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第一一三章 變蠢  
   
第一一三章 變蠢

"我吧你看你怎麼辦?"黃泉老祖冷笑道"不聽老人吃虧在眼前."

要回去肯定來不及如果錯過現在葉空又不甘心等到下次?一個月還是兩個月他等不及了.

"就在這里."葉空當機立斷抬手取出一張靈修坐陣的陣符立即在紮吉身邊布陣准備就在山洞沖擊煉氣四層.

"你心啊這個山洞里況不明."黃泉老祖出提醒道.

"應該不會出什麼狀況陸如云能選擇這里就明她看中這里無人打擾."葉空布好陣法讓紮吉安心等待而他自己則盤腿坐下准備沖擊第四層.

"你安心沖擊實在不行的時候我會出手."黃泉老祖出安慰葉空心里已經下了決定若是真的有意外他出手以後必定殺死紮吉他絕不能讓葉空以外的人知道他的存在.

一般人沖擊上一層都需要一天到一個月不等的時間而葉空因為修煉功法的原因靈力強大水到渠成所以應該並不需要很久根據以前經驗一個時辰應該就足夠了.

而且這個對方非常隱蔽在這短短的一個時辰里應該不會有修士從這里經過.

畢竟十萬大山後邊就是洪荒無比遼闊誰會這麼巧剛好此時從這里經過?就算經過也不一定就能現山洞里還有人.

為了沖擊四層順利葉空又吞下一刻造化丹.

頓時一股神秘的力量鑽進他四肢百駭跟隨靈氣充斥他的所有奇經八脈再接著那些靈氣突然向四方撐開一陣疼痛葉空的經絡達到了有史以來最粗最闊的時刻.

靈氣運行更加順暢葉空感覺到氣海中的靈氣沖盈到一種臨界的地步那些靈氣還在有節奏的撐脹就跟心髒跳動似的一下下地往外撐大而他要做的就是以最快最猛地方式煉化體內最後一點靈氣注入氣海.

葉空在沖擊第四層黃泉老祖很緊張他甚至不顧自己靈力不足還是放出了靈識散播在周圍數百米的范圍內.

躺著的紮吉心潮湧動雖然他被葉空救了可是他心里也怨葉空干嗎一下就殺死自己最愛的女人呢?

其實他不知道葉空已經對陸如云手下留了否則他一定會拿出百魂幡將陸如云的生魂收入讓她永世不能投胎轉世.

紮吉在怨葉空可是當他看見葉空竟然在這里沖擊煉氣四層他不住的自責人家那是冒著握來救自己的在野外沖擊上一層這是多麼握的事?而他如果早聽葉空的勸根本就不會生這些事.

葉空沖擊一層的度還是非常快的先五行升仙經最大的特點就是靈力強大渾厚要沖擊當然要比其他人容易;其次這煉氣三沖煉氣四還是很低級的越低級就越容易;最後他不用從空氣里去吸取靈氣只要煉化當初吸收的黃泉老祖的靈氣所以度自然又要快上幾分.

可是有句話人倒黴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

就在葉空這短短的沖擊時間還真的有一個修士從空中經過.

"不好!築基初期!"黃泉老祖的靈識第一時間現了此人.

這子歲數已經不了長得瘦瘦巴巴是個散修人稱枯木真人.

別看這枯木真人修為不太高可是也是個非常*狡的角色想想一個散修可以築基沒有點狡猾是不可能的而他最在行的就是趁人在野外修煉然後殺人奪寶.

所以平時他在外飛行時就特別心既防備著別人害自己也注意著有沒機會害別人.

他雖然歲數大可眼力卻好使一眼就看見了山洞外邊掉著的一只雞爪形法器.

"哎運氣不錯下品法器賣掉也有幾十塊靈石呢."枯木真人心里一喜把雞爪法器扔進儲物袋眼光又落在了黑漆漆的山洞里.

"里邊有什麼呢?"枯木真人的眼睛眨了兩下忍不住就抬腳往里走.

可突然一道強大無比的靈識鎖定了他強大到他這個築基初期仙人根本無法判定對方的境界.

"天吶!是結丹期?不對是元嬰期!"枯木真人膝蓋哆嗦了一下.

不過這子殺人奪寶也很有經驗心道若是真的元嬰期怕是此刻就轟殺了自己又何必以強大靈識恐嚇自己呢?

