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初見玉符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初見玉符


令狐老祖聽完韓立這番話,眉頭皺了起來,一時不再說什麼,而是緩緩的拿起茶杯,咂了

"韓道友說的這些話語,老夫怎能不知道.但是我和道友不一樣.老夫在黃楓谷已經呆了千余年,對其的感情遠非常人可比.自然不希望這邊一坐化,那邊黃楓谷就斷了傳承.看來,道友對名利之類的東西的確不動心.不過,道友若是肯答應繼承黃楓谷長老職位的話,老夫願意在坐化後將自身的一些家當相贈.里面不乏老夫多年收藏的重寶.對道友以後的修煉大有用處的."令狐老祖突然大出韓立意外的說道.

"道友的家當留給我?我若沒記錯的話,道友不是有門人弟嗎!"韓立聞言,心中先是一跳,但下意識的眯了一下雙目,平靜的問道.

"我的弟修為高的不過結丹中期修為,留給他們只是招災引禍罷了.就是沒有道友出現,我也會將大部分寶物另行處理的,不會留在黃楓谷內的."令狐老祖冷笑一聲,說道.

韓立摸了摸下巴,沉吟起來.

要說他對令狐老祖剛的話語不動心,當然不可能的.但他同樣也很清楚,一旦接受了黃楓谷長老職位,恐怕馬上就會面對六派和九國盟等一系列的棘手問題.這些事情可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擺平的,況且作為黃楓谷唯一的長老,他固然大權在握.但同樣不會象在落云宗如此逍遙自在了.

重要的是,還參雜了南宮婉和掩月宗的一些難以面對的問題.

"多謝道友美意了.韓某還是覺得加入黃楓谷之事不要提了."思量了好大一會兒,韓立還是搖頭的拒絕了.

令狐老祖聽聞此言,並沒有動怒,只是臉上滿是無奈之色.

"如此條件道友都不願答應,看來韓道友是真心不想趟我們六派的渾水了.若是這樣地話.我就將條件改動一下如何."令狐老祖歎了口氣後,說道.

"如何改動!"韓立神色一動,好奇起來.

"這樣吧,道友無須做我們黃楓谷的長老.但是我付道友三件重寶,換取道友在有生之年對黃楓谷相助三次如何.當然這種援手只限于道友力所能及的范圍."令狐老祖苦笑的說道.

"在能力范圍內,出手相助三次.這個條件不算過分,我倒可以答應地."對于這個令狐老祖的這個要求,韓立略想了想,就很的點頭應下;餓.

令狐老祖臉帶露出的一絲笑意,隨後伸手從腰間摸出了三樣東西來.放到了桌上,竟似早已准備好的一樣.

韓立沒有說什麼,目光落在這三樣東西上,稍打量了一二.

一件藍的晶亮小盾,一個紅色玉瓶,一張烏黑的玉佩般東西.

韓立沒有客氣.先拿起那面藍地小盾.

小盾一入手中,溫軟的,輕輕的,猶若無物一般,這讓韓立吃了一驚,仔細凝望之下,以他如今的見識.竟不知是用何種材料煉制而成.

"這是我早年得到的一件古寶,跟隨我時間不短了,我叫其為"藍光盾".此寶神通不小,尤其在面對火屬功法性攻擊時,是神妙之極.你以後一試就知道我所言不虛了."令狐老祖望著韓立手中的盾牌,隱露一絲不舍地說道.

韓立單手在盾面上撫摸了一二,就將此物放回了桌上,但心知此寶的確不同尋常,對方應該沒有虛言的.

接著.他拿起了那個紅色玉瓶.

"瓶中是我當年獨身一人潛入慕蘭草原深處,滅殺了一只七級鐵翅雕妖獸,猜得到的一只妖獸內丹,可算是珍稀之極的材料了.不論是煉丹還是另作他用,都用途不小的."令狐老祖見此,又介紹道.

"七級妖丹!"韓立一聽這話,面上絲毫神情未露,但心里歎了一口氣.雖然七級妖丹在天南算是罕見異常的東西,但對他來實在是個雞肋般地存在.

于是他一笑的略微打開藥瓶.瞅了一眼.就將瓶蓋重蓋好,隨手放回了原位.目光後落在了後一件東西上.

