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零 第三項考驗  
   
二零零 第三項考驗

葉空進去頓時一楞因為眼前的場面根本不象這個世界.

只見地面上鋪著玻璃玻璃下有著排排的日光燈最離譜的是在這個圓形房間的中央有一張好像是有機玻璃的透明桌……

天吶!桌上竟然放在一台電腦!

"我這是回到了地球嘛?"葉空擦擦眼睛愣愣地走過去坐在圓桌旁的一張圓形高腳椅上.

如果對面再來一個mei女主持人那就跟開心辭典一模一樣了.

"創關者現在可以開始嘛?"電腦中突然傳出一個悅耳的女音.

不管葉空開始不開始那女音接著又道:"本關一共有三個問題問題采用選擇題的形式每題的答案都會在你眼前的屏幕上顯示闖關者只要選擇認為正確的一項就可以……全部回答正確就算考驗成功若是有一題回答錯誤即刻被傳送到死亡谷地……預足成功!"

當看見第一題葉空終于明白了為什麼這麼多年都沒有闖關成功者了.

"舉頭望明月是唐代著名詩人李白的靜夜思絕句請從下邊答案中選出下一句.a寄千里光.B低頭看故鄉.c低頭思故鄉.d疑是地上霜."

看見這種弱智的問題葉空簡直要吐血了你當我是學生嗎?拜托你出點有難度?

不過這種問題對葉空來簡單可是對滄南大陸的人那就難如上天了不這詩他們聽過沒有就這滿眼的中文也沒有人看得懂.

怪不得那麼多年沒有人成功關鍵是沒有出現一個地球來客.

"請闖關者回答倒計時開始987……"

葉空笑笑趕緊選擇了c歎道:"以前那幾千個闖關者怕都是在莫名其妙中被送到死亡谷地喪命吧."

"恭喜你回答正確!"電腦里的女音好像很開心的樣子隨後又出了第二題葉空更加吐血.

"hereareyoufrom?a.c,ameri"連英語都用上了!"很明顯這是考察是不是中國人估計先來的那大哥害怕自己的傳承被外國人接了所以這才設計出這種問題.

不過話回來若是一個不懂英語的哥們穿越來了不會回答那不是就錯過了嘛?

當然了那些都不在葉空的考慮之內他趕緊又按下了a.

"恭喜你回答正確!"電腦提示音又一次開心地道"下邊是第三個問題也就是最後一個問題了闖關者你是至今以來第一個能夠回答到這里的人."

葉空幾乎把腦袋砸到桌面上了這滄南大陸的人也太笨了吧?這樣的問題你隨便蒙總會有人蒙正確的吧?

其實葉空想得簡單了想滄南大陸那些人也沒看過電腦也不認識電腦上的文字連題標的aBcd都不明白啥意思甚至怎麼回答問題點哪按哪都不知道他們又怎麼蒙呢?

所以之前的闖關者絕大多數都是在莫名其妙中大喊著:"問題在哪在哪啊?我沒看見問題!"然後被傳送進死亡谷地殞命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第三個問題更簡單供選擇的答案只有兩個問題是"嗨老鄉歡迎你來到滄南大陸!最後一個問題是你想繼承我的事業嘛?a想.B不想."

這時那個電腦女音提示道:"闖關者如果你回答a你將會繼承主人的事業和寶藏.如果你回答B那你將會立即被傳送出陣外不受任何損傷."

葉空郁悶"我都不知道你是什麼事業就讓我繼承真是暈倒若是拯救滄南大陸所有mm的事業那還能勉強接受若是為滄南大陸奉獻生命這種事業……還是另找別人吧."

他雖然這樣可是對後邊的寶藏兩個字還是很感興趣的↑何況他不想傳送出去他還得找石老頭複活大玉呢?怎麼能一走了之呢?

"我選a吧消……是財寶多多mei女如云的事業."葉空沒有猶豫按下了a.

當葉空果斷選擇a以後圓形房間里立刻響起一陣激揚的樂曲仿佛在給他慶祝勝利一般.

隨後就看見房間後側的太空藏艙樣的門打開走出一個身材高大的老者老者的模樣正是葉空之前看見那排雕塑中排列第三個的相貌.

這就是一直只聞其聲的石老頭石老頭走出來就笑道"年輕人歡迎你繼承我們的事業這是偉大的事業這是正義的事業這是為滄南滄北所有人類奉獻一生的事業……"

葉空哐當一聲倒在圓桌上℃是怕什麼來什麼啊搞了半天還是為滄南大陸獻身拜托老子是個流氓沒那麼高尚的"你這是什麼表?"正准備繼續詩歌朗誦的石老頭注意到葉空的表.

"沒有沒有葉我很願意為滄南大陸的女同胞獻身."葉空嘿嘿笑著心道馬上拿了寶物就趕緊閃.

"女同胞?還有男同胞!"石老頭明顯沒有理解葉空的意思.

葉空也不和他解釋趕緊問道"老伯你所謂的事業到底是做什麼呢?葉我大事做不來事又不願做……若是拋頭顱灑熱血什麼的老伯還是另請高明吧."

石老頭搖頭道"我們的事業……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告訴你也沒有用."

葉空郁悶"你們這是坑蒙拐騙啊讓我繼承事業然後又不告訴我是什麼事業那我繼承的到底是什麼呢?"

石老頭笑了起來"這你不用擔心所謂的事業其實目的與你修行的目的一樣無非就是讓你越升越高最後達到一個舉足輕重的地位這才能夠為滄南為紫滄為人類爭得一份話語權!"

"哦."葉空似懂非懂既然是讓他提升修為的事業也就沒什麼好擔心了.

"老伯你也是地球來的嘛?"葉空又問道.

上篇:一九九 息壤     下篇:二零一 寒酸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