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七百八十二章 密室煉劍  
   
第七百八十二章 密室煉劍


"不用了.這人若是我猜想那人話,其修為高深莫測,是能和慕蘭神師相比肩的人物.普通修士碰上他,根本奈何不了他的.反倒有可能引起其凶性大.何況,他手中還有解除封魂咒的方法,我還不想打草驚蛇的."韓立搖搖頭,緩緩說道.

"能和慕蘭神師比肩!難道是元嬰後期修士?若是如此的話,師弟不能獨身去了.這太危險了.還是請龍晗夫婦前來相幫吧."銀老者駭然的說道.

"龍晗鳳冰兩位道友雖然可以對付此人,但一個來回起碼要三四個月時間,來不及了.那人在玉簡中只給我留下了兩個月的時間,顯然是估算過我返回的日期.只是他沒有料想到,我回來如此罷了.這件事情還是讓我好好考慮下,再決定如何應對吧!是重要的是,必須想方法得到那封魂咒的解除之法行."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後,冷靜下來的說道.

"好吧.師弟若是需要人手,盡管開口就是.宗內所有弟,都可以隨意調派的."銀老者見此,只能點頭的贊同道.

"多謝師兄了.照婉兒玉簡中所說,她施展的這種神通,理論上可以將封魂咒的作推遲近百年之久.但實際效果如何,卻從沒人試過.心里實在有些擔心啊!"韓立,望著冰壁中栩栩如生的女童,喃喃說道,臉上流出掛心之色.

"師弟不必太過憂慮了.我看南宮妹面像,不像夭折之人.此劫一定能度過去的.這樣吧,即日起我去翻找一些上古典籍,看看是否能找到破解此毒咒的方法.也許不用去找那黑袍人.就可以了."老者想了想後,安慰的說道.

"有勞師兄了.若師兄沒意見的話,我想單獨在這里待一會兒.希望師兄不要見怪."韓立忽然勉強一笑地說道.

"這自然是應該的.師兄就先去藏書了.師弟好好陪弟妹一會兒吧."銀老者先是一怔.但馬上體諒的說道.

然後老者在韓立目送下.退出了密室,並將石門順手帶上.

屋內頓時只剩下韓立和冰壁中地女童了.

韓立這扭看向冰壁.臉上現出寂寥地神色,並出長長的歎息聲.

整整一日一夜,韓立呆在此密室中沒有外出過.

銀老者從藏書回來時,見韓立還在里面,不禁有些擔心.再等了半日後.實在放心不下,正打算破門而入時.韓立終于神色平靜地從里面出來了."韓師弟,沒事吧?"老者忍不住的問道,一臉的驚疑之色.

見老者守候在門外,韓立心中一熱,有些歉意的說道.

"沒事,我只是在里面想了下應敵之策.有勞師兄掛念了.從現在到那人所說的期限,還有一個半月,我准備閉關准備一下,若沒有重要之事,師兄就不用找我了."

"現在閉關!這麼短地時間.有用嗎?"銀老者聞言一愣.有些奇怪起來.

"我這次出門得到了一些庚精,准備將原來的法寶重煉制一下.這樣等日後對敵時.也能增添幾分威力.應該用不了多少時日地."韓立含糊的回道.

"原來如此.師弟盡管閉關去.我會叮囑宗內弟,不去打擾師弟的."老者這恍然起來,滿口答應下來.

"還有,這冰壁既然形成,我也不會冒然遷走了,否則有可能對造成什麼危害..但我會在密室周圍布下幾個法陣,好確保婉兒無事.就要麻煩師兄多照看一二了."韓立鄭重的說道.

"這個師弟盡管放心.南宮道友在我們落云宗出的事情,我這個大長老原本就難辭其咎的,我已經將此處列為了禁地,不會讓等閑弟來此的.弟妹安危決沒有問題的."銀老者想都不想的說道,看來也同樣考慮過此問題了.

"若是如此的話,我就安心了.事不宜遲,我這就先布置法陣,然後馬上閉關了."韓聞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地說道.來,回到了自己洞府.

讓他有些意外地是,慕沛靈不知何時知道他回來的消息,竟就守在洞府外等著他.

韓立面上閃過一絲訝色,但還是招呼其進了洞府.

"南宮姐姐沒事吧!我聽說她被人打傷了.可是一直沒有確切消息,我一直擔心至今地."慕沛靈一進大廳,還未曾落座就有些焦慮的問道.

"怎麼.你和婉兒處的很好?"韓立在主座上坐下後,平靜的問道.

"是相處的很好.南宮姐姐脾氣很好,在公不在的這段期間,還多次指點過我的修煉.受益不小的."慕沛靈毫不猶豫的說道.

