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六五 指點徒弟  
   
二六五 指點徒弟

女衣坊的空氣頓時一窒所有人的視線射向這個進來的不之客要不是那個家伙堵在門口方大姐等人早就落荒而逃了.

可讓所有人掉眼珠的是那個上次凶巴巴的男子這次竟然撲嗵一下給白潔兒跪下了.

"的蘇嘉輝拜見師娘."蘇嘉輝著不斷磕頭嘴里又嘰嘰歪歪的道"師娘在上從此徒兒改邪歸正了今後師娘有任何差遣只要一句話徒兒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就算師娘要指揮城防大營也是一句話的事."

白潔兒不知道到底生了什麼只覺得一頭霧水警惕地看著蘇嘉輝防備他再有陰謀詭計.

而周遭那些買衣服的女子都驚訝地看著白潔兒都心里嘀咕沒看出來啊這個賣衣服的女人竟然有這麼深的背景連城防大營都能指揮莫非是城守大人的干女兒?

看著四周驚訝的眼神白潔兒都要哭出來了臉脹得通怒吼道"姓蘇的!你別來煩我成不成?我不是你的什麼師娘!你給我滾!"

蘇嘉輝忙解釋道"師娘你聽我呀師傅剛剛收我為徒的我就是軒兒的師弟了.以後徒兒一定孝順師娘聽師娘的話請師娘原諒我以前的所作所為."

白潔兒頓時明白過來敢是李仙師來了還收了這蘇嘉輝為徒.不過被人稱作師娘她還是很不好意思的.

"你是李仙師來了嘛?"白潔兒忙問道.

"是呀!師傅去您家的四合院了."

白潔兒聽仙師來了心中一喜當下就想回去看看不過丟下店里的客人又不好意思.

倒是那方大姐直爽笑道"白怪不得給你介紹幾個男人都不要原來是被仙師看上了恭喜你呀!你快回去吧放心我們幫你看著店再你這不還有個徒弟嘛?"

白潔兒臉一嗔道"你們都什麼呢李仙師是軒兒師傅不是你們的那樣仙師怎麼會看上我這樣的女子呢?"

又一個大姐打趣道"誰仙師看不上白老板你這麼漂亮就是我們女人看了都動心……呵呵象你這種娘子最受男人歡迎呢那些大姑娘都趕不上."

白潔兒被眾人推出店來雖然是誤會可她心里又挺喜歡‰到李仙師黝黑健壯的身材穿著白衣的高貴還有那不可一世的氣概白潔兒心里砰砰跳了起來.作為一個過來的女子她對男人也有著需要只是一直深埋在心中可遇到李仙師以後她覺得自己真的開始思春了.

白家院內葉空正在給陳柏軒講解些修煉的注意事項有很多事都是書上沒有記載的而有了葉空這個曾經有過經驗的人陳柏軒在修煉中也會少很多彎路.

陳柏軒這子雖然渾可確實挺聰明還能舉一反三一學就懂.經過這幾天來的修煉他也已經找到了修煉中的樂趣不再出門惹事生非.

陳柏軒老實了最開心的是白潔兒看見師徒兩人在屋里話她插不上嘴于是干脆走到堂屋的一角裁剪起女衣.

又過了一會葉空這才走出陳柏軒的屋.看看堂屋里忙碌的白潔兒又回頭看看陳柏軒修煉的屋.葉空的目光閃動心里突然有些于心不忍不過再又想想其實奪舍也不一定是壞事.

就象自己奪了原來葉空的身子陳九娘不也挺開心?走了一個傻子還她一個仙人多劃算?而且傻子的執念也幾乎幫他完成了.

在屋里.陳柏軒並沒有著急修煉他皺眉思索著.他非常的聰明而且在外邊混久了察觀色的能力非常強.

他看出這個師傅並不喜歡他一點都不喜歡.可為什麼他還要收自己為徒呢?更奇怪的是上次自己和蘇嘉輝串通師傅明明很生氣可他竟然一句話都沒有斥責反而很盡心盡力地教自己修煉.

更讓陳柏軒恐懼的是師傅那種眼神……雖然很多時候師傅微笑著可那目光深處那淡然的冷漠就算現在想起陳柏軒都陣陣後怕.

"師傅!雖然我不知道你想干什麼可我知道你肯定不懷好意!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修煉等待機會……一有機會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陳柏軒心里想著目中冷冷的看看木門接著才盤腿閉眼又一次進入修煉.

白潔兒哪知道李仙師把她兒子當電腦隨時准備裝上另一個系統.也不知道自己兒子已經狠修煉准備一有機會就殺師滅祖.

白潔兒只開心兒子聽話了成了修士而且兒子的師尊又那麼強勢雖然黑可一點不難看.

她喜滋滋地裁著一件女子穿的褻褲突然有所感應回頭一看現李仙師已經出來了正看著自己腰的下方呆呢.

白潔兒臉一李仙師干嗎盯我那里看?趕緊用手整理了一下釵裙走了過來.

葉空其實本來真的不是看她的屁|股可看白潔兒動作知道她誤會了.不過葉空也不好解釋點點頭走了過去.

"仙師軒兒又開始修煉了麼?"白潔兒沒話找話.不知道為什麼這很平常的一句話竟然被她撲撲的臉蛋和羞怯怯的動作愣是搞出曖昧的意味來了.

"恩開始修煉了他還是很勤于修煉的不錯."葉空要知道陳柏軒努力修煉是想干掉自己估計他就不會這麼開心了.

一問一答以後兩人都有點無話可尷尬間葉空就看見案台上白潔兒剛做好的一條肚兜.

"你的手可真巧呀."葉空看著上邊的繡活贊歎心中想起老娘也不知道此刻在何方到底生活的如何自己儲物袋中的清顏丹藥不知道何時才能讓老娘服下.

看見葉空拿起那件肚兜白潔兒的粉嫩臉蛋頓時更了她低頭聲道:"一般般吧."

"這是剛做的嘛?"葉空又問問完又有些疑惑"新做出來的衣服你都灑香粉嘛?為何還有淡淡的香味?"

白潔兒真是羞死了低著頭好一會才用細如蚊蚋的聲音道:"那是奴家之前換下的."

上篇:二六四 再收一徒     下篇:二六六 教做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