但這次,那令狐老祖卻詭異的笑了笑,並沒有主動開口介紹什麼.

而韓立卻目光閃動的凝望這酷似玉佩的東西,一語不.

"這莫非是上古修士煉制的玉符?"韓立凝望了一會兒,有些不太肯定的終于開口道.

令狐老祖聽到韓立此言,臉上一絲訝色閃過.

"韓道友以前見過此類玉符?據老夫所知,這種上古時期特有的符,在天南早已經失傳許久了.本地的修士沒有幾人知道地."老者好奇的問道.

"只不過偶爾認識一位知道此事的道友,聽其說過一些罷了."韓立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張玉符是老夫九死一生的一次冒險中得到的.此物絕對非同小可,雖然我至今沒掌握使用此物的正確方法,只能揮出玉符的一點點威能罷了.但就是如此,玉符的神通也怕地嚇人,我曾經數次用此物擊敗過強敵.應該是精通符道地哪位古修,精心煉制的精品."令狐老祖一邊說著,一邊沖桌上地黑色玉符一招手.

那玉符"嗖"的一聲,被老者吸到了手中.然後口中幾句古澀低沉的咒語聲出,接著手一揚,玉符化為一團黑光,接著冰寒刺骨的陰風吹過,一只妖異的黑紅大手,驀然浮現在了令狐老祖頭上.

此妖獸烏紅亮,五指展開,足有數尺許大小,並不時有黑色陰火閃動,一股莫名的陰森之氣,隨著此怪手的出現,充斥著整個酒館.

韓立面上一驚,心中一凜.

"這是我得到此玉符後,鑽研了數百余年能使用的唯一神通,用它所化的玄化鬼手,除非至陽至剛的之類的寶物,幾乎無物不抓.而只要被它抓住,稍次些的法寶古寶,立刻神通盡失,乖乖就擒.頂階的寶物,也會靈性大失,威力大減."令狐老祖一邊說著,一邊神念一動之下,黑色大手突然暴漲倍許,向附近的一張木桌輕輕一把撈去.

黑色陰火無聲無息的一掃而過,那只木桌尚未接觸就瞬間就化為無有,仿佛從來沒有過一樣.

見到此幕,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東西看起來有些像魔道分神化形攻敵的玄妙神通.但黑手乃是出自玉符之上,自然就沒有了分神受損的後顧之憂,而看那陰火詭異的樣,應該另有其神妙之處.

"此玉符肯定還另有其他神妙之處.可惜我時間不多了,是沒有機會參悟此秘密了.道友年紀輕輕,倒還大有希望的.不過符內所含的威能已用去了大半,韓道友以後要仔細使用了."令狐老祖說著,沖那黑手一點指,大手重化為一道黑光,飛回到了桌面行,顯出了玉符的原形.

韓立臉上含笑,但對後一件玉符很感興趣.

就算此符不像令狐老祖說的這般厲害,是他也可以從這張上古符中,另行參悟古修士的符道心得來.這對他以後的幫助肯定不小的.

于是韓立看令狐老祖都介紹完了,當即袖袍往桌面風云流水般的一拂,三樣東西頓時消失不見.

但桌面上卻多出了三面白玉晶瑩的陣盤出來.

"這三面陣盤都是我親手煉制的法器,別人無法仿冒的.以後黃楓谷在道友坐化後,真遇到了什麼我可以解決的麻煩,我自不會推辭的的."韓立抬望著令狐老祖,冷靜的說道.

"好,有韓道友這句話就行了.我也算為身後的事情盡力了."令狐老祖笑了笑,坦然的說道.

不過既然談完了正事,韓立也沒有在此多待的意思.當即起身告辭了.令狐老祖也沒有多加挽留,客氣了幾句,就目送韓立下了樓梯,不慌不忙的離開.

然後他臉上笑意一收,盯著桌上的茶壺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韓立離開了茶樓後,並沒有馬上返回住處,而是抬看了看天色,隨意找一僻靜角落取出先前天極門白袍長老給他的玉簡,用神識仔細掃視了一遍後,臉露一絲遲疑之色.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七十五章 巨猿現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七百七十六章 辣手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