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第一二零章 砸場子  
   
第一二零章 砸場子

坊市開張的第二天一早.

葉空並沒有急著把兩張雷火咒送到攤位上雖然他消那個女修拿上符趕緊走越遠越好可是這一會他卻又拿起了架子.

嘿嘿~想要符等等先哥們是符師有技術的體面人你築基中期怎麼樣?你有本事自己畫.

女修確實也是閑得無事一早就來到攤位上等了好一會葉空還沒出現.

她有點不耐煩了問道"那子該不會畫了一夜都沒畫出兩張吧?"

江武林也是心中焦急一邊招呼著生意一邊忙了一張傳音符可傳音符如同石沉大葫本沒反應.

江武林這個急呀你子平時不是挺利索的?今天怎麼就沒反應了呢?人家可是築基中期呀又那麼有錢惹不起的.

"要不您等會來吧."江武林一抹腦門子上的汗道.

那女修捋捋細長的胡子道"算了我去他住的對方找他好了."

誰知這個女修還沒走後邊就有人喊起來了"你們這什麼陣符?質量也太差了根本動不起來!"

想去找葉空的女修汀腳步回頭一看只見是個煉氣後期的修士拿著一張靈修坐陣的陣符好象上了多大當似的.

"你別吵別吵."江武林趕緊看了看他手中的符道"哦這位道友你搞錯了這張陣符不是我們的."

江武林看別的不知道一看這符紙就知道了這張符紙白中透綠明顯是云符閣里出來的物品.

可那修士卻是不依聽得江武林否認更是火氣沖天對著想要買符的修士們吼道"大家看看這就是他們的信譽我明明是昨天在這買的今天他就不承認了!你們在這買符可千萬心別上了當!"

這個修士若是想用壞符訛一個好符江武林也就算了可這家伙擺明是來壞自己生意的這他就不會容忍了.

"喂你別走你那符紙明明就是云符閣出的符紙你憑什麼拿著云符閣的廢符來信口雌黃你有本事那你的廢符拿來和我這符放下做個比較!"

那搗亂的修士被人叫破了身份惱羞成怒道"你這以次充好的*商!誰不知道這坊市上出售陣符的就只有你這和易家商號!若是你易家商號也則罷了可人家云符閣從來沒出售過陣符你這還不是胡八道?"

圍觀的修士很多都是慕名而來聽這修士這一個個點頭是呀人家云符閣確實沒賣陣符你這是云符閣出的未免太扯淡了.

當下有幾個修士就對這臨時攤點的靈符懷疑起來有的是立即喊了起來'要買符還是要去有頭有臉的大字號這里的質量很難保證來把我這張遁符給我退了!'

那搗亂的修士一看*計得逞穿出人群想要逃之夭夭.

"你別走啊你把你那張符拿來和我對比一下呀!"江武林憤怒地喊道可是他已經被一群退符的修士給捆住了根本擠不出攤位.

"哼不走你留我吃飯嘛?"搗亂修士心里得意對著遠處得意地擠擠眼向躲著的鷹禿真人示意事辦妥了.

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妖金一個留著兩撇細長胡子的修士堵住了他的去路.

"你既然買了廢符為什麼不換張能用的新符再走呢?"長胡子修士淡淡笑道仿佛已經看透這家伙的伎倆.

搗亂的修士一看對方築基中期不敢造次開口回道"這種臨時攤點換一張也不行我只要出口惡氣就算了."

那長胡子修士並沒有就這樣放過他冷笑道"既然廢符已經沒用了你為何不敢拿出來呢."

"誰我不敢拿出來!"

"那你拿出來跟我回去一比較便知!"

搗亂的修士心知不妙躲閃道"我現在有點事沒空管這兩個靈石的事!"

他完就象走可對面長胡子修士一抹手腕上的儲物手鐲一塊金光閃閃的八角法器拿在手里再一看竟然是極品法器.

"你要干什麼?這里是坊市……不准動武的!"搗亂修士色厲內荏地吼道其實他心虛地很自己和對方相差不對方又是極品法器怕是一出手自己就要掛了.

"我這人脾氣不好我從來不考慮什麼後果!你跟我回去便罷若是不回去……那就嘗嘗本大爺的八角砂盤!"長胡子修士完就往法器里灌注靈力隨時准備出手.

那修士真的怕了這家伙那麼有錢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恐怕是什麼大門派的核心子弟就算對方真殺了自己百蟲寨也不會為自己這種修得罪人家大門大派.

"既然如此那就回去好了."搗亂修士無奈答應不過他卻對那個角落遞去求援的眼神.

