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四二 僥幸逃脫  
   
二四二 僥幸逃脫

這年頭真是,實話沒人信,媽的,老子哪有半句虛?葉空怒道,"石修士,不管你信與不信,我都告訴你了."

"詭計多端!沒有一句話是真的,老夫不如殺了你,搜你的魂魄!"

葉空一急,突然想起那塊令牌,趕緊道,"你祖宗還給我塊令牌,上邊有十個字,大道分陰陽,紫滄射天琅……"

石頂風聽得此,也不知想到什麼,停下身形.

葉空不會錯過這良機,趕緊又對大玉道,"大玉,那天你一聲龍吟引來妖獸無數,下邊就是妖獸眾多的橫斷山脈,也不知道你這一吼,能出來多少妖獸呢?"

大玉很聽話,一邊飛,一邊昂昂的叫喚,只見下邊平靜樹林深處仿佛騷動了起來,大獸獸都發瘋似的湧向石頂風的方向而去.

"公子,你好卑鄙……不過我看那元嬰修士沒有殺你的意思."大玉又道.

葉空看看後邊,歎道,"元嬰老祖太厲害,這些妖獸不知能拖住他多久呢.就算他不想殺我,必定也是圖謀寶物,所以我們還是先逃走為妙,滄南大陸有一句話,不要相信任何人!"

那些被大玉驅動的,也都是些下階的妖獸,哪里是石頂風對手.葉空就聽見後邊一聲震天響的爆炸聲,估計石頂風把那張靈爆符用了.

隨後,葉空感覺到自己又被石頂風的神識牢牢鎖定了.

"大玉,不好,看來這次逃不掉了……那個家伙還給我用上了神識壓迫……哎呀,不行,他的神識好強大!"

葉空此刻感覺到,及時逃離還是正確的,很顯然,石頂風已經對他動了殺心,葉空有點後悔了實話,石頂風就是聽見了那令牌上的十個字,這才對他動了殺心.

作為一個元嬰老祖,神識是非常強大的,對付葉空這樣的煉氣修,用神識殺死對方非常容易.不過葉空的神識要比其他人強大許多,這讓石頂風有些疑惑,不過隨後,他又加大了神識壓迫.

此刻的葉空痛苦萬分,有一種感覺,仿佛自己的靈魂要被擠碎,擠出身體,那種痛苦非同一般.他的身體在顫抖,全身瑟瑟地流出汗水,手腳都在抽搐.不過這些葉空都感覺不到,他的神識好像隨時都會破碎,魂飛魄散.

元嬰老祖的神通確實非常強大,隔著那麼遠,卻可以殺人于無形.

不過,突然石頂風一楞,因為他感覺不到葉空的神識了.那子並沒有死,可是神識卻躲了起來,躲到一個石頂風找不到的地方.石頂風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況,他愣了一下.

"老夫殺死你的方法有千百種,哼!青冥谷守了紫滄令牌將近二十萬年,怎麼能讓你這子輕易奪去?令牌是老夫的!"石頂風冷哼了一聲,加快瞬移的速度跟了上去,他相信,就算不能用神識壓迫殺死葉空,也能截住這子,讓他的肉體毀滅.

實際上,葉空的神識躲進了紫府中的金光里,他在危急時刻突然想到上次黃泉老祖想要奪舍,就是被困在了金光里.于是葉空自己把魂魄躲進了符咒大全下邊的金光里,這才躲過了一劫.

可是危險並沒有解除,石頂風依然在後邊緊追不舍,大玉的速度放到了最快,可是還是甩不掉石頂風,照這樣下去,一時半刻,就會被石頂風追上,等待葉空的還是一個字,死!

可就在這時,大玉突然驚呼出聲,"水!"

眼前,樹林的盡頭是懸崖,而在高高的懸崖下,寬闊浩蕩的武安河波濤滾滾,河上千帆競渡,景象煞是壯觀.

不過大玉激動並非是因為看見這壯觀的場景,而是看到了水.作為水龍,在水中有著天生的優勢,大玉相信,只要進入水中,必然可以逃過石頂風的追蹤.

"嘩啦!"一聲巨大的聲響,在武安河上的所有船只,今天都看見了驚人的一景,只見一條巨大的水龍猛地鑽入水中,巨大的沖擊力,讓河水翻起了數丈之高,隨後,浪頭翻湧,水面上出現了無數大大的旋窩.

瞬間,水龍就已經失去了蹤跡.

再接著,一個青衫老者出現在懸崖上方,他凌空而立,須發皆白,仿佛是九天神仙下凡,不過看他面色陰狠,一定是遇到了很不爽的事.

石頂風看著浩蕩的江水,好久才離去.他知道,水龍入水,自己想要找到就難了,實際上的他的神識已經散播在武安河的上下流數百里,不過依然是一無所獲.

"子,我一定要找到你!你逃不掉的!"石頂風冷哼一聲,這才飄然而去.

"石頂風,你見寶起意,不尊祖師爺的意思,就算你是石老二的後人,我也必定要報這一箭之仇!"在水中飛馳的葉空也暗暗下了決心.

不知道在水中走了多遠,大玉感覺到石頂風不會跟上了,這才問道:"公子,你可好,現在應該安全了."

"我還好,你也累了,回靈獸圈休息一下吧."其實葉空此刻一點不好,雖然他最後躲進了符咒大全下邊的金光中,可是元嬰修士的神識實在太強大了,葉空的神識受不的損傷.

修仙者乃是靈氣之身,所以肉體傷害只要不是致命的,一般比較容易修複.而對修仙者最危險的則是氣海(結丹者就是金丹,元嬰老祖就是元嬰,這是氣海的變化)受損,氣海受損以後不但修為會下降,嚴重的還會再也無法修煉.

而最難以恢複的,則是神識受損.葉空剛來到滄南大陸時,自己修煉,就已經神識受損過一次,他用了將近一年這才恢複.而這一次,無異受損地更加厲害.

不過和上次不用的是,這次他有不少治療神識的養元丹,煉若蘭給他准備的丹藥終于派上了用場.

"嘩啦."一聲水聲,一個濕潤潤的腦袋浮出了水面,正是葉空,他快速拍開儲物袋,取出一把養元丹塞進口中,那種神識發虛大腦昏沉的感覺這才好了一些.

他抬眼去看,只見面前不遠,有著一艘大船.

上篇:二四一 一派胡     下篇:二四三 誤作水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