韓立默然了一會兒,露出苦笑之色:

"聽到你這麼說,我應該高興是.不過婉兒現在中了封魂咒,陷入封印之中,我也實在無法高興起來.但僅僅數月沒見,你的修為又明顯漸漲了一些.可見你在修煉上的確沒有松懈過.這讓我很欣慰的.下面,我就要閉關一個多月.好設法解開婉兒的毒咒."

"封魂咒?竟是這種魔道毒咒,這可麻煩了.公,你應該有辦法吧?"慕沛靈吃了一驚,不由得問道.

"能有什麼辦法.只有從下咒之人下手了.只要他落到我手里,自然有辦法讓其乖乖吐出解咒方法的."韓立神色忽然陰厲下來的說道.

慕沛靈聽到這里,一時也只能娥眉緊鎖.

就在這時,韓立收的那位便宜弟柳玉,也登門來了.除了是來向韓立這位師傅問好了,也問起南宮婉的事情來.

以她地機靈勁兒.早就刻意交好南宮婉這位未來的師娘了.

韓立見此女也來了,倒也沒隱瞞的什麼地意思,將將封魂咒地事情.大概又說了一遍.讓柳玉也停了也為之動容.

不過以此女修為和見識.自然也同樣束手無策.

韓立沒有心思和二女多說什麼,再談了一會兒後.就開始送客了.

二女自然也不會在這種時候,給韓立添什麼亂,當即老老實實的走出了洞府.

不過剛一出洞府門外沒.柳玉秋波流轉下,忽然笑吟吟地對慕沛靈說道:

"幕道友,你雖然身為師傅侍妾.但好像還是處之身吧.難怪師傅對你好像客人一樣了.以道友姿容,難道師傅還不動心嗎?還是其中另有什麼玄機?來的南宮師娘.論姿容可還在你之上.你好自為之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慕沛靈一愣之下,臉色有些漲紅的想分辨些什麼,但眼前之人卻一聲輕笑後,人就化為一道光華,破空而走了.

慕沛靈怔怔站在原地好一會兒,猛一跺腳的也禦器飛離.

韓立一見兩女離去,有空看了下藥園和蟲室.

一切都很正常

韓立當即立刻帶著一些煉器材料進入了密室中.

他要運用元嬰之火將庚精化入三十六口飛劍中去.

說起來,他的庚精,除了從至陽上人等手中再加上慕蘭人敲來地那些外,從天一城臨回來前.龍晗竟還真借助天道盟的勢力.幫其也找到了另外一小塊.如此一來,用來摻入三十口飛劍完全綽綽有余了.

將材料加入已煉制好地法寶內.這並不是什麼複雜難做到事情.但是要在短短的一個多月內,做到這些事情,卻有些倉促之極了.

韓立只能全力以赴的去坐.只有修煉成小半套的大庚劍陣,他可能和元嬰後期修士有一戰之力的而那個給南宮婉下封魂咒的黑袍男,應該十有**是那位陰羅宗宗主對.

他必須要從對方口中得到解咒之法行,這小半套大庚劍陣,就是對付他的殺手锏.

想到這里,韓立伸手將腰間的一只儲物袋摘下,往空中一祭,然後袋口處霞光閃動後,那幾塊大小不一的庚精,出現在了腳下的地面上.

接著又將另一指儲物袋中地輔助材料取出,同樣放在了腳下.

韓立盤膝坐下了.並馬上沖塊小地庚精一點指.

這塊淡金色的原石立刻漂浮而起,並緩緩飛向韓立.

韓立眼也不眨地看著,等其飛刀里身前三尺遠,並且漂浮不動時,就兩手一掐訣,口中噴出一團青光耀目的嬰火來.

"砰"的一聲輕響.青色嬰火正好擊在了庚精原石上,將其瞬間就包裹在了其內.

韓立口中咒語聲緩緩想起,青色嬰火頓時加旺盛,火光一下高漲了持續,里面漂浮的原石開始漸漸溶化開來.

韓立臉上神色開始凝重,盯著此物眼都不眨一下.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後,大半雜質都化為乳白色液體,滴在了地面上.

庚精原石已經變成了一塊半透明的存在,體積也比原來足足小了一大半去.

看到這里,韓立大袖一甩,隨意的卷起地面一個玉盒.

盒蓋刹那間自行打開,露出了里面銀燦燦的粉末.

這些粉末馬上化為一道銀蛇,自行射進了空中的透明液體中.

青光大放,半透明液體射出銀的光芒,然後韓立一連數道法決打出,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三十五章 魔軀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三十六章 解體化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