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第一二二章 比制符  
   
第一二二章 比制符

中午午時正是一天里最熱的時候也是空氣中火屬性靈氣最充足的時刻這個時候制作火屬性的靈符可以提高些成功率這是鷹禿真人選在中午比試的原因.

交易廣場的中間擺起了一個擂台對于修士做這些只是舉手之勞高修為的大修士移山填海都是揮手的事又何況是個台子呢.

台下聚集了不少修士大家都收到消息云符閣的老板要跟一個煉氣期的修士比試制作靈符于是都准時來到想看個熱鬧.

不但那些交易的修士來了就連百蟲寨的修士也驚動了甚至百蟲寨的掌門和一個結丹長老都出來觀看不過他們不會站在台下觀看而是坐在擂台一側近距離觀看.

"你那個修士有幾成勝算呢?"一個修士在問身邊的一個女修.

"我看……"女修搖了搖頭表示對葉空不看好.

那個男修也歎了一句"這子確實是不知死活鷹禿真人是我們蠻族第一制符高手制作火鳥咒這種靈符又怎麼會輸呢?"

他們的身後剛好站著易家商號的高遠洋高老頭淡淡笑了笑在他們背後自自語了一句"我看未必呀."

高遠洋的聲音不大可是卻引來前後左右數個修士的矚目確實這場比賽的懸殊實在太大看好葉空能勝的恐怕除了煉若蘭就只有高遠洋了.

幾個修士看看高遠洋又都搖搖頭"我實在看不出那個修士有一點點的勝算."

倒是有個別修士忍不住問道:"老哥比賽未開勝負已分你卻為何未必呢?"

"比賽未開勝負又怎麼能分呢?"高遠洋帶著職業性的笑容道:"你們可別看了那個修士他經常都會有出人意料的表現."

高遠洋的話也僅至于此不管別人如何打聽他都只是含笑看著台上.

"現在宣布比賽規則."突然擂台上站了一個修士正是那充當見證的禦蟲真人他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以後便道:"比賽材料各人自備每人有三次機會也就是只准制作三張若是有任何一方三張制完都沒有成功即為輸!若是制成功一張即不需要繼續制作.兩人都制作成功對比威力威力強大者為勝.若威力同樣則先制完者為勝!"

禦蟲真人完回頭望望鷹禿和葉空現兩人都含笑點頭他又回頭去看自己門里的結丹長老看見結丹長老也點點頭他立即宣布道"現在比賽開始!"

台上兩人立即忙活起來都站到自己的桌台邊拿出三張空白符紙接著是通靈符筆最後是靈墨.

看他們動作台上台下的眾觀者也都伸長了腦袋去看其實大多數修士來觀看他們比賽並不只是看熱鬧來了誰不想從中學的一手兩手的自己回去也能制作靈符那多爽啊?

不過他們有些失望先這兩人靈墨都是事先准備好的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鷹禿真人的靈墨是深藍色的液體而葉空拿出的靈墨是鮮色的都不知道他們那都是什麼玩意.

制符講究的是筆墨紙鷹禿和葉空也都互相看著看看對方都是用的什麼先空白符紙遠看都看不出什麼葉空相信這家伙來比賽不會使用劣質符紙;其次是筆一支好的通靈符筆絕對會大大提高制符的成功率葉空是狼眉堪稱通靈符筆中的好物而鷹禿酬制符也有一只好筆名喚"金竹"是一種珍貴的竹子所制也是件不錯的符筆;最後就是墨了墨的好壞直接關系到靈符的威力鷹禿選擇的是下品中階靈草中價格最昂貴的毒龍草種子這種草的種子蘊含的靈力驚人制出的符咒也是非常的厲害而葉空則選擇的是昨天剛買的青蛟蛇之血.

鷹禿遠遠看著葉空拿出的色靈墨他哼了一聲昨天他先走了沒看到葉空買那個青蛟蛇的血所以他有點不屑一顧.

實際上這靈獸血液作為靈墨和靈草種子也有區別靈獸血液雖然威力要比靈草種子富含的靈力大可是靈獸血液的靈力卻不是太穩定而靈草種子的汁液卻要穩定的多.

所以鷹禿真人對葉空拿出的靈獸血嗤之以鼻一般真正的符師很少有人願意用靈獸血液來制符的.

兩人把各自的家伙什拿出來可是出人意料的兩人都閉上眼停止了一切的動作.

