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八四 築基不值錢  
   
二八四 築基不值錢

"道友袋中其他東西皆可送你不過那紫箭竹是我爺爺剛剛拍到的若是你拿了我回宗無法交代."曹俊鋒歪坐在地上苦臉哀求.

不是紫箭竹老子還不搶呢!姬樓嘴角浮起狡猾的微笑"姓曹的大爺我心好饒你一命你倒跟我討價還價了……我告訴你!這是我師兄點名要的東西你想拿回來就讓你爺爺找我那黑臉師兄吧!"

姬樓完哈哈大笑.黑厮雖然我殺不掉你可我給你惹出了大麻煩.可能你到臨死都不知道誰陷害了你吧!哈哈黑厮做個冤死鬼吧!

"道友佩服啊你這嫁禍栽贓果然是一箭雙雕的好計策呀!"突然白光一閃一個黑臉修士出現在樹林中.

姬樓和曹俊鋒都被葉空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不過姬樓還是迅冷靜下來笑道"師兄你來得正好不如幫我殺了這曹俊鋒然後我們找地方分寶貝去."

這子是個人物啊心念轉得夠快個謊連眼都不眨.

葉空笑著看看驚慌失措的曹俊鋒然後突然回頭問道"道友你口口聲聲稱我師兄那你可知我名諱?你我姓甚名誰?"

"你你……"姬樓也不知道葉空叫啥名頓時就被問得張口結舌.

"呀出來有獎勵!"葉空沒有取法器一步步走向姬樓他還在淡淡微笑可那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殺氣卻讓姬樓心中生寒.

"師兄大家都知道名字何必出來?……這里就交給你了我走先!"姬樓還沒出手就感覺到不是葉空對手所以腳底抹油就想溜.

"想走?沒那麼容易把儲物袋放下!"

"你放就放?"姬樓譏諷地看看葉空心道到了爺手中的東西就沒有出手的道理!

"那你就別怪我李黑子不客氣了!子你比馬兆磊差很多!"

"切打不過你我不會逃嘛?你以為我是姓曹的窩囊廢?"姬樓哈哈大笑抬手取出一張土遁符這次就算不能陷害黑厮搶到這儲物袋也了.光一截紫箭竹就值一萬五千靈石呀!

葉空看著姬樓動土遁符卻沒有阻止一旁蹲著的曹俊鋒急了強提一口靈氣操縱著電光硯向姬樓攻去.

姬樓笑了笑那電光硯的威力他早已見識了根本不可能將他留下.

"再見了各位."姬樓對著葉空很囂張地招招手做了個再見的姿勢.

可就在這一刻一直淡淡笑著的葉空終于動了他只是伸出右手然後勾了勾食指.

讓人不可思議的事生了只見姬樓的儲物袋自動地打開了.一個透明的淡黃顏色的東西包裹著曹俊鋒的儲物袋然後那淡黃色的透明東西飛了起來帶著曹俊鋒的儲物袋飛到葉空的手心.

姬樓的土遁符已經動他停不下來了他的身影晃了晃就消失在空氣中.

留下的只是那一雙驚訝地仿佛到死都無法相信的眼睛.

曹俊鋒也愣了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東西竟然可以悄悄地爬進別人的儲物袋拿東西出來!這也讓人恐懼了如果這黑厮想偷人東西那誰防得住?

那淡黃的透明東西正是成精的息壤葉空在現身之前就把那家伙給放出去了.從息壤精中取出曹俊鋒的儲物袋葉空現息壤體內竟然還留有不少靈石.看來是偷的姬樓的那家伙偷雞不成反蝕把米葉空忍不住笑了起來.

"拿去吧."葉空把儲物袋扔還給曹俊鋒心里還有點舍不得一萬五千靈石的紫箭竹呀!老子真是虧大了.

就連曹俊鋒也不敢相信這黑厮竟然把自己的儲物袋還給了自己.他把靈識往儲物袋里一探紫箭竹還在謝天謝地不然回去得給爺爺罵死.

不過隨即曹俊鋒又緊張起來這黑厮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莫非有什麼見不得人的要求?

"你想干什麼?"曹俊鋒趕緊調動電光硯擋在自己面前.

"我想干什麼?"日他仙人這年頭好人真是不能做.葉空惱了抬手取出金盾闊劍讓其和電光硯戰在一處隨後葉空的身形一動就閃到了曹俊鋒面前揮拳就打.

"媽的!要不是老子不願被人栽贓陷害今天就搶了你!老子救了你連個謝謝都不打死你這個沒禮貌的東西!"

曹俊鋒跪在地上居然哭了起來"爺爺都從來不打我的……今天先被煉氣五層的搶了儲物袋又被煉氣七層的毒打……沒天理了難道築基真人就這麼不值錢嘛!嗚嗚……"

"滾吧不要以為云符宗核心弟子就有什麼了不起你差得遠了."葉空揍了曹俊鋒這才爽了很多跳上金盾闊靳著泗水城西南方向飛去.

和曹俊鋒一樣姬樓今天也是郁悶地要死.本來多好的一箭雙雕之計誰知全部落空不但沒有栽贓到黑厮身上反而那儲物袋也被黑厮搶了最讓他郁悶的是就連他自己的百十塊靈石居然都不翼而飛了.

"李黑子!你太卑鄙了!"姬樓對天狂吼.

郁悶歸郁悶既然事已經如此了他也只有算了.而且那李黑子看來確實有點實力姬樓不敢再去找那黑厮的麻煩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土遁符是隨即的剛好把他傳送到武安河附近的一處山崖邊.姬樓帶著郁悶跳下河洗洗乾淨又取了一套乾淨衣服穿上這才四下張望心翼翼地往著他和他師傅隱居的地方走去.

從泗水城出來張德就帶著姬樓來到百里外的一處山洞隱居于此.

"師尊我回來了……我今天遇到了那個黑厮他叫李黑子不是云符宗的弟子……"姬樓一回去就迫不及待地把今天的況了起來.

張德滾著木輪椅出來忙問到:"是怎麼個況."

上篇:二八三 栽贓陷害下     下篇:二八五 原來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