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六百五十一章 滅族(下)  
   
第六百五十一章 滅族(下)


就在付家老祖眼見遁出了付家堡范圍時,耳邊響起了一聲糯軟嬌媚女聲音.

"下的土遁度實在太慢了,不如將頭顱交予我,讓下小女給主人複命如何."

付家老祖聞言心里大驚,身形不由的一頓.但眼前白影一閃,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妖嬈豔麗的妙齡女.

此女距他只有數尺之遠,嬌笑如花,與其面面相對.

"你……"

付家老祖剛心驚的口吐一個字來,那女嫣然的櫻唇微張,一片粉紅色香霧從口中瞬間噴出,一下將不及提防的付家老祖迎頭罩住.

付家老祖暗叫不好,急忙施法打算後退.但是口鼻之間香甜氣息一起,身就立刻一軟的翻身栽倒,護體寶光絲毫作用都沒起到,就人事不知了.

銀月看了看身前昏迷不醒的獵物,玉臉上露出一絲輕笑,素手朝下隨意一揮,一道半月形的白芒脫手斬下!

血光四濺.

付家堡的大廳內,數百名賓客正在熱火朝天的交談著什麼.幾名親自恭賀的結丹修士,是有付家幾名身份較高修士做陪著,一副賓主盡歡的融洽樣.

忽然幾聲慘叫聲,從廳外隱隱傳來.

廳內嗡嗡的說話聲,頓時噶然而止.眾賓客面面相覷起來,有些機靈的修士,當即面帶警惕之色的朝那些付家修士望去.

"諸位不用慌.可能有什麼小事.等老夫叫人過去看看就知."坐在魔焰門兩名護法旁邊地一名藍袍老者,同樣臉色微變,但隨後神情鎮定的大聲說道.

此人正是付家老祖的一位堂弟.也是付家第三位結丹修士.

他此時向魔焰門兩名護法,告罪一聲,就轉臉向身後地兩名付家弟吩咐了一聲.

這兩名付家修士,當即步向廳外奔去.

而那兩名魔焰門結丹修士神色沒變.但也略帶一絲疑色的互望了一眼.

兩聲慘叫再次響起,分明是剛走出大廳的兩名付家修士遭了毒手.

這一次,廳內的所有賓客都聽得一清二楚,人人臉色均變起來.

藍跑老者臉色是難看.他深吸了一口氣後,忽然站起身來,沉聲說道:

"打開廳內禁制,點給老祖傳信."

附近地一名付家修士聞言,臉色白的答應一聲,然後從懷內掏出一張傳音符出來.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就一揚手的釋放出去.

符化為一道紅光從直接從屋頂飛射而出,但片刻後,那付家修士就干咽一下口水的說道:"不好,傳音符就被擊落了,我們好像被什麼包圍了."

聽到這話,不光藍袍老者就是那幾名結丹地賓客,也坐不住了.

其中魔焰門的麻臉修士,是眉頭一皺的開口道:

"付道友.看來貴堡真有敵人潛進來了.我和孫兄陪付道友出去看看吧."

"兩位肯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盡.那就有勞二位道友了."藍跑老者正心里打鼓,一聽麻臉修士此言.頓時臉上大喜的說道.

魔焰門另一位相貌普通的孫姓中年人,卻眉頭一皺.似乎對同伴的行為不以為然,但也沒說什麼地一齊站了起來.

至于賓客中剩下地三四位結丹修士,互望了一眼後,並沒有冒然出手的意思.

見三大結丹修士一齊要出去看個究竟,廳內的其他修士頓時鴉雀無聲,靜看三人的舉動.

眼見三人從容不迫的接近了大廳門口.

可就在這時,廳外傳來一陣龍吟般的清鳴之音.藍袍老者三人聞聽後,都一怔,腳步也不禁隨之一緩.

就這刹那間,一道十余丈長青虹如同天外飛仙般的從外面飛卷而進,在三人周為輕輕一繞,然後十幾道細些的青芒又從青虹上爆射而出,刺目耀眼,廳中修士都下意識地兩眼一眨.

瞬間地功夫,青虹已一個盤旋後飛出了大廳.

