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七百九十六章 寄神術  
   
第七百九十六章 寄神術


"老怪物,你附身在傀儡人身上時,難道沒有想過再將元神從傀儡上挪開嗎?以你的智創立此法,應該不難吧?畢竟大衍決都是你一手創立的."韓立沉默了一會兒後,淡淡的說道.

"你以為我使用的寄神術很簡單嗎?當年我自恃智過人,天下間無人能出左右,故而分心之事太多.不但自創出了大衍決這等可以強化神識的秘法,還一手創立了千竹教,研究出了在天南早已失傳的傀儡術.光這些就耗費了我大半的壽元.何況還要兼修功法,讓自己修為進階到元嬰後期,好橫行一方,而無敵手."

"橫行一方?無敵手?"聽了這話,韓立面露古怪之色出來.

"怎麼,覺得我吹牛了.我當時修為大成之時,因為一向低調並心高氣傲,只挑戰那些出名的修士,而從不外傳自己戰績.故而當時知道我名字的修士,只有那些頂尖的存在.別的地方不說,當時號稱天南正魔兩道第一修士的兩個老家伙,就我的手下敗將.被我打的服服帖帖,甚至自願將極西之地,讓給我作為立教根本之地,而將他們的勢力全都撤出去此地.否則,你真以為一個區區的沙漠,就能讓你天南修士不敢染指極西之地.要知道極西之地,就算再貧乏也有兩國之地的.足夠安置不少大宗門了."大衍神君說道這里時,聲音中充滿了傲然之意.

"極西之地,是你打出來的?"韓立聽到這里,無語了.

"不但如此,我還逼這兩個老家伙親自下毒誓,萬年之內,讓他們的徒徒孫都不得進入極西之地."老者又變得有些得意洋洋起來.

"以他們的身份,會這麼聽話."韓立嘴角抽蓄了一下,有些難以置信起來.

"不願意.我就會把他們的徒徒孫,殺的干乾淨淨.你難道以為我是個婆婆媽媽的人不成?至于想依仗人多勢眾圍攻我.我煉制的上千只傀儡可也不是吃素的.不過正魔兩道修士,到現在仍沒有侵占極西之地.這倒讓我有些意外了.難道正魔修士還真對他們祖師爺的話,恪守至今."大衍神君感到有些奇怪了.

韓立默然了.

這個老怪物不是在吹牛,就是當年真地變態到了極點.對方口中的上千傀儡,就算都是築基期的,也夠嚇死了.

至于正魔是因為當年誓言所限.不搶占極西之地,還是真因為極西之地路途遙遠,資源貧乏,而真的懶得過問.韓立也懶得去想此事.

這和他可沒什麼關系了.韓立心中正在駭然.腦中卻傳來了老者地歎息聲.

"等我做到這一切時.自認為站在了修仙界地頂點時.現自己犯了一個致命錯誤.我地壽元不多.可仍然停留在元嬰後期.即使我資質和智再如何地驚人.剩下區區二百年地時間.根本無法讓我從後期突破到化神期境界.但若是我一開始不分心傀儡術.自創什麼功法地話.相信進入化神期對我來說.也並非很難之事.否則.我早就飛升靈界了.那還用在被困傀儡之身萬余年.弄地如今要魂飛魄散."大衍神君地聲音一下低沉了下來.似乎顯得有些沮喪.

聽到這里.韓立抿了抿嘴.心里直翻白眼.甚至略有一絲妒忌之意.

普通修士就連結丹.凝結元嬰.都覺得千難萬難.而進入化神期對著老怪物來說.竟似不太難地樣.若所說屬實地話.此人還真是個逆天級地存在.

說他是萬年一見地修煉奇.都有些輕了.

"自知進入化神期無望後.我又不甘心束手待斃地靜等死亡降臨.雖說只要精魂不滅.人死了還會有投胎轉世只說.但對老夫來說.就算能有來世.沒有今世地記憶情感.那還是我嗎?根本就是一個陌生人而已.而且下一世.我說不定就會變成了一個碌碌無為地平庸之人.連能否擁有靈根,再次成為修仙者地機會.都少地可憐.心中有此害怕.剩下地二百年時間我將一切都拋之不問.開始苦苦創立長生或能保持神智地轉生之術.結果失敗了不知多少次後.終于在大衍決地基礎上.創立出了寄神術.這種前無古人地秘術."大衍神君說著說著.冷笑了起來.

"就是放棄大部分修為,只為將神識浮在傀儡上,做近萬年的活死人."韓立突然似笑非笑的插嘴道.

