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七百八十四章 黑袍青年  
   
第七百八十四章 黑袍青年


"不過,為了一名女就以身范險.我也高估了他."黑袍人又嘟囔了一句,轉看了看不遠處的所在.

一個簡陋異常的傳送陣,黑袍人目光閃動不已了.

等此人感應到韓立離此地只有數十余里後,忽然起身朝傳送陣大步走去.

片刻後,人就在白光閃動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同樣感應到了黑袍人的存在動,原本小心的向這里飛射而來.猛然間感應中的對方蹤影全無,不禁心中愕然起來.

"難道此人施展了遁法隱匿起來,想在一旁暗算自己不成?"心中有了這種想法,韓立一凜,自然多加了十二分的小

"這是……"

但當他謹慎的靠近了了天柱山峰頂,並看到了顯眼異常的那座小傳送陣時,臉色為之一變.並且目光一轉之下,就看到了傳送陣旁邊的豎起的一個青石板.上面用利刃刻著四個寸許大的小字,清晰之極.

"過時不候"

韓立低聲念出了這四個字後,臉色變的有些難看,心中暗罵對方狡詐.

雖然以他法陣造詣,一眼就看出如此簡陋傳送陣,不可能是傳送到很遠地方去.*\但就是如此,若將其隨便傳送到對方設好埋伏的地方.那豈不是自投羅糟糕的是,這一傳送過去,他根本不知道銀老者等人還能否找到他?

可看對方石碑山的留言,顯然不願現在和其照面,也根本不給他討價還價的機會.

若耽擱時間長了.對方心一橫的真就此走掉.那可就麻煩大了.

他可不敢賭對方是否真地會如此做.

畢竟他可是滅殺了陰羅宗宗主的雙袖伴侶,若來人就是這位魔道宗主地話.如此做倒也並非沒有可能.

看來若想找到解除封魂咒的方法,也只有冒險一試了.

韓立臉上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心中終于有了決斷.

他先用神識掃視附近的區域.確定兵沒有其他魔修躲藏起來里,掏出一張傳音符低聲說了幾句什麼.手一揚,化為一道紅光向來處方向飛射而去.

然後韓立不再遲疑地一摘腰間某只靈獸袋,將其祭到到了半空中.三色噬金蟲蜂擁而出,化為三色戰甲浮現在了韓立身上.

他又一甩袖袍,藍色小盾飛射而出.擋在了身前.另一只手則一翻,白光閃過後.一塊仿若輕紗的錦帕,出現在了手中.

韓立低看了看這塊錦帕,目中閃過一絲異樣神色.

此錦帕正是當日南宮婉贈送其地護身之寶.

韓立用手指輕輕撫摸著錦帕光滑的表面,站在原地默然了起來.

但一小會兒工夫後,韓立一抬手,又往身上施加了數層護罩,身形一晃,人就踏進了傳動陣中.

深吸了一口氣後,韓立手一揚,一道法決打在了傳送陣一角上.

白光大放.韓立就在傳動陣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離天柱山數千里之外的某個湖泊中.一個位于湖泊中心處的無名小島,白色靈光在此島地某處亮起.韓立身影隨之在浮現而出.

而他幾乎剛一傳出出來的瞬間,不顧傳送地身體不適,想也不想的先一催身前藍光盾,頓時此盾巨漲,將其大半身都擋在了其後.

不過韓立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攻擊,這心中稍定的向四處打量一下.*****

"不用擔心,對付你一名元嬰初期修士,在下還不至于偷襲的.雖然聽說你不是個普通的初期修士."一個聽起來陌生的聲音,在韓立對面不遠處傳來.

韓立一聽此聲音,心中一動.

這絕對不是陰羅宗宗主的聲音,難道真是其他魔修做的此事?韓立目中閃過訝色,朝聲音傳出處望了過去.

只見一名二十余歲的黑袍青年,在三十余丈外地地方正雙手倒背,不動聲色地望著他.

雖然韓立從未見過陰羅宗宗主的真面目,但無論體形還有聲音,此人都決然不是當日邊界之戰中和合歡老魔對戰地那名黑袍男.

"哼!不會偷襲,那為何用這種手段,給在下伴侶下封魂咒."韓立目光一掃之下,竟然無法看出對面之人的修為,這讓他雙目微眯,警惕心不敢稍有放松,但口中卻冷冷的譏諷道.

這時,附近的一切已盡入其目中.

這是一處沼澤之地的邊緣處,淤泥水坑,到處都是,潮濕異常,不遠處則是一片矮小樹林.*****還隱隱有湖波之聲傳來.

韓立眉頭皺了皺,瞬間有舒展開來.四處感應到了異常的靈氣波動,果然布下了什麼禁制的樣.

雖然估計不會是太厲害的法陣,但傳送到此處,完全喪失了地利.

