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第一二六章 下藥  
   
第一二六章 下藥

"夏兄你聊點什麼好呢."坐下後煉若蘭唇一啟柔柔笑道.

"當然是聊些男女……"夏驥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就要男女之事話一出口自己就嚇了一跳.

這些大門派的女子最怕男人作出這種模樣自己千萬得穩住!夏驥作為骨靈門的核心弟子平日也接觸了不少大派子弟所以知道這些女修的脾氣.

他趕緊改口道"聊些男修和女修在修煉中的不同之處."

煉若蘭咯咯一笑問道"男修和女修都是修煉一樣的功法又有的什麼不同呢?"

"男修和女修好象是沒有什麼不同."夏驥尷尬地笑了笑.

他此刻可謂辛苦非常一邊用靈力克制體內的激動一邊還要裝作若無其事和煉若蘭聊天當真是要命.假正經沒關系可吃了春|藥還要假正經就是自討苦吃了.

夏驥只覺得一股熱流在全身湧動越來越熱跟燒了一樣≡袋里全部都是女人身子某處更是漲得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夏兄你們骨靈門主要精通的是哪方面呢?以前沒聽骨靈門也對制符術有研究啊不知道夏兄是否也會制符呢?"煉若蘭又笑著道可她手里卻又加大靈力催動香袋.

夏驥仿佛看見眼前晃動著無數女人還都光著身子一個交媚地笑著晃蕩著一只只潔白的飽挺雪山正對自己招手呢.

幻覺都是幻覺!夏驥甩甩腦袋把那些影子甩走就聽煉若蘭好象在喚自己.

"夏兄夏兄跟你話呢."

"啊?你什麼?"夏驥抬頭時雙眼已經通一片呼吸聲粗重可聞臉上更是有了不正常的汗珠.

這香袋果然厲害幾句話的工夫一個築基仙人就這模樣了.也不知道那死子弄個這種下流無恥的東西干什麼?

煉若蘭心里罵葉空無恥臉上卻擺出很吃驚的表"呀夏兄你是不是很熱啊你都出汗了."

"是熱啊."夏驥心要命啊今天這是怎麼了?莫非自己著了什麼道了?

可是他一提靈氣檢查全身又感覺不出異樣♀猗羅香袋確實厲害一不心就中毒了檢查全身還感覺不出異樣當初要不是黃泉老祖提醒就算葉空如此精明也差點就著了道.

"熱就把外衣tuo了吧."煉若蘭忍住笑道.

"不了不了."夏驥趕忙拒絕外衣一除褲子就出現了那樣不雅的帳篷就會出現了.

"煉道友我還是先出去轉一圈吧."夏驥忍住鼻子里的呼呼熱氣他已經感覺到這里的古怪想要先離開再.

煉若蘭看他要跑一yao牙道"夏兄其實我也熱……"煉若蘭完眼波流轉送去勾人一瞥接著居然一抬手臂卷起衣把一只皓白如玉的手臂露了出來.

夏驥本來就被藥力所迷開始還能勉強克制可是看見女人那條白嫩嫩跟藕段似的白臂頓時就崩潰了.

"煉姑娘煉姑娘我好想……"夏驥吞了口吐沫就撲了上來他已經徹底迷失在藥力中撲上來抱住那條手臂大嘴又是親又是啃.

"呵呵夏大哥你這是干什麼呢?"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從他頭頂傳來.

夏驥抬頭一看現自己面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少年而自己正抱著這個男子的手臂.

夏驥雖然被藥力所迷不過nan女還是分得清地當下甩開葉空的手臂往著身邊的煉若蘭撲去.

"姑娘美人……別跑……"夏驥嘴里嘟囔著撲向煉若蘭.

"夏大哥你不是來找我的麼?我來了你在干什麼呢?"葉空卻拉住了他.

"滾開!我找夏輝!"夏驥對這個攪他好事的人特別惱火.

葉空笑道"我就是夏輝."

"你是夏輝?夏輝是誰?"夏驥眨眼推開葉空又撲向煉若蘭嘴里胡亂地叫著"煉姑娘若蘭我好想我想要快給我……"

"哈哈那你就來吧."煉若蘭咯咯笑著在屋里跑起來而夏驥則是跌跌撞撞地緊隨其後.

"看來這子心智徹底迷失了."葉空歎了一聲坐到旁邊椅子上.

"來呀你來呀你追上本姑娘就給你."煉若蘭哈哈笑著圍著大廳中間的桌椅奔走.後邊夏驥喘著粗氣呼哧呼哧地跟著跑.

"煉姑娘想不到你還挺會勾男人的呀."葉空喝著茶感歎看來每個女人天生就會勾男人.

"勾你個頭啊我就是逗他玩一下快點你出手吧."煉若蘭轉了兩圈心里有點煩了抬頭一看葉空正擺出一副喝茶看戲的表.