藍袍老者和魔焰門兩位護法停下了腳步,身形背對著眾人一動不動起來,似乎也有些吃驚的樣.

廳中地其他修士吃驚之余,感到愕然,不知到底出了何事.

突然一聲尖叫聲從一名女修的口中出,所有人目光不禁隨之望去.

只見這名女修臉色蒼白無血,其旁邊坐著的一位付家管事,頭顱不知何時從脖上滾落下來,只有一具無頭尸體無聲息的端坐那里,脖頸處鮮血飛濺三尺來高.

其他修士現,廳堂中十幾名作陪的付家修士,無論管事還是弟全都人頭落地,悄然斃命.

"青光,剛的青光.有人用法寶偷襲了他們!付道友,你們要……"一名和付家交情不錯的修士反應倒,當即驚怒的大聲喝道,打算向門口處的藍袍老者三人警告道.但是他的話語只說了一半就嘎然而止,並且隨之面無人色.

因為背對他們的藍袍老者三人,肢體竟如同紙人般的四分五裂開來,轉眼化為了三堆碎肉,早已被那青虹斬殺了.

看到這一幕,祝壽的賓客都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說剛,這些修士還能勉強保持鎮定,那現在就徹底心慌了起來.

一個個五顏六色護罩,在數百名修士身上接連亮起,五花八門奇形怪狀的護身法器,接連浮現了在眾修士身旁.

並且一些有交情或來自一處的修士,也忐忑不安的聚在一齊,個個面帶驚懼表情.

能瞬間斬殺三名結丹修士外加十幾名付家弟的人,怎麼想也是一個恐怖之極的存在,多半是元嬰期的修士出手!

而若真是元嬰期修士,滅了廳中的所有人,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些人越想心里越害怕,大廳內反而無人敢喧嘩.不少人頓時大悔,為何要來付家祝什麼壽.這不是城門失火殃及魚池嗎!

整座大廳竟一時間寂靜無聲!

幾名神識強些的結丹修士,原本想偷偷放出神識去觀察廳外動靜一二.

但付家為了怕祝壽修士刺探付家堡機密,在大廳周圍都布下了隔離神識的禁制,神識根本無法出得了大廳.讓這些人暗暗叫苦之余,對付家也不禁氣的心里大罵.

就在廳內賓客人心惶惶之際,廳外傳來了幾句陌生的男聲音.

"從現在起,一個時辰之內,任何人不准走出此廳,否則殺無赦!一個時辰後,任你們去留自如."

男聲音,簡單而冰寒,但帶有一股說不出的沖天煞氣,讓人聽了心中一凜.

但此話一傳進廳中,眾修士卻大松了一口氣.

聽此人口氣,並沒有要殺人滅口的意思,這讓他們暗呼僥幸!

不過他們心里也清楚,對方放他們一馬,多半還是看在他們並沒有看到對方真面目份上.故而就是沒有威脅之言.這些修士也不會冒然走出這里的.

至于替付家報仇,那是開玩笑的話語.

不要說有沒有這個能力,就是有,誰會為了一個區區付家,和一位元嬰期修士結仇啊!

一個時辰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二在此期間,廳內除了一些極低竊竊私語聲外,就是大廳外偶爾出來的慘叫斃命之聲.慘叫聲短而急促,都是瞬間斃命.

顯然有人正在付家堡大開殺戒,而無一人有還手之力.

聽此聲音,廳內修士心中凜然之際,一個個都暗自在猜測.付家倒底得罪了什麼高人或者大勢力,竟真被人滿門滅殺的樣.其中兔死狐悲者有,幸災樂禍的是不在少數.

僅僅過去了一盞茶功夫,付家堡的慘叫聲終于消失,外面變得和大廳一樣的安靜.

這些修士互望了一眼,還是沒人敢輕舉妄動.

等過足了一個時辰,那警告他們的男聲音並沒有在出現,終于有一名結丹期修士,大著膽的先走出了大廳.結果安然無恙.

這一下,其他賓客自然也放心的從里面一湧而出.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零八章 韓立的決心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一十章 南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