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六百四十章 弄假成真  
   
第六百四十章 弄假成真


"做我的門人?我不收弟的.而且你覺得我會收一位築基期女修做門人嗎?看在當日的一點情分上,你這次的冒失之舉,我就不怪罪了好自為之吧!"韓立打量著驀然出現在面前的貌美女,神色冷漠的一口回絕.

"前輩!我……"慕姓女一聽韓立這話,臉露一分驚慌之色,急忙要再開口說些什麼.但是韓立衣袖輕輕一拂,一股狂風乍起,一下將此女吹得東倒西歪,原本脫口的話語,立刻被強風逼回了腹中.

等她身形站穩後,再尋覓韓立時,眼前空空無人,韓立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蹤影.

看到這里,此女滿臉沮喪之色,呆呆的在原地站了半天沒動,一時仍不願就此離去.

畢竟這位突然冒出來的"韓前輩",可是她現在能抓住的唯一救命草了.

這時,韓立已經出現在了小石山洞府之內,毫不猶豫的往蟲室中去.那里存放著近萬只,近似通體赤金的噬金蟲.這些是二十多年前,就成功孵化出來的再次進階後的金銀噬金蟲.

這些飛蟲甲殼上的銀色如今只剩下一些針孔大的小麻點而已.若不是拿到眼皮下仔細觀察,肉眼根本無法現金色中還有丁點的銀光閃動.

說明這些噬金蟲,離後一步的完全成熟還差一步之遙.

這讓韓立興奮之余.還略有些失望.

可就是如此,這些近似赤金蟲地厲害,還真是讓韓立大開了一番眼界.他曾經將各有百余只的三色噬金蟲和進階的金色噬金蟲放在一起.結果片刻之間,三色飛蟲就被這些體形比它們大一圈地同類,給吞噬的一干二淨.$君$$堂$$$

無論吞噬能力還是身體堅韌程度,這些噬金蟲都遠遠出三色飛蟲,並且它們接近成熟後,身上開始散出一種讓人心驚膽顫的凶惡氣息,並且喜歡吞噬血食起來,嗜血凶殘之極和以前相比簡直判若兩類.

他相信.若不是提前就施展控神禁制在它們身上,這些飛蟲絕對會毫不客氣的反噬他起來.

可就這樣,韓立也隱隱覺察到噬金蟲有些失控的跡象.

看來若是再次進化一次,憑普通禁制手法是無法控制這些暴露本性的凶蟲.

雖然這樣想著,韓立還是按照老辦法,再次挑出一批體形大的金銀蟲,單獨隔離飼養催熟.好盡讓它們進化成,蠻荒時期出現過的成熟體靈蟲.

不過根據噬金蟲進階,一次比一次時間長來判斷.恐怕沒有百余年地時間,是不可能進化完後一步了.不過有這段時間的緩沖也好.他這有空暇,找到好的控制靈蟲之法.

韓立一邊暗自思量著,一邊將蟲室內的噬金蟲收好,然後又去藥園,將已經長的和本體差不多高大的靈眼之樹和九曲靈參小心的移走.

九曲靈參沒什麼可說的,雖然因為前段時間煉制丹藥,讓其損耗了不少元氣.但後來韓立又用綠液,重讓它恢複了大半損耗.如今已無大礙了.

至于靈眼之樹經過這麼多年的催熟,離流淌醇液的日已經不遠了.

韓立很期盼用此醇液配制出大量明清靈水,洗滌雙眼後.倒底會擁有什麼神通顯現出來.

除了靈蟲和藥園地靈藥外,其它雜七雜八的東西,韓立也懶得收拾了,直接就此飛離了洞府.

從高空經過藥園時.韓立下意識的又低頭瞅了一眼.結果慕姓女仍然站在藥園前,望著石山方向,貝齒微咬的滿臉不甘之色,並未現刻意隱匿行蹤而從上空飛過的韓立.

韓立輕搖搖頭,解決這種事情,對他來說似乎只是舉手之勞事情,但他可不願剛成為了落云宗的太上長老,就給人一種以勢壓人的強勢感覺.畢竟無論是慕家還是言家都是溪國不小的修仙家族.

而以他和此女間的平淡關系.也沒有插手的任何理由.總不能以前認識他地落云宗弟.一有事求他,他就毫不猶豫的自攬麻煩上身吧.

