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三二九 巧遇曹光  
   
三二九 巧遇曹光

藍天鳴作弄了葉空一會心大爽道"具體況等葉新師弟出來我和他去你的藥園拜訪."

"那敢好."葉空點點頭又問"丘倩光跟那個葉楓沒來找你們麻煩吧?"

藍天鳴笑道"他們自己都麻煩了哪有時間找我們?"

聽藍天鳴一原來自從丘倩光被葉空擊敗搶走嘯風狼王這子就倒黴了.他以前得罪的人那叫個多可人家都忌憚他的狼幡旗現在狼幡旗沒了找他尋仇的一隊又一隊要不是劉倩倩老祖迸他他早被人滅了無數回了.

不過就算有人保他日子也不好過那些尋仇不成的見到你罵上一句吐口口水都是很正常的.丘倩光何時受過這種鳥氣于是躲著不出來了.

躲著也不行每天無數張挑戰書私斗邀請來你不去就是膽鬼懦夫去了……沒有嘯風狼王他不知道能不能勝.畢竟他的仇人里築基期也不少.

後來丘倩光實在沒輒了放出消息自己要閉關了沖擊築基期.等他成功突破所有挑戰一律接受.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這子就再也沒出現.丘倩光癟了葉楓等人也不敢囂張都躲在各自師尊的洞府里做縮頭烏龜呢.

藍天鳴講述完又關心地道"李師兄你也得加緊修煉呢我看那丘倩光是個睚眦必較的人他築基以後肯定第一個就先找你."

"哈哈."葉空笑著拍拍藍天鳴的肩膀"其實我比他還要睚眦必較!那我也是人了?恩不過話回來從這點上我還真是人.別以德抱怨了就算我的對手認識到錯誤誓再也不干我也會讓他得到相應的懲罰!"

大白天陽光明朗.藍天鳴聽見這句話不由得也背生寒意≡己還提醒他防備丘倩光敢他不但不是防備還准備主動去尋仇.就算別人認識錯誤也不放過這家伙可真夠狠的.

"其實你們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能過去就過去吧."藍天鳴不由得勸道.

"你沒有聽清楚我的不是報仇是懲罰……做錯了事就該受懲罰不是麼?"葉空拍拍藍天鳴笑笑離開了符紙工坊.

他也沒有急著回去而是又溜達去了江武藝所住的地方.

一般弟子到了築基期才算踏上仙路也才有權利自己開辟洞府.在築基之前外堂弟子有集體宿舍而內堂弟子則是住在各自的師尊洞府里.

曹慕色師祖的洞府在哪葉空也不知道不過進了內堂隨便找個弟子打聽就是.

"喂!那位師兄別跑站住!"葉空有些郁悶他娘的進了內堂氣氛嚴重不對.在外堂是人人歡迎到了內堂是個個躲避.

其實也很正弛外堂還是有些矛盾的內堂弟子個個嬌橫跋扈平時都沒少欺負外堂弟子今天看見外堂第一高手來了還以為某黑人又是幫誰誰誰來報仇的呢.

人見人躲花見花謝.葉空倒是很適應想當初在