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六百三十八章 虛天鼎,小瓶,通天靈寶  
   
第六百三十八章 虛天鼎,小瓶,通天靈寶


看到韓立沒有一口回絕的意思,銀老者心里暗喜,加面現誠懇的說道:

"道友放心,我等在宗內雖然擔負太上長老名位,實際上不需做任何事情的,沒有什麼俗務纏身的,只是一種威懾的存在.完全可以專心自己之事.而每年宗內弟,會供奉我們上千靈石,以作為我們修煉之用.而我們若有什麼靈藥,材料等較特殊需要,也可吩咐下面弟去做,不用自己費心費力去尋覓.總而言之,道友作為我們落云宗長老,在待遇上決不會比在其他宗派少半分的."

"師兄說的不錯,並且韓兄弟雖然凝結元嬰成功,已進入了元嬰期,但在元嬰的凝煉上想必還是一頭霧水,陌生的很吧.不是我等兄弟自誇,我二人雖然數百年來一直困在元嬰初期,而法進一層,但在修煉上還是有一些獨到的體會.若是道友肯加入本宗,我二人自然會坦然告之,讓韓兄弟少走一些彎路."呂姓修士也緩緩勸說道.

畢竟宗門多了一個元嬰期修士,幾乎立刻就可讓門派實力大漲一截,雖然還是比不上古劍門,但也一下和百巧院並駕齊驅了.落云宗在云夢山的地位,也會隨之變的穩如泰山.

韓立聽著二人的邀請之言,心里對呂姓修士說的條件有些心動.他自然知道,自己剛剛成為元嬰期修士,就有一個凝煉元嬰數百年的修士給予指點,意味著什麼.說不定就此可以省卻數十年甚至百余年的苦修時間.

至于留在落云宗.他一開始倒也不是沒有過此念頭,但一直沒認真思量過其中地利弊.現在對方既然主動提出來,這就不得不讓他慎重考慮了.

是繼續做一介散修好.還是順水推舟的做了落云宗長老,或者,干脆再去挑一個合適的門派加入.

低頭沉吟了好一會兒後,韓立抬正色道:

"兩位道友地好意,韓某心領了.不過此事重大,而在下剛剛結嬰成功,尚有些心緒不甯.望兩位容在下斟酌幾日,三日後再回複二位如何?"

聽到韓立此言.銀老者二人不禁互望了一眼,然後老者只略微考慮一下,就有點不好意思的答應道:

"慚愧!看來我師兄弟有些心急了.此事自然應該讓道友鄭重考慮幾日.這樣吧.這幾日我將此地劃為禁區,省得有宗內弟打擾了道友清修.三日後,我二人再一齊拜訪道友."

說完這話.銀老者二人再和韓立閑聊了幾句後,就識趣的告辭離去了.

韓立客客氣氣的將他們送到了洞府外.重回到大廳內坐下,眉頭緊皺,不知再思量著什麼.

廳堂外白影一閃,銀月不知何時恢複了白狐原形,體態優雅的走了進來.

"怎麼,法力又不夠支持變身了."韓立望了一眼小狐,好不覺奇怪的說道.

"是的,主人!以我器靈之身法力加上妖狐本體的一點靈力.只能支持這麼點時間地人形.下次可以變幻人形又要等一個月了."小狐一抬嬌小的頭顱.口吐人言的郁悶道.

"等你真地進階到八級妖獸,就可以永遠變幻人形了.現在不必如此心急."韓立淡淡的說道

"這倒是.我在鼎內這多年都熬過來了.也不差這數百年時間.況且有主人丹藥相輔,說不定比我預料的還能提前許多呢!"銀月認真地說道.

韓立聞言點點頭,忽然間又沉聲問道:

"說起虛天鼎,我以前自恃修為不夠,一直都沒有問過你相關之事.但現在我元嬰已成,你應該可以說此事了.畢竟你在鼎中待了這麼長時間,不可能不知道一點開鼎之法.而且我對此鼎中除了補天丹外,還有何寶物,好奇的很!"

"開鼎之法銀月地確知道.但主人恐怕會有些失望的."銀月怔了一下後,竟歎了一口氣說道.

"哦!怎麼,以我現在修為,還無法開啟此鼎?"韓立摸了摸下巴,有點不信的說道.

"主人不知.當初我和其它幾件古寶從鼎中遁出,可不是我等可以對抗虛天鼎這等通天靈寶束縛.而是鼎上的乾藍冰焰和被主人等入殿修士觸動,我等有機可趁的."銀月緩緩說道.