"嘿嘿!不用這種手段,韓道友會如此乖乖的到此.在下雖然有點小神通,但還至于自大到和你們整個宗門對抗的地步."青年毫不動怒,反而慢條斯理的說道.

"下不是陰羅宗宗主?"韓立瞪著對方,忽然話鋒一轉.

"怎麼,在下有什麼地方像本宗宗主嗎?"黑袍青年嘿嘿一笑,悠悠的說道.

"不像,但是能輕易的潛入本落云宗,並且傷了人還能安然離去.我實在不知歸宗還有下這樣的高人.不知道友為何沒有在大戰時出現."韓立好像有點不解,但又仿佛在自言自語.

"雖然在下很想給韓道友解釋一二,但是我引道友到此可不是為了專門給道友自報在下來曆的.下的金雷竹法寶可帶來了."青年輕輕一笑,露出詭異之色的說道.

聽了青年此言.===韓立冷冷地瞪著對方,沒有言語一句.

"咳!韓道友若是想拖延時間.恐怕要失望了.我擺設的傳送陣可是只能傳送兩次地特制傳送陣.一旦兩次用完,那一頭的傳送陣,便會自動毀掉.沒有半日時間.他們絕無法找到這里來的.我想半日時間,足夠處理好你我之間地事情了."黑袍青年十分自信的樣.

"哼!你想知道金雷竹法寶是否在我身上.是不是先告訴我封魂咒地解除之法?"韓立目中寒光一閃,但語氣稍緩的說道.

"封魂咒解除之法,就在這玉簡中.但是先把金雷竹法寶亮給在下看一眼.我和本宗宗主不同.我只想要那金雷竹,你和他的滅殺伴侶之仇可和我沒一點關系的.我也懶得插手此事."青年臉上笑容一收,手掌一翻.一塊烏黑色的玉簡出現在了手中.

接著青年大有深意地望了過來.

"當然可以.金雷竹法寶雖然很重要,但是在下對自己伴侶加看重幾分的."韓立雙眉一挑.毫不猶豫地說道.

然後他兩手往胸前一合,再輕輕一分,一聲疲霹靂聲響起,接著在輕微的金弧跳躍中,一枚青色小箭出現在了手中.

韓立用兩根手指夾著此箭,目無表情的撇了青年一眼

青年見此情景,目中貪婪之色一閃而過,隨即稍沉吟一下,就忽然一抖手腕.

頓時手中的黑色玉簡,緩緩的向韓立飛去.度竟奇慢無比.猶如有無形繩線牽扯一般.

韓立先是一怔,隨即明白對方的用意.也多不言語,同樣的將手中小箭拋出,也如同黃牛拉車一般的緩緩向對方飄去.

兩人雖然操縱著手中東西,但目光卻均都落在彼此的臉孔上,眼也不眨一下.

當兩樣東西插身而過時,韓立和青年均暗自送了一口氣.神色略放松了一下.

二人幾乎同時抓住了飛過來之物,急忙仔細看去.

結果二人稍一仔細辨認後,臉上均現出了苦笑之色.

"這就是下的金雷竹法寶?"黑袍青年冷笑地兩手猛然搓,銀白色火焰一起,手中只青色小箭瞬間化為了灰燼.

"在下也同樣沒聽說過,修仙界基本地五行功法能除封魂咒的."韓立面無表情地手中藍火升起,玉簡瞬間凝結成冰,然後碎裂成了點點瑩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哼!看來我們都信不過對方.不過沒關心.在下再問韓道友後一次.是否願意將金雷竹法寶交出來?只要將此寶交給了我.在下扭頭就走,並會立刻留下救治貴伴侶之法的.否則在下滅了道友後,同樣能找到此寶.這可不是古寶,下一定會隨身攜帶的."黑袍青年神色陰厲了下來,身上散出了一絲絲的煞氣,臉上隱現猙獰之色.

"巧了!道友的想法倒和在下有幾分相似.既然是下施展的封魂咒,解除之法也一定在你腦中了.等我滅殺了你,同樣可以從元神中搜魂,得到我想知道的東西."韓立輕吐了一口氣,冰寒的說道.

"對我搜魂?這數百年來你是第一個敢如此對我說話的人.我會給你留個全尸的."黑袍青年怒極反笑起來,一抬手,數道法決飛向了四周.

附近一陣轟鳴聲傳來,七道刺目耀眼的白色光柱沖天而起.同時龍吟之聲傳來.七根光柱上,同時浮現一只只銀白色的蛟龍出來,仰齊鳴.

"不好,是七龍樁!主人些閃開."韓立尚未看清楚這七根珠有何名堂,耳邊就響起了銀月驚恐聲音,似乎害怕之極.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三十七章 驚變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三十八章 魔影初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