓立思細看了對方美目中的雙瞳,並沒有什麼怪異之處,不禁疑惑的問道.

"四瞳靈狐,指的是此妖狐修為大成後的情形,它具有的魔瞳天賦,從某種意義上講,比我們銀月狼族的靈魂吞噬加可怕.幾乎淡笑之間,就可滅敵于無形.不過光從外表上看來,它的確和普通雪云狐差不多的樣.可惜一施展功法,就立刻被我的化身認了出來."銀月微微一笑,不覺流露出了一分誘人的媚意.

"妖狐修為剛都到七級妖獸的地步,難道還不算修為大成.而且,它既然修為沒有突破八級的化形期,為何能提早變幻人形.而且剛你和那妖狐未被奪舍前一樣,修為怎會忽高忽低的.不要告訴我,你也可以和妖狐一樣,能夠隱匿修為讓我無法覺."韓立抿了抿嘴,問出了自己疑惑的問題.

"咯咯!道友的問題還真不少啊.不過,我也不知多少年沒和他人交談過了.也就無所謂的事情了.那妖狐為何會提前化形,我的確不知.估計應該是那尸魈眼看情況不妙,施展了什麼功法,暫時將自身的修為強行嫁接一部分到這妖狐化身上.所以前後修為會相差如此大的.這四瞳妖狐本身的真正修為,仍是貨真價實的低階妖獸而已.而且因為禁制的原因,這妖狐即使被嫁接了修為,但仍無法離開尸魈本體太遠.而我如今的人身化形,施展的也是差不多的密術,可以暫時將修為提升至七級甚至八級妖獸的程度.但過一會兒後,這些修為就會慢慢的散去,再次回複獸身.下一次重變成*人身,起碼也是一個月之後的事情了."少*婦道出了讓韓立恍然大悟的事情.

下面,韓立就沒有再問什麼,而是低頭思量剛的話語.

好半天後,他冷靜的說道:

"這些言語雖然沒有讓我全部解惑,但總算讓韓某知道了大部分的因由.下面,我就要再問銀月道友一句了.現在有了軀體後,你下一步准備做什麼?"

聽了韓立這耐人尋味的一問,銀月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如果說,要離開韓道友自行修煉.道友會不會打算殺了我?"銀月笑吟吟的問了一句.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七十章 交易會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七十一章 南隴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