"哇再玩一會mei女逗惡狼果然驚險刺ji最好你把裙子或者衣衫撕裂一塊那才更象."葉空悠閑地笑道.

死賊本姑娘幫你的忙你倒看起笑話來了.煉若蘭也沒惱笑了起來"賊!你再不出手我就喂他吃醒神丹我們靈藥山的獨門醒腦丹藥保證他一吃就好!"

"果然是靈藥山的高徒."葉空覺得戲也看夠了站起身劍法器已然在手"好吧那就讓我出手吧."

葉空就算不用靈力也是武功高手當下以影舞的姿勢翻身而起就看見一個白影如同陀羅般翻過大桌剛好砸在夏驥背上.

"砰!"葉空已經把夏驥壓趴在地回頭一甩頭道"煉姑娘是不是覺得我這個動作很帥呢?"

"帥個屁都丑死了."煉若蘭不由衷地道.

葉空哈哈一笑又很紳士地道"我要殺豬了為了不當做美人的面做這等血腥之事還是請姑娘轉過頭去."

"哼本姑娘看得殺人場面多了."煉若蘭雖然這樣可還是扭過了頭.

其實她對葉空的動作還是很有好感的畢竟是失傳萬年的影舞姿勢一個動作就那麼帥比那些站著不動亂扔法器的場面好看多了.

不過煉若蘭心里卻又很不服她就看不慣葉空整天神神叨叨的臭屁樣不過她又苦于沒有折磨葉空的辦法.

可當她回頭看見桌上的那碗茶水時她突然有了一個邪惡的想法……

葉空干掉夏驥可謂乾淨利落抬手就是一建過其脖頸正在|中的夏驥根本一點反抗都沒有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干掉夏驥順手把他的儲物袋摘下沒有急著打開掛在腰間.接著葉空從自己儲物袋里取出招魂幡在夏驥尸體上一招那清煙狀的魂魄就出現了.

"道友饒命啊我都被你殺了你就讓我投胎轉世去吧."夏驥的魂魄不住哀求.

"投胎轉世?你這一身修為就浪費了."葉空一抬手動魂幡吸進夏驥魂魄"老實進去做我幡的主魂吧!千百年後不定你還能修成鬼仙呢."

葉空把夏驥的魂魄收進招魂幡這招魂幡有了一個築基期的主魂頓時強大了許多不過遺憾的是這幡的制作太過粗陋夏驥的魂魄進去後招魂幡已經不能再接受其他生魂了.

"你干什麼要煉此種陰毒的法器魂幡這東西哪有名門正派使用."煉若蘭面色不愉地道.

確實煉制魂幡所造的殺戮太多一般北族人不使用只有修魔者以及介于修仙和修魔之間蠻族才喜歡煉這玩意.

葉空把招魂幡和夏驥的尸身都扔進儲物袋然後笑道"煉姑娘錯了其實對一樣法器來沒有陰毒與磊落的分別只有使用者的善惡正邪法器是不分的就好象按摩棒你能它下流嘛?它還解決了女人的需要呢很多女人因為有了按摩棒而不出gui呢……"

煉若蘭聽得一頭霧水什麼按摩棒什麼出gui她根本就聽不懂.

"算了跟你了也不明白."葉空擺了擺手抬頭一看煉若蘭手里端著一碗茶水不待煉若蘭話葉空就接過茶水笑道"煉姑娘可真會伺候人啊."

"是呀是呀."煉若蘭臉上浮起醉人的笑容可心里卻在想賊快喝等會看我收拾你!

可葉空卻端著茶不喝而是笑道"無事獻殷勤非*即盜.煉姑娘對我這麼好怕是有目的吧?"

煉若蘭拿出猗羅香袋笑道"此等香袋太過卑鄙邪惡在你那遲早禍害女子不如就送給本姑娘如何?"

"不行這香袋放在我這會禍害女人放在你那就不會禍害男人嘛?"葉空反駁道.

"切你當我跟你一樣下流無恥嘛?本姑娘想找男人需要這東西嘛?"煉若蘭叉腰反駁.

"表面看姑娘冰清玉潔純潔無瑕可有句話的好人不可貌相啊這個年頭當面嬉笑背後下藥的衣冠可不少."葉空笑笑喝了一口水.

死賊敢罵本姑娘是?不過你既然喝水了哈哈就由不得你了.

煉若蘭面帶笑意問道"那你到底給不給呢?"

"不給."葉空拒絕了她的無理要求.

煉若蘭哈哈大笑"給不給由不得你了你就沒有覺身ti里的不對嘛?"

"煉姑娘!你給我喝的什麼東西?"葉空吼了起來.

上篇:第一二五章 窮哥     下篇:第一二七章 真人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