"都是好手啊."後邊觀戰的結丹修士贊了一句顯然他也是對此略有所知那些拿著紙筆迫不及待就畫的絕對是剛剛制符的新手.

制符講求心境平緩不被外物干擾一心制作全神投入這樣才能制作出一張成功的靈符所以制符者一般都選擇偏僻無人處布上陣法安心制作而今天這兩人站在數百修士之間制符四周喧鬧之聲不絕于耳這本身就對符師是一種考驗.

少頃鷹禿真人先睜開眼他的眼角看了看葉空臉上卻並沒有露出什麼表接著拿起自己的金竹符筆開始制作.

"看來還是鷹禿真人略勝一籌啊."結丹長老又點頭道這先靜下心的必定是酬制符的老師傅.

身邊的百蟲寨掌門也歎道:"確實鷹真人雖然經常都喜歡以次充好不過制符的經驗還是非常豐富的非是這個骨靈門的修士可比."

結丹長老突然又想到什麼問道:"骨靈門風平浪靜了好久沒聽過他們門派了."

百蟲寨掌門笑道:"骨靈門的元嬰老祖坐化以後門內再無元嬰修士我看他們的門派就快完蛋了."

結丹長老點點頭道:"沒有元嬰老祖坐鎮這個門派最後的結果也都是煙消云散這是滄南的鐵律若這個煉氣修今天很能有所表現……"

"師侄知道."百蟲寨掌門和結丹長老含笑點頭大概都對葉空起了招攬之心培養一個符師是很困難的哪個門派不消自己家養著這個會生金蛋的雞呢?

正在百蟲寨掌門和長老話間葉空也開始動手了拿起通靈符筆"狼眉"飽蘸青蛟蛇的血以靈氣運筆筆走游龍筆尖很快在狹的符紙上畫出刀刻一般的問路.

"哧!"可能是周圍的圍觀者實在太多不能做到完全的平心靜氣畫火鳥咒成功率非尺的鷹禿真人竟然率先畫燒了靈符.

"鷹禿真人也不行啊."

"是啊燒起來了."

下邊一眾人等頓時就喧囂了起來不過鷹禿並沒有受他們影響而是壓下心緒望著遠方深吸了兩口氣提筆又一次畫了起來.

鷹禿真人和葉空兩人畫符都是非常迅的看動作都是非常的熟練雖然葉空之前沒有畫過不過他早已在心中把火鳥咒勾勒了數遍加上他以往的制符經驗雖然度不並慢.

隨著鷹禿真人畫燒了符紙葉空的第一張也很不理想雖然沒有燒可是畫好之後符紙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明顯這也是一張廢符不能聚集靈氣根本無法使用.

並沒有象鷹禿真人一樣吸氣緊跟著葉空也開始了第二張火鳥咒的制作.

他沒有吸氣或者平靜心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錯誤原因因為這次使用的制符材料跟以往不一樣這次是靈力強大的靈獸血液所以對自身注入的火屬性靈氣就有更加大的要求自身的火靈氣要克制住青蛟蛇血液的靈力才行.

"成功!"與大家想的一樣鷹禿真人棋高一著先舉著一張閃著銀色光芒的符咒失意大家他已經成功了.

"我吧還是鷹真人更厲害一些人家是云符門的親傳弟子那還了得?"

"是呀到底還是老師傅啊這個骨靈門的修士再厲害又怎麼能比得上鷹真人呢?"

台下的觀眾又呱噪了起來不過人群中卻有一個留著細長八字胡子的修士很是憤憤然.

"喂你們什麼啊?比試還沒有結束呢!這還沒分出勝負呢!"留著胡子的修士惱火地吼道.

"這已經分出勝負了呀!這火鳥咒有什麼稀奇的呢?威力怎麼樣大家都知道就算骨靈門的修士也成功畫出在時間上他就已經輸了."之前的那個修士很不悅地道.

"你別了."旁邊一個煉氣中期的修士趕緊扯扯他的子.

"怕什麼總不能不話吧!"那個修士很不高興地了一句不過等他看見那個胡子修士竟然是自己看不透的築基期時他嚇得趕緊過去道歉.

"子孟浪了還請仙長原諒則個."修士行了一個禮.

胡子修士冷笑道:"我不是用修為壓你我只是告訴你骨靈門的那個修士我看好他他能贏就一定會贏!"

"是是是."修士慌忙點頭不過心里卻在想他能贏就會贏?我還我能贏呢!

上篇:第一二一章 信任     下篇:第一二三章 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