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零二 傳送出關  
   
二零二 傳送出關

葉空打上自己的靈識立即就可以感應到了大玉.

"放!"葉空一聲喝一條通體晶瑩的水龍立即就出現了不過那項圈還是套在大玉脖子上.

"大玉你沒事吧?"葉空連忙問道.

"沒事多虧石老在jin制啟動的瞬間把我傳到這來了."大玉在葉空身周來回盤旋道.

"哦那這項圈給你取下好不?"葉空不願把個狗圈套在救命恩人脖子上.

不過大玉卻不願意了問道"公子不喜歡大玉跟著嘛?"

"不是不是."葉空趕緊搖手"我們是朋友是平等的你跟著我可以但是我卻不能象套牲口一樣套著你."

"可是其他人不都是套著自己的靈獸嘛為什麼我不可以套?"貌似大玉非常不滿不讓她套著這個圈滄南大陸也根本沒有什麼平等自*的觀念靈智初開的大玉更不明白她還覺得這樣挺好.

葉空和她解釋半天沒用只好道"你愛套就這樣套著吧."

正在話就聽見房間里有警報聲響起"警報!警報!本房間將在十秒鍾以後啟動永久關閉程序……"

葉空不敢多呆十秒那就趕緊走吧.

房間里有一個單向傳送陣陣法已經啟動了葉空注意了一下傳送陣的四周插著不少中品靈石而在陣眼上則是一塊瞬玉.

對這玩意葉空並不陌生之前馬師弟送他一塊不過沒用上石老頭已經給他准備好了.

同一時間青冥谷某間靜室.石門緩緩打開一個白胡須老者邁著方步跺了出來雖然他面色平靜可是仔細看來卻有著極度的不悅.

看見當家元嬰修士出來青冥谷掌門真人趕緊迎了上去行了一個禮"師祖."

石頂風惱火地哼了一聲他本來准備這次好好閉關參悟一下進階元嬰後期的方法可誰知三番兩次被人打擾換誰也心不好.

"師祖莫怪實在是又生了了不得的大事."掌門真人看見元嬰老祖火心翼翼地趕緊解釋.

"何事?"石頂風口氣緩和了不少可是心里依然是很不快活.

可掌門真人的一句話頓時讓他驚了起來.

掌門真人道:"剛才本谷jin地生塌陷現在洞口完全被掩埋我等不知道洞中生了什麼事所以想請示一下師祖如何應對?"

"塌陷?"石頂風臉色一沉還沒有待到掌門真人話他的身影就已經消失了♀正是元嬰期修士特有的瞬移之術掌門真人知道況緊急一抹頭上的汗趕緊也往後谷而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石頂風指著地上的一個大坑怒道.本來這個jin地外邊是一個山包的山洞而現在山洞沒有了山包也沒有了只剩一個方圓數丈的大坑並不深好像隕石坑一般里邊都是泥土.

看守弟子對著元嬰老祖的怒火不敢有任何隱瞞委屈地道:"師祖我們也不知道這洞這幾天根本也沒有任何異樣可剛才就突然轟的一聲雖然聲音不大可是就看見這下邊好像空了一般石頭泥土都往下塌沒一會就成現在這樣了."

"這幾天有什麼人進去沒有?"石頂風知道自己的這些弟子不會也不敢對自己謊.

"沒有這地方人人都知道是死地除了那天的那個修士進去就再也沒有人進去了."

"修士?"石頂風面色一動捋捋長須沉吟道難道是那個子在里邊破壞?不過不可能啊以前這洞就連元嬰期修士都進去過一個都沒有出來過這個煉氣四層的修士又能在里邊翻出什麼風浪呢?

掌門真人這一刻也已經趕了過來也提醒道:"師祖我也曾懷疑過那個修士可是以他的修為應該不會搞出這麼大動靜."

石頂風搖搖頭"你們莫要看那個修士難道你們忘了那天他一張符咒就差點把守谷陣法炸出一個洞?"

掌門真人趕緊笑道:"還是師祖英明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石頂風被人使勁拍了一下馬屁心中一爽也笑了起來"這點事都想不到當老夫幾百年壽元給狗過了嘛?"

掌門真人心里郁悶師祖你這話的難道我這一百多年就是給狗過了?

不過他可不敢頂撞師祖忙又笑道:"師祖那修士實在太過可惡要不要我們青冥谷起對他的追殺?"

石頂風立馬訓斥道:"糊塗!我們青冥谷被一個煉氣期的修士搞的雞犬不甯最後還給他炸了谷中jin地你想讓全滄南的修士都笑話我們嘛?"

掌門真人心里罵自己多嘴真是一百多年給狗過了各大修仙門派都注重面子青冥谷把這事傳出去不是自打嘴巴嘛?

"可是難道就讓這修士跑了?"掌門真人回道.

"誰他跑了?"石頂風怒道:"不動腦子!就算這事是那個修士搞出來的我估計他也是死在里邊了哼我就不信他還能安然逃tuo."

"老祖的在理如果沒有老祖我們青冥谷也就沒有主心骨了."掌門真人趕緊又送上馬屁接著又問道"那這里……"

石頂風捋須一笑心道這修士炸了本谷jin地也不是都是壞處.其實他也對這jin地里的秘密覬覦已久了只是礙于門規又害怕握所以一直都不敢進洞一探而現在這爆炸正好給他找到了借口.

"找幾個築基修士來給我挖!"石頂風完覺得這樣有些違反門規趕緊又補充了一句"挖完了重建我們青冥谷的jin地可不能這樣就毀了."

"是老祖的在理我這就去找人."掌門真人心想重建是假你想在里邊淘點祖師爺的寶貝是真的吧?

"這里是哪里?"葉空環顧著四周現自己正置身于群山之中此刻正是夜晚群山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如同黑色的海浪一眼看不到邊際.

上篇:二零一 寒酸的禮物     下篇:二零三 五丹化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