"通天靈寶,這是什麼?虛天鼎不是古寶嗎?聽你口氣,似乎開啟虛天鼎和乾藍冰焰大有關系."韓立臉上有疑色閃過,有點詫異的問道.

"其實通天靈寶也就是古寶,這是上古修士的叫法.不過只有古寶中具有莫大神通的寶物,能冠以這種稱呼.而虛天寶鼎就是這麼一件通天靈寶.我雖然不知道此鼎具有地是何神通,但是絕對遠出普通古寶地威力.至于那乾藍冰焰,則正是開啟虛天鼎的關鍵所在.不,應該說是控制虛天鼎地第一步.主人只有煉化了此焰,有機會掌控此靈寶."銀月的口氣,一下凝重起來.

"通天靈寶!能叫上古修士都這般稱呼,看來此寶真的不同凡響了.但既然煉化冰焰只是第一步而已,下邊還有什麼要做的嗎?你不妨一起講出來就是."韓立非但沒有露出懊惱之色,反而隱露一絲喜色的問道他很清楚,能用如此多條件可以使用的寶物,只說明此寶威力遠他預料之外.這自然是驚喜萬分之事.只要那虛天鼎他手中,就算條件再苛刻,也總有一天能讓此寶受他驅使的.這一點,韓立還是頗有自信的.

"下面還需做什麼,我也不知道的.因為等主人煉化了乾藍冰焰後,自然就會得到下一步的提示.我知道的也只有這麼多而已."銀月輕搖搖頭,老實的說道.

"這樣啊!如此還真有點棘手.不過也罷!就先把乾藍冰焰煉化,再說其它之事.對了!你似乎還沒說鼎中還有何寶物."韓立先是有點失望,接著深瞅了小狐一眼,慢悠悠的又問道.

"銀月可沒有想隱瞞什麼之意.而是鼎中除了還有兩顆補天丹外,根本就沒有其它古寶了.只剩一個空鼎而已.畢竟虛天鼎在虛天殿擱置的這些年,斷斷續續的總有一些大神通修士,能用一些特殊手段來觸動鼎上的乾藍冰焰.而每當此時,總有一兩件寶物趁機飛遁而出.如此一來,鼎中的寶物自然漸漸一空了.你們上次在虛天殿中見到的,就已是僅存的古寶了."銀月生怕韓立對其不滿,有些不安的解釋道.

"原來如此.也無所謂了!以我現在的修為,普通古寶倒也看不上了.能將這虛天鼎收為己用,就是好的結果."韓立並沒有露出懊惱之色,反而心平氣和的說道,似乎對此也有幾分預料的.

"主人能如此放的下,銀月佩服之極!主人所言的確不錯.據我所知,即使在上古時期,也多能有五六十件古寶能冠于靈寶稱謂.其中每一件,幾乎都能有近似翻江倒海,移山換星的莫大神通,說實話,當初我剛見主人小瓶竟能夠催熟靈藥時,我差點以為此瓶也是某件靈寶了.但後來仔細一想,覺得不太可能."銀月忽然輕笑一聲,說道.

"哦,為什麼.難道我的小瓶神通還不如那些靈寶嗎?"韓立聽了這話,微微一愣,有點不信的問道.

"這倒不是.主人的小瓶不論是否還有其它神通,但光催熟靈藥一項,我想就足以傲視所有靈寶了.畢竟其它靈寶再神通廣大,但仍要遵循這一界的天地法則.那些靈寶也只是將這些法則加以放大,利用而已.可是小瓶的催熟靈藥功效,卻是真正的逆天行事啊.我估計,也只有飛升後的靈界,或者高層的仙界,可能煉制出此等寶物."小狐伸出粉紅的舌尖舔了舔嘴唇後,鄭重的說道.

"難得你的意思是,我這寶物,可能是上界的修士或者仙界的仙人煉制的."這下韓立也不禁暗吸了一口涼氣,有點動容的說道.

"不錯,的確有這可能!"銀月微一頷.

韓立聽了這話,默然了起來,,忽然從儲物袋中掏出那個神秘的小瓶,難得的拿到手中仔細的把玩了起來,臉上神色陰晴不定.

半晌之後,他緩緩的將瓶收了起來,然後突然沖銀月問道:

"銀月,你應該在隔壁聽到了那兩位落云宗長老的言語.覺得我是該留下,還是另尋一個好的去處?"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九十六章 破禁與卷軸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九十七章 瓜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