當然了有的元嬰老祖心地不錯不會胡亂殺人.如果是這樣進去哀求一下那也沒關系.

枯木真人站了好一會最後一yao牙ma的拚了!他鎖定我這麼久都沒出手一定是有什麼原因不進去看看死了都要後悔.

進去看看!老子還沒殺過元嬰期老祖呢!

枯木真人緊張黃泉老祖也緊張ma的這子不怕死若不是紮吉在身邊自己拚著沉睡幾年也要出去擊殺這個可惡的家伙!

枯木真人進來就看見了仿佛一個肥皂泡一樣的靈修坐陣這坐陣是以水靈氣制作的所以是黑色底色根本看不清里邊.

這里一下水屬性是黑色的很多書都有誤解認為水是白的呀水屬性也該是白色.可其實水屬性是黑色的.

"修枯木真人拜見老祖不知老祖可否現身讓修景仰."

枯木真人這一話把躺著的紮吉給驚醒了他回頭看看葉空又看看外邊的枯木真人.

"本老祖正在修煉你不得打擾離去否則定斬不赦!"這紮吉也不是蠢人立即就順著枯木的話在陣里吼了一聲.

枯木真人聽得里邊話嚇了一跳連忙磕頭"請老祖勿要動氣修這就離去."

紮吉雖然聰明可他忘了他本是受傷之身根本底氣不足語中的虛弱難以掩蓋.

枯木真人拜完便走可是突然又意識到剛才那聲音明顯有虛弱故意強撐的儉.

莫非是元嬰老祖受了重傷?躲在這里療傷?

枯木真人立即吐腳步回頭又道"老祖您是否身ti不適呢?修這里有些治傷的丹藥想給老祖送上還請老祖出來一見."

這送丹藥是假探虛實是真傻子都能明白.

紮吉心中緊張他不過剛進煉氣後期就算平時對上築基期也是只有逃走的份更何況現在受傷又無法器防身.

"丹藥就免了你快點……咳!"紮吉緒激動之下滾字沒吼出來卻咳嗽了一聲.

這下頓時讓枯木真人大喜ma的達了這個元嬰老祖受傷極重老子不趁機殺他奪寶還待何時?

"嘿嘿老祖就讓修送你一程吧!"枯木真人抬手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只金色印.

這種印式法器威力驚人最是適合強功陣法象靈修坐陣這種低級陣法一壓就破.

"去!"枯木真人抬手一指.

只見那印飛到陣法上空猛然變得無比巨大仿佛一座金色的大山懸在陣法之上.

"嘿嘿老祖你療傷也不搞個厲害的陣法這種陣就贖修不敬了."枯木真人陰笑著手指一點.

"轟!"一聲巨響巨大的金印一下砸在靈修坐陣上把那肥皂泡似的陣法震得幾乎破裂.

不過也多虧葉空畫這些陣法時都很用心效果很好竟然一下頂住了.

"再砸!我就不信砸不爛這破陣法!"

聽著頭頂的轟轟響聲紮吉的咳嗽聲變得愈加急促.

"吐!"紮吉終于吐出一口鮮血回頭看了一眼葉空.

"夏道友你待我如兄三番四次警告于我今天又不顧風險冒險來救我紮吉也絕不是個孬種!"

紮吉完站起身來搖搖晃晃最後終于穩定住接著慢慢走向陣外.

"夏兄弟!消你能逃tuo此劫保重!"

葉空此刻正沉浸在沖擊之中身外之事根本無法得知.

而黃泉老祖卻看得清楚這紮吉正是准備以傷殘之身以一條命想要拖得片刻時間為葉空沖級爭取那一點點的時間.

關鍵時刻可以犧牲自己堂堂正正去死的人永遠都該受人尊敬.黃泉老祖突然想起葉空曾經過的這句話.

"傻子是不是你的傻病會傳染?怎麼身邊的人個個都變蠢了呢?"黃泉老祖忍不住在心里罵道.

就在紮吉即將走到靈修坐陣邊沿的時候黃泉老祖決定現身大概他也變蠢了竟然決定出面救這蠻族子.

可就在這一刻事竟然又有了轉機被這轟轟的破陣之聲吸引洞口竟然又走進一個修仙者而且又是築基期的仙人.

上篇:第一一二章 斬殺     下篇:第一一四章 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