"你懂什麼.我那是時間來不及了.只將寄神術完成了一半而已.就被逼無奈地使用了.結果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了.到寄附特制的傀儡上後.我沒想到一身的修為竟然沒有預料的盡數化去.只有神識方面神通還可勉強使用.但想讓元神出竅,根本是白日做夢了.而那間密室.被我使用了極其厲害的陣法和百余頭傀儡人守衛著.沒有了肉身和法力的我,甚至連打開禁制,召喚傀儡的辦法都沒有.並且因為怕被仇家尋仇,那處密室我還從未告訴過他人.只有結丹期修為的那些弟和手下,也根本無法找到那里.結果這一困,就是上萬年了.要不是我是傀儡之身,並且在那密室中存放了不少的靈石.我早就飛灰湮滅了."說到後,大眼神君地聲音變得冰冷起來.

韓立眉頭皺了一皺,心里有些嘀咕.但神色略緩後,還是開問道:

"老怪物,你今天怎麼如此話多?以前我想問你一些當年的事情.你每次都愛理不理,一副懶洋洋的樣.這次怎麼肯說的如此仔細."

"哼!不和你說和誰說.你既然修煉了大衍決,也可算我半個弟了.況且,若不是你闖進千竹教的密室中,找到奄奄一息的我.恐怕我馬上就會魂飛魄散了.寄神術畢竟不是真正的長生之術.即使傀儡軀體萬年不壞.但我的元神長時間未曾得到真正肉軀的滋養,也到了油盡燈枯地時候.我沒想到地是,你小倒也機靈的很.一眼就看出我和其他傀儡地不同.並搶先對我下手了,差點命喪你手了."老者說到這里,仿佛又惱怒起來.

"我搶先下手?要不是你用那個狗屁七情決忽然襲擊我.我縱然覺得你所化傀儡有些古怪,也不會動做什麼的.結果不提防之下,第二元嬰和你成了投鼠忌器的情況.固然你可以通過七情決,可以讓我的第二元嬰狂性大,一不可收拾.但我也可通過主元嬰操縱第二元嬰使用同化之術,讓你的精魂和第二元嬰同時魂飛湮滅."韓立不客氣的反駁道.

"我怎麼知道,你這小怪物竟然年紀輕輕就修煉成了第二元嬰.要知道,我當時除了神識可用外,一點法力都沒有,出手也只是自保而已."大衍神君毫不覺得有不對之處,反而理直氣壯的說道.

這一次,韓立直接啞聲,不想接此話了.

"好了.此事暫且不說.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還有養魂木這等至寶.否則就是制住了你.我也頂多一年半載就從這世間消失了.這也算是禍福相依吧."大衍神君停頓了一下,有點自嘲的說道.

"把養魂木借你用,是因為你答應將大衍決後三層傳授給我.並且那我對你的傀儡制造法,也大感興趣的.畢竟這近萬年來,你在密室中除了長時間休眠外,就是研究傀儡術了.我既然修煉了你的大衍決,傀儡術也不會放過的.這只是你我之間的一樁交易罷了."韓立干脆停下了腳步,平靜的說道.

"哈哈,韓小!我現在對你越看的順眼了.老夫當年同樣對那些口是心非的家伙,一點看不上眼.要不是你資質實太差,老夫的功法根本無法修煉.我倒真想收你為弟,將平生所學都傳授給你."大衍神君在韓立腦中一陣狂笑的說道.

"韓某光是修煉現在的幾種功法,都已經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你即使給我的功法勝我現在所學百倍.我也不會再去重頭修煉.倒是你的那些可以秘術,韓某倒有些興趣的."韓立一怔之後,眨了眨眼睛的說道,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秘術!你恐怕要失望了.老夫的秘術可都是和一身主修功法有關.你不修煉我的功法,老夫秘術,你一個也無法修煉的."老者不以為意的說道.

"那就算了.我能得到大衍決和那些傀儡術,就很滿意了.不算我白跑極西之地一趟.不過,我倒有些不明白.你為何不將真正的後三層大衍決傳授給門下弟.而弄一本似是而非的假口訣,傳了下去."韓立雖然有些失望,但話鋒一轉,有些不解的問起此事來.

"門下弟?當年的那些門人數百年過去了,竟連一人都沒有進階元嬰期.沒有一人可接我的衣缽.大衍決的後三層留給他們.只能給他們惹禍上身罷了.這不,你不是我千竹教弟,不也得到到了前面的大衍決了.看來我還真有些先見之明."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四十九章 魔威肆虐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百五十章 困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