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五八 殘疾修士  
   
二五八 殘疾修士

他的可憐葉空也不由得感歎對這老頭的警惕消退了不少也產生了幾分同.

接著葉空取出了損壞的金盾闊劍.他拿出一件上品法器讓華十八忍不住眼饞不已象他這樣的修士這種上品法器根本看都難得看見.

而張德驚訝的是這上品法器損毀的部位非常平整看得出那場戰斗肯定驚心動魄而損壞這件上品法器的物品定是威力強勁霸道無比.

"此物還能修複嘛?"葉空問道.

"可以."張德點點頭道"這劍是由很多塊組成這是畢竟容易修理的一陣況因為真正損毀的只是其中很一部分將這一部分取下重新整合一把盾劍就又可以使用了功能威力都不會缺失多少最多比原來短上一截."

聽張德一葉空大喜接著又拿出了墨鮫皮制成的內甲.

這墨鮫內甲灰黑蒙蒙很不起眼哪象剛才金燦燦的金盾闊劍所以華十八和張德的兩個弟子都沒多看沒當一回事.

可那張德卻眼光群看見墨鮫甲頓時雙眼放光急忙問"友此物可是傳中的墨鮫皮制成?"

看張德這表葉空有些後悔將這東西拿出來了不過既然拿出來了他也就不隱瞞了點頭道"不錯此物正是墨鮫皮所制不知道可否修複呢."

張德臉上的失態瞬間又回複自然笑道"當然可以……不過張某聽這墨鮫皮堅韌無比能把這防器輕易劃出縫隙對方至少是結丹後期老祖的本命法寶."

葉空搖頭半真半假地笑道"哪里是我上次深入洪荒不心遇上一只怪模怪樣的靈獸那靈獸爪尖鋒利致極當時要不是這墨鮫內甲擋了一爪在下當場就被開膛破肚了."

眾人聽葉空的風趣都笑了起來眾人對葉空的眼神都有了敬意想想人家煉氣七層就敢深入洪荒這太讓人吃驚了.

"這樣吧張某也好久沒生意了今天就給友一個客氣價兩件法器只收五百靈石如何?"那張德果然爽朗五百靈石是非常優惠了葉空本來准備花個上千塊靈石.

畢竟兩件都是上品法器還有件上品防禦法器都價值不低再都是大修修理費沒有千塊靈石根本拿不下來.

"那就謝謝張真人了."葉空覺得這人真是不錯爽快耿直他就喜歡和直爽人打交道.

不過葉空覺得自己總不能欺負人家直爽人吧又是殘障人士于是葉空又道"張真人五百靈石夠不夠若是不夠可以加點……"

"夠了夠了老夫只要個成本材料費手工費就免了."

"哎張真人怎麼能白干呢?"

"呵呵友也是性中人若是可以幫老夫一個忙老夫感激不盡."張德突然話鋒一轉.

"張真人請直接明如果有在下可以幫忙的地方在下絕不推辭."其實葉空此刻也是突然有些不爽這張德分明是玩了個套路先假客氣再有所求.

張德道"張某我想和友討些墨鮫的碎料……友別忙拒絕聽老夫完."張德著用手指在右眼珠上一摳竟然摳出一只圓滾滾的眼珠來再一看是玉石打造而成.

"其實老夫就只有一只眼睛這右眼雖然瞎了可是卻成為老夫的罩門那仇家也得到這個消息……所以張某這才大膽向友求些墨鮫皮不要很大可以做個眼罩遮住右眼就行……"張德完低頭一歎又道"張某知道這請求有些過份若是友沒有就當張某沒過."

張德的辭懇切而且不過只是要眼睛那麼大的一點而已.葉空儲物袋里還有不少覺得若是不答應張德有些不近人了.

"張真人你也莫要煩惱這墨鮫皮我還有一些不過並未帶著等我來取法器時給你帶來可好?"

張德一聽大喜抬起頭獨目中竟有老淚洶湧而出忙顫聲道謝命徒兒推著木輪椅車把葉空二人一直送到院門口.

"那張德可真是可憐呀."出了靈女館華十八也不由得感歎想想開始懷疑人家是黑店他現在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看來外邊的傳聞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確實是可憐消這一塊墨鮫皮能對他有所幫助吧."葉空也點著頭.他今天的大部分事已完便讓華十八自行離去然後獨自走向去泗水城東部的大道.

殊不知他們兩人在大同時那個獨眼無腿的張德卻擦干老淚眼中射出冷厲的光線……

泗水城東九街陳白氏女衣坊.

此刻正是女衣坊中最忙碌的時刻店面雖然不大可是生意倒還不錯進進出出的婦人姐停留其中尋找著適合自己的衣衫.

坐在店堂後側案板前的白潔兒正對著面前的一塊布料呆她也是個苦命之人本想嫁個秀才不談家財萬貫可也能有個衣食無憂.可誰知陳秀才命不濟成親沒幾年就一命嗚呼了只給白潔兒丟下幼子和一大堆債務.

因白潔兒人品端莊相貌出眾年紀輕輕男人就死了所以惹來村里大戶的垂涎以還債為名逼她做妾∏大戶七老八十已經有了十三房姨太太白潔兒自然不肯于是便逃來這泗水城中開了一個制衣坊.

白潔兒制衣技術很不錯加上人又漂亮穿什麼衣服都好看所以生意還算不錯.可是卻又經常有不三不四的流氓打她的主意她一急之下干脆把制衣坊改成了女衣坊只做女子的生意.

大半年下來賺的銀兩已經將鄉下大戶的債務還清這日子終于走上了正軌.

目前讓她煩心的事就是她這獨子黃柏軒♀黃柏軒從就聰明身體也好.不過卻才不正用年紀不思進取如果這樣也就算了可這子來到泗水城以後卻和城里的那些流氓混混呆在一起變得越來越壞了三天兩頭回家要錢稍不如意就又打又鬧.

"他才九歲呀像他這樣下去到了十九歲又怎麼得了呢?"白潔兒低聲長歎心中又想起那個皮膚黑黑的少年修士她忍不住又嘀咕起來"那個仙師莫非是騙我們怎麼這十多天了也不見他上門來呢?"

她正在想著就聽見有人喊道:"喂老板娘別思春了問你話呢這肚兜多少錢?"

上篇:二五七 煉器黑店     下篇:二五九 泗水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