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六百六十四章 六翼霜蚣  
   
第六百六十四章 六翼霜蚣


菡云芝雖然心里有一點後悔當初的決定,但現在也知道想這些根本沒什麼用了.

于是她將手中玉碟一收,深吸了一口氣後,杏唇微張,一顆晶瑩圓潤的光珠從檀口噴出.

此珠滴溜溜的在菡云芝面前轉了一圈後,往身下大鳥頭頂一落,竟硬生生的定在鳥上一動不動了.

此女則兩手一掐訣,臉色凝重沖此珠一點指.圓珠出刺目光芒,同時靈禽揚頸長鳴,雙翅一振之下,劃出一道白色長痕,從原地激射加,其遁足比原來了近半還多.

不過看菡云芝手上法決未撤,臉色微白的樣,就可知這種秘術肯定是一種大耗元氣的功法.

但現在殺身之禍就在眼前,她自然也顧不得許多了.

此女剛施展這秘術不久,後方那就突然有雷鳴聲傳來.菡云芝面容一驚,知道敵人終于追上她了.

可現在這種遁,已經是她能施展的秘術了,除了急忙往身上加了一層護罩外,並沒有其它的辦法可使.

畢竟菡云芝當初為了結丹容易,選修的功法實在沒有什麼大威力的神通.

結果一高一低的兩聲雷鳴後,一道銀弧從此女身側一閃而過,在她面前十余丈之處,浮現出了一個背生雙翅的人影.青光閃動,無法看清楚對方的面容,但人影二話不說的略一抬手,數道刺目青虹驀然出現.

菡云芝面露絕望之色,正想閉目等死.

"咦!是你."那人影看了一眼菡云芝的花容後,不禁驚訝的出了一聲輕咦,隨即單手一晃,青芒消失.

菡云芝大感奇怪,正想凝神細看對方時,那人影卻周身電光雷鳴一起,從原地瞬間消失.

菡云芝不禁一呆.

但就這片刻的耽擱.雷鳴聲又在其身後複響.

此女心中一沉的急忙想回看看,但是"噗嗤"一聲護罩破碎,隨後一纖細之極的金弧彈射到其身上.

菡云芝頓時覺得全身一麻.身不由得從靈禽上栽倒.與此同時,她隱隱感到自己似乎被人從面一把摟抱住.一股男的氣息撲鼻而來.菡云芝在羞怒之下,就此昏厥了過去.

韓立看著懷中的此女,臉露一分苦笑之色.一副很無奈地樣

不知過了多久,菡云芝悠悠的醒來,一睜開雙目,看到的就是蔚藍無云地天空.

她一驚地急忙坐起身來,現自己竟在一個不大的無名小山上.

一旁的不遠處.那只白色大鳥老實的趴伏在一旁.似乎也昏迷不醒地樣.

菡云芝急忙過去一看,還好此鳥只是被下了簡單的禁制,很容易就解開的.

此女這放心的將靈禽喚醒,然後騎著其一下飛到了高空,向四處張望了一下.

此地就在她被制住之處附近,根本沒有被移動多遠的樣.

而看時間,似乎也沒過去多久地樣.

菡云芝臉露茫然之色半天後,忽然想起什麼可怕之事,急忙面帶緊張地檢查身上的衣衫和身體.

結果一切正常.並沒有遭遇什麼可怕經曆.並且就連身上的儲物袋和懷內的異寶.也安然的放在那里,沒人動過的樣.

這一下.菡云芝真的呆住了.

對方不但沒殺她,竟還對她秋毫不犯.這是怎麼回事?

她有些糊塗了.

菡云芝想起自己昏厥前,對方出的驚訝之聲,臉上現出了驚疑的神色.

難道那名元嬰期修士真地認識她,或是她地某個熟人不成.可是在記憶中,除了禦靈宗的一些祖師外,其他宗門地元嬰期修士,她根本一個也沒有見過的.

可惜那人的動作太,根本看不清楚面容,身材也普通之極,絲毫特點沒有.唯一出的聲音,也是驚訝的一聲輕咦而已,根本聽不出來什麼的.

菡云芝怔怔的在原地思量了半晌,還是絲毫結果沒有.

不過,她隨後素手往懷內一摸,掏出了那個碧綠玉碟.

隨後她單手掐訣,口中念念有詞後,一道白色法決,打到了玉碟之上.