江武林看築基修士幫自己出頭心里一松又放出一張傳音符然後回頭對退符的人群喊道"大家稍安勿躁讓我先幾句完如果大家還是要退我決不多!"

眾多修士聽他這樣也都停止嚷嚷看他要什麼.

"把剛才那張廢符拿出來."江武林對著搗亂的修士一伸手那子還不想給不過在女修的瞪眼下他還是從儲物袋里取了出來.

"大家看看!這就是他的廢符再看看我們這賣的靈符."江武林把兩張符並排放下.

不但這兩張符顏色不太一樣最讓人一眼看出的那張廢符明顯要一圈白癡也能看出不同.

江武林對著啞口無的眾人抬手又甩出一大把靈符道"你們看!我這可有一張靈符與他相似?你們再拿出你們剛買的靈符比較一下可有一張是他這種?"

那些修士拿出自己的符一看確實不是那種青色的↑有修士拿出以前在云符閣買的符一比較.

"真的是云符閣的!"

"他一定是云符閣派來搗亂的!"

眾修士紛紛指責搗亂的修士這時走來一個面色凶惡的矮個子冷冷道"你們賣你們的符關我云符閣何事?"

眾人一看云符閣老板鷹禿真人來了個個噤口不得罪一個築基後期的修士可不是什麼好主意.

鷹禿冷眼一掃眾人又瞥了瞥多管閑事的長胡子心里罵了一句昨天搶我妖丹老子總有一天要讓你後悔!

鷹禿接著拿起那張廢符看看道"沒錯這是我們云符閣的符紙可我們云符閣也賣空白符紙呀有人買了我們云符閣的符紙畫符出售也是正常……你等為何這是云符閣派來搗亂的!"

鷹禿著凌厲地眼神看向剛才吵鬧的幾個修士那幾個修士嚇得連忙後退鷹禿更是大虎威吼道"我云符閣客戶如云用得著使用這等無恥伎倆和一個臨時攤點搶生意嘛?"

眾人被他吼得不敢出聲鷹禿更是指著江武林鼻子道"我看就是你買了我們云符閣的空白符紙然後畫上廢符來詆毀我云符閣的聲譽!若不是這里不准殺人老夫定叫你灰飛煙滅!"

江武林被他吼地不敢回話特別是最後一句明顯帶著威脅的意思少賺點靈石沒關系被築基後期修士盯上那是死路一條哇.

江武林怕有的人不怕易容女修士鼓著掌走過來譏笑道"鷹真人這招賊喊捉賊惡人先告狀用地可真是絕妙佩服啊佩服."

鷹禿面色一黯冷冷問道"閣下不知是哪家大門派的弟子不知可否讓鷹某知道姓名呢?"

雖然鷹禿只比這個修士高一層可那卻是築基中和築基後的區別一般來一個築基後頂兩三個築基中都可以所以就算對方有極品法器鷹禿也不見得就怕.

女修笑道"鷹真人想打聽修我家門然後滅了一門不成?不過就讓鷹真人失望了在下乃是一個散修叫火東沒聽過吧哈哈."

"火東?"鷹禿知道對方沒報真名字不過他也不想惹麻煩態度有些轉化笑道"不知火道友跟這家攤主有何交呢?"

"顧客而已路見不平的顧客."

"好!"鷹禿贊了一句又道"不過你怎知不平的是他而不是我云符閣呢?"

"是誰不平問他便知……"叫火東的女修回頭看時卻現那個搗亂修士竟然混進人群消失無蹤了.

鷹禿看見人證一走心里分外得意又道"火道友若這搗亂者真是我派來他又為何看見我就嚇得逃走呢?"這禿頭還真有點指鹿為馬的本事的火東無以對他又指著江武林吼道"這都是你們自吹自擂詆毀我云符閣故意演的一場戲吧!你是不是!"

鷹禿吼得江武林面無人色就聽見外邊有一個懶散的聲音道"就憑你鷹禿那三腳貓的制符技法也配我夏某人詆毀?也不看看你還有聲譽嘛你那假冒偽劣的產品早就砸了你自己的牌子!"

鷹禿真人看著那個走進來的煉氣中期的修他冷哼道"我是三腳貓技法你是哪門子技法呢?我這個云符門親傳弟子倒要見識見識骨靈門的制符方法!"

鷹禿真人完眾修士忍不住笑了這骨靈門以煉制靈獸的獸骨見長近年來獸骨都不煉了哪來的制符技法呢?

葉空卻沒什麼反應撓撓後腦勺問道"鷹禿真人的意思是要和修我比試一下制符技法嘍?"

上篇:第一一九章 冰針咒     下篇:第一二一章 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