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六百三十章 大羅千幻決與天狐迷靈大法  
   
第六百三十章 大羅千幻決與天狐迷靈大法


一見剛剛還在一起的同室弟,轉眼間遭了毒手.其他修士臉色煞白,五顏六色護罩和防禦法器紛紛放出,大部分人死死盯著儒生不敢移開片刻.

一時,再沒人敢輕舉妄動.

慕姓女神色大變後,一下遠離開杜東,放出了自己的絲帶法器護住全身.

至于那孫火,則在儒生出現的瞬間人就悄然後退幾步,目光在儒生和杜東之間轉動個不停,臉色難看之極.

韓立無聲息的滑移到靜室一角,目光閃爍不定的望著這一切,不知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時,杜東忽然身上氣勢狂漲,整個人黑光罩體,面孔脖頸浮現出絲絲的黑色符紋.然後人就在光芒中體形暴漲,猛然化身成一個身高兩丈的巨漢,面目猙獰,兩眼碧綠,修為一下漲到了結丹中期的水准.

"好!要論藏匿變幻的功法,千幻宗在天南說第二,絕沒人敢說第一了."大羅千幻決"的確名不虛傳的,不愧為貴宗的鎮派法決."白姓修士一見杜東這般驚人的變化,不驚反喜的撫掌大笑.

"哼!"杜東變換成的巨漢冷哼一聲,沒有接口什麼,反而陰森目光在其他人身上一掃而過後,重落到了韓立身上,臉上一絲厲色閃過.

"嗖""噗通"兩聲接連響起室內修士只見巨漢身影一晃,一陣狂風後,就欺身到有光罩護身的韓立身邊.接著毫不客氣的一抬手,瞬間擊碎光罩,單手似閃電的插進了韓立胸腔中.然後一縮,掏出了一顆鮮血淋淋的紅心出來.

韓立地尸體一下倒落在地.

"啊!"

其他弟此血腥場面,怒交加的低呼一聲.以為對方終于要大開殺戒,而個個心驚膽顫開來.

"咦!"如此順利的擊斃對方,巨漢卻面露一絲古怪之色.仿佛有些不太相信對方如此容易地身死.他眉頭一皺之下,看了看手上的紅心,上面還有些余溫存在.的確是擊斃了對方無疑.

"你在干什麼.這里弟不是想殺就殺地,有幾個頗有些來頭.其中一人,是那天恨老怪物的嫡親後人.不要胡亂出手!"儒生一見杜東暴然出手,大吃一驚的怒喝道.

"哼.你能殺一個人,我為何不能殺.再說,這小有些古怪的.自然要先下手為強了.天恨老怪物的後人.絕不會是此人,這人是和我一樣的剛入門弟."杜東淡淡地說道,隨後將手中之物丟下.

"你心里有數就好!雖然不知道,天恨老怪後人是男是女,入的是哪一派.但是那天恨老怪神通廣大,三派為了交好他.肯定會讓他後人入選十名弟的.好有清靈洗目的機會.要是真誤傷了此人,麻煩可就大了.至于我殺的那人,自然也是熟知根底的,絕不是老怪的後人."儒生神色一緩之下,仍有幾分凝重的說道.

"好了.剩下之人,我不會隨便動手了.不過,當然也不能讓他們隨意地搗亂.就讓他們好好躺一會兒吧!"說到這里.杜東就滴溜溜地在原地一轉身,身上黑芒突然間狂吐飛卷.遮天蔽日,將整個靜室都罩在了其中.

二其他修士聽到他們前邊的對話,正心中一松之際,就被這些黑光瞬間罩住.頓時一個個頭暈目眩之下,人事不知了.

望著室內眾弟全都昏迷不醒的樣,儒生點點頭,面露一絲滿意之色.

"走吧.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知道了."

二人一說一答之間,立刻大步向門外走去.

不過當杜東走到門口時,心中微有些不安,不覺得又看了一眼被他開膛破心的尸體一眼.見韓立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早已死的不能再死的模樣.

他不禁啞然一笑,覺得自己疑神疑鬼了,就安心的隨儒生離去.二人一去,靜室自然鴉雀無聲地寂靜起來.

但是僅僅片刻後,屋內卻驀然響起了年輕女悅耳地聲音.

"韓兄,我這天狐迷靈**,是不是在那大羅千幻決之上啊!那人修為不弱,但卻連殺死的是否真人都不自知,真是好笑啊!"

隨著女地話語,原先躺在血泊中的韓立尸體,冒出淡淡的白光,然後化為了一團銀芒凝聚成了一只尺許大小的雪白小狐,正搖頭晃惱的說道.

