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三零五 保住丹藥  
   
三零五 保住丹藥

三零五薄丹藥

曹慕的臉一趕緊道"光叔原來這竟是使人迷失本性只知交和的邪花早知道是這種花我當初就不種了."

當表子立牌坊.葉空狠狠地鄙視了曹慕上前一步拱手道"祖師爺既然此花如此邪惡不如弟子將其毀去以免流毒全宗貽害姐妹."

曹慕氣得銀牙咬得嘎嘣響恨不得沖上去把這家伙給撕了恨自己怎麼選這號人看藥園?

好在曹光並不是這樣想他笑道"這花並無正邪之分有的只是使用的人若是yin邪之人再正義的物品他也會拿來干壞事……再這猗蘿花也是難得一見之寶物若是毀了實在太過可惜."

曹慕聽了心里開心得意地瞥了一眼葉空道"光叔的在理."

不過曹慕也沒開心多久就聽曹光又道"不管怎麼這猗蘿花也委實太霸道了一點慕你一個女子留著這花不太方便傳出去也不好聽呀……"

高實在是高這曹光老祖也是高人吶三句兩句就把花忽悠去了☆卑鄙的在于他根本沒有開口要而是等著曹慕主動送上門.

曹慕也沒辦法當下只好道"那就勞煩光叔將花收去妥善保管才是."

曹光哈哈大笑大一揮那朵盛開的猗蘿花就掉了下來飛進他的子不知所蹤.

"侄女呀此物放在你處確實無用對女子用了若是沒有男人相助會出大事……還不如給光叔我我還有點用處……"曹光著又哈哈大笑倒是他的雙修道侶劉倩倩羞得滿臉通使勁掐了一把曹光嗔了一句"老不死!"

既然問題查明曹光這便帶著劉倩倩離去曹慕也不想多呆美眸瞪了葉空一眼也甩手離去還扔下一句話"以後有什麼況記得先通知我!"

等他們全走完葉空這才徹底松了一口氣"終于薄了那兩粒丹藥."

不過曹光可不是這麼好糊弄的當他回到自己的洞府便問道"夫人你這李黑子的話可信度有幾分呢?"

劉倩倩想想道"對半."

曹光點點頭取出那朵猗蘿花端詳一會才又道"很奇怪雙頭青鱗蟒怎麼會對這花感興趣呢?"

劉倩倩嬌聲笑道"也難哦那蟒也是雌的要問得問你侄女為什麼要種這種花呢?"

曹光苦笑"我那侄女你也是知道我也沒辦法就讓她胡鬧吧不定哪天會出個男人把她整得老老實實."曹光完又道"雖然查明了事的原委可我還是覺得那李黑子不是普通人其背後必有隱密!"

劉倩倩道"這些年想來我云符宗偷學制符技術的他派弟子也現不少也不好跟那些門派翻臉就讓那李黑子做外堂弟子便是他也學不到什麼."

曹光還是搖搖頭"不是這麼簡單……既然他和俊鋒關系好就讓俊鋒去摸他的底."

"好我這便讓俊鋒過來."劉倩倩抬手取出傳音符剛想卻被曹光拉住了白白的手腕.

"夫人那事不急……這猗蘿花好香夫人聞聞."

"夫君你好壞馬上天就亮了."

"修士有什麼白天黑夜."

"孫兒都那麼大了……"

"對于我們八百年的壽元來我們還很年輕呢……"

"哦……夫君你……別急先讓我聞聞花你也聞聞."

"哈哈這花可是好東西呀我們好久沒雙修了……"

……

第二天.云符宗某個洞府里兩個妙齡少女正湊在一起嘀嘀咕咕.

"武藝那晶瑩剔透絲光襪你穿上沒有?"黃子萱聲問道.

江武藝神秘的一笑左右看看接著一拉裙露出一雙曼妙動人的腿來.腿上緊繃繃地裹著葉空送她的絲襪那襪子散著淡淡的朦光更顯出其中粉腿的雪膩就連黃子萱都看的眼都直了.

"好漂亮呀沒想到女子的腿可以這麼動人."黃子萱驚訝了一下就想伸出手去觸摸一下.

"干什麼?"江武藝嚇得趕緊放下裙擺笑罵道:"你都跟那個女BT一樣了……不過若是你我倒可以考慮呵呵."

"去你的我不過想看看那襪子是不是很滑."黃子萱送過一個白眼嗔道:"你願意我還不願意呢我可沒那個愛好."

江武藝哈哈一笑"我有那個愛好就夠了."完一雙粉手就伸過去亂抓.

"你當我怕你"黃子萱也不示弱也咯咯笑著回敬了一個抓奶手.

一對鶯燕笑鬧在一起那手兒專找神秘的地方抓若是有男修過來一定會看得狂流鼻血.

不過並沒有男修過來的來的是一個女修看上去婦人的年紀可那緊鎖的眉頭卻可以感覺出她經曆的風霜高挑的身材也盡顯成熟的風媚仔細看和那女BT曹慕還有幾分想象.

"你們兩個不正經的丫頭一大早就鬧什麼?"女修雖然在斥責可看著倆女眼中卻有不出的慈祥.

聽見女修話倆丫頭頓時都吐手規矩地站著恭敬地喚了一聲"師尊."

這個女修正是她倆的師傅曹慕色這曹慕色是曹慕的姐姐不過性子溫和和曹慕正好相反曹慕色不喜與人爭執所以造成了徒兒被妹妹曹慕欺也無可奈何.

曹慕色待人溫和倆個徒兒自然也大膽被師尊斥責還互相做了個鬼臉.

看著倆可愛的女徒兒曹慕色也笑了起來罵道"真是不成器的丫頭."完又道:"今天我收到傳音易家商號過幾天就要來結賬順便帶著這批的貨你們去看看各種靈符又沒有到數字如果不夠就去催促一下掌門師兄."

"是."倆丫頭趕緊行了一禮邁著碎步跑出了洞府.

一出了洞府兩個丫頭又咯咯笑了起來.

"武藝我們去看看李黑子有沒有買到木荊棘吧?"

上篇:三零四 猗蘿花     下篇:三零六 自吹自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