人家家族內部的事情.韓立實在沒有興趣強行過問.

韓立無聲無息的飛離了落云宗,到了洞府所在地山峰前.

將禁制迷霧輕輕一分,韓立就直奔中間山峰的洞府而去.

靈蟲和靈藥,韓立駕輕路熟的重安置好,就將府內的事物暫時交予了銀月處理,自己則不再耽擱的進入了靜室,開始凝煉元嬰.

在此期間,銀老者二人也知道韓立需要時間進行元嬰的初步凝形,所以並沒有前來打擾韓立的修煉.

百日後,韓立順利之極的將元嬰凝體成功,並且也初步做到了心神和元嬰合二為一.如今元嬰再出竅地話,韓立就可以輕易地掌控其一舉一動了.

當韓立從靜室中出來時,銀月照例化為少*婦,恭敬的等候在靜室外面.

不過當她看見韓立時,嬌容上卻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怎麼,你好像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出了什麼事?"韓立眉頭一皺之下,問道.

"主人,你剛進入靜室中半月,那位慕師叔,又找來了這里.已經在峰外面地一座小山上,等候你多日了."銀月抿嘴一笑道."此女竟然如此不知進退,她愛等就讓她等下去是了.反正我是不會自己找麻煩的."韓立雙眉一挑,面無表情的說道.

"可是,主人.那女來了沒多久後,我們就先後收到了言家和慕家讓人代的傳音符.因為主人正在閉關中,所以我就就將這兩份傳訊符替你複制保存好了,主人是否要看一下."銀月眼珠微微一轉,試探的問道.

"傳音符?慕家和言家?難道和那慕姓女有關!看你樣,顯然看過了.有問題嗎?"韓立摸了摸下巴,不動聲色的說道.

"嘻嘻!主人真是未卜先知,不過無須銀月說什麼,主人自己一看就知.主人真的有點小麻煩了."銀月嫣然輕笑道.

"拿來!"聽銀月如此一說,韓立也懶得再猜想什麼,直接伸出了手掌來.

銀月立刻從身上取出一紅一白兩張符,笑盈盈素手一伸,遞給了韓立.

韓立接過符沒有客氣的一抖,紅白連個光團,先後在手上亮起.

韓立心神侵入兩個光團之中,靜靜聽著什麼.但片刻後,他臉上就變成了愕然之色,隨後又露出極為惱怒的表情.

"哼!此女膽真夠大的.難道她真以為做過我名義上的幾年師叔,我就會容她如此胡鬧?"韓立完全聽完之後,臉沉似水,聲音一下冰寒起來.

"她當然知道,如此做法肯定會得罪了主人.不過,此女雖然和主人接觸不多,恐怕已看出主人並不真是鐵石心腸之人.否則,當日她也不會鼓起勇氣,敢找你一位元嬰期修士庇護了.再說,就是真的懲戒于她,她恐怕也覺得比做那位言師兄的雙修伴侶好."銀月強忍笑意的分析道.

"不過,她也真夠敢講.竟然直接告訴兩家之人,我已經收其做貼身侍妾了.弄的這兩家族長,急忙來傳音告罪,並且那位言家族長當即表示,他們並不知道此女成了我的侍妾,已經馬上和慕家解除婚約,希望我千萬不要怪罪.此女既然膽敢如此做,看來心里應該也有點覺悟了."韓立沒有好氣的瞥了銀月一眼,說道.

"主人的意思是……"銀月眨了眼明眸,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怎麼,我既然元嬰已成,收一位侍妾很奇怪嗎?況且此女姿色的確不同一般,我也是正常的男修,就此弄假成真,嘗嘗雙修滋味,有什麼不好!"韓立忽然間伸了伸懶腰,露出一絲慵懶之意的說道,只是嘴角隱隱掛起了冷笑之色.

"可是主人不是一向不近女色,而且以前還曾數次拒絕過這等送上門來的好事.比如那位文姑娘,還有早一些的……"銀月愕然之後,有點不解的抿了抿誘人的紅唇.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當初我元嬰未成,修為尚淺.自然不會有什麼心思尋歡納妾.若是當初的文思月是現在讓我碰上的話,我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韓立眼睛微眯,用平淡的口氣說道,仿佛認真之極的樣.

銀月聞言,不禁怔在了那里,一時無語.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九十八章 算計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六百九十九章 禍水東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