"的確不錯.但是你明明是前身是銀狼一族,但竟然精通狐族的法術,這真是一個異數啊!不過,這也是他二人修為並不太高的緣故,若是修煉到了結丹後期,恐怕就無法如此容易的欺瞞過去.而且大羅千幻決,也真是不同凡響.起碼此人掩飾修為時,連我都無法法判斷出對方真正的修為."韓立的聲音,從白狐身後數尺的牆壁上,悠悠傳出.

然後黃光一閃,他手持狼玉如意,從石牆中浮現出來.

不知何時,韓立竟悄然遁入了此牆中.靜室內留下的韓立,竟是銀月借用白狐之軀幻化出來的替身.雖然這化身之術不能持久,但應付一時半刻和兩名修為不太高的結丹修士,倒也沒有什麼困難的.

"這功法真是如此厲害?不是被韓兄一眼就看出不妥了嗎?"銀月還有些不太服氣,撇撇嘴的說道.

"我修煉過大衍決,單以神識而論就和元嬰初期修士也差不了多少.若這樣,還無法現對方的不妥,那這法決在隱匿藏形上就不是天南第一了,而是天下第一."韓立不以為意的說道.

白狐聽了這話,歪歪毛茸茸的小腦袋,並沒有再反駁什麼了.

韓立幾步走到了屋中間,目光一轉之下,其他人昏迷不醒的樣,盡收眼底.但目光閃動後,終落到了那黑衣青年孟笛身上.

小狐似乎看出了韓立的想法,幾個蹦跳後落到到了青年身上,將其腰間儲物袋毫不客氣的一口拽下,然後飛躥回韓立身邊,乖巧的遞了過去.

韓立微微一笑,沒有客氣的接過儲物袋.接著神識一掃之下,就將那裝著定靈丹的玉盒摸了出來.隨後又將袋漫不經心的扔回到青年身上.

反正此物以對方修為用不上,他自然毫不客氣的笑納了.

"走吧.那兩人應該到了靈眼之樹的洞窟內.我們也跟上去看一下."韓立將盒收好後,一模下巴的輕聲招呼道.然後大袖將白狐一裹,化為一道青虹從靜室內飛射而出.

這時外面的爆裂聲仍然連綿不絕,一刻都沒有停下的樣,韓立聽了幾聲後,就眼中一絲疑色閃過的不再理會.

等韓立到了洞窟外時,石門大敞,禁制全無,那二人已經進去了.

而且里面,正隱隱傳來驚怒的話語聲.

"衛兄,你這是什麼意思.事到臨頭,竟然突然反悔了.你難道忘了宗主當年對你的大恩了.還是真在落云宗待了這多年,真忘了自己天煞宗弟的身份."正是杜東氣惱之極的喝斥聲.

韓立聞言心中一動,正想過去時,忽然間神色一變,驀然從原地消失不見.

因為他神識沒有感應錯的話,這洞窟中竟同時有七八人之多,其中一人赫然是元嬰期修士,他和其他幾名結丹期修士,都悄然的隱匿在洞窟地面之下,一副甕中捉鱉的架勢.

隨後他悄然潛進洞窟中,遠遠藏在一角,不動聲色的冷眼旁觀起來.

地下潛藏的幾名結丹修士都被一層淡黃色光罩護在其中,施法之人韓立倒也熟悉,正是那名應在外面禦敵的藍姓童.

也就因此,上面三人至今還未現地下埋伏的諸人.

韓立神識輕探之下還現,光罩內身邊赫然是藍衣修士和灰衣老者等人,另外多出的兩人竟是付姓老者和儒生的雙修伴侶,那位白衣少*婦.少*婦臉色煞白無血,手中還提著一位昏迷不醒之人,正是那長臉老者."

見到這幾人,隱匿身形的韓立倒吸一口涼氣,同時心里略有些疑惑.外面的破陣之聲可一刻都沒有停下過,現在是何人在外面禦敵,還是根本就沒有什麼破陣,只是一個圈套而已.

就在這時,金色光罩中傳來披老者平靜的聲音.

"我知道,正魔兩道在慕蘭草原附近現了一株上古時期的玄天仙藤.此仙藤雖然早已枯萎,但若是用這靈眼之樹的醇液澆灌的話,卻大有可能枯木回春,重將其救活.所以我等幾名潛伏三派內如此多年弟,會不顧一切的被馬上啟用,甚至連當初執行的顛覆三派的計劃,都不願顧及了.而杜道友身為千幻宗少主的身份,也不惜以身范險的潛進來,並帶來上面的命令督促我們正魔聯手合作."披老者緩緩的說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八十九章 初試神通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九十章 冰晶與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