頓時此寶一陣綠光晃動,中間光滑處亮起了一個紅色光點.

看到此幕,菡云芝黛眉緊皺,再一回想當初自己被對方瞬間禁制的情形,加後怕不已.

她那位柳師妹不是同樣被滅殺了,就是已經逃出了此寶的感應范圍.

而看開始時對方辣手的樣,估計還是前者據多.

菡云芝幽幽的歎了一口氣,將寶物收起.駕馭靈禽飛離了這里.的地方,韓立抱著一年輕女,化為一道青虹飛行著.

低看了看懷中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他神色如常,絲毫異樣神色不露.

前不久,他擊暈了菡云芝後,就立刻方向一改,去追另一位禦靈宗的女修.

結果對方一見韓立追上來,竟然花容失色之下,放出了幾條尺許長的飛天蜈蚣出來.

這些蜈蚣和普通蜈蚣大不相同,渾身烏黑亮,背生雪白雙翅,一湧出靈獸袋,就噴出大口的雪白冰霜,猙獰凶惡異常.

韓立見此情形先是一驚,接著又心中大喜.

這些凶惡蜈蚣沒看錯的話,竟是奇蟲榜上排名第十八位的"六翼霜蚣".此種蜈蚣和韓立的噬金蟲一樣,都是蠻荒時期的上古靈蟲之一.

據說它們擁有部分冰屬性真龍的血統,一旦進化到了成熟體後,通體雪白,背生六翼,噴塗的寒氣,就足以覆蓋百里,冰凍萬物.

不過這些蜈蚣和原先的噬金蟲一樣,明顯都是一些幼蟲,其口吐的寒氣對普通修士來說,也許難以抵擋了,但是對煉化了一些乾藍冰焰的韓立來說,根本不足為懼.

韓立當即施展功法,輕易的將這些寒氣用大袖一裹,就毫不客氣的收進了體內.讓柳姓女驚的面無人色.

趁此機會,他則一個雷遁,將此女制住,讓其昏厥了過去.

失去了神識控制,那幾只飛天蜈蚣自動飛回了靈獸袋中.

韓立看著懷內的美貌女,神色一陣的躊躇.

殺掉此女,自然是舉手之勞的事情.但是如此一來,這些太"六翼霜蚣"可就無法得到了.因為凡是驅使靈獸靈蟲的修士,為了怕自己意外身亡後,靈物反而被仇家得到,一般都會在認主禁制外,另下一種自爆的禁制.一旦主人意外而亡,元神消潰,靈獸靈蟲也會隨之自爆掛掉.

當然修士自覺大限已到,或者想將這些靈物傳給後代門徒,自然就會取消這種禁制.

韓立的噬金蟲,也同樣種下了此種禁制.

韓立想得到這些翼蚣的蟲卵,自然不能辣手摧花了.而

而且除此之外,韓立還對禦靈宗的控蟲秘術,動了一些小心思.

畢竟禦靈宗,原本就以驅使靈蟲靈獸而聞名整個天南,在控蟲之道上肯定有許多獨到之處.

他那些噬金蟲,正需要好的秘術禁制來加強控制.

想到這里,韓立在此女身上貼了幾道禁制靈力和讓對方短時間無法清醒的符,抱著此女,化為一道青虹揚長而去.

至于菡云芝,這個當年讓他想起小妹的溫婉女,韓立無法硬下心腸辣手對待.

他本性終究不是一個翻臉無情之人,

只好將此女留在原地,不再理會就是了.

反正菡云芝也沒看清他的面容,就算回去了,估計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而他只要抓緊時間趕回溪國去,就算事情終暴露了,禦靈宗和鬼靈門還能真拿他怎樣?

畢竟天道盟和魔道原本就是敵對關系.前些年,天煞宗宗主還親自出手在云夢山三派聖地大鬧了一場,不也同樣讓三派吃了一個啞巴虧嗎.

只要人不真被對方困住或活捉,兩大勢力也只能互相忌憚的耍耍嘴皮而已.

這一點,韓立倒也心知肚明,了解的一清二楚.

下面,他要一刻不停的往回趕了.可別被魔道的元嬰期老怪物堵在了對方的勢力范圍內.

這樣想著,韓立的遁光不覺又了一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初見玉符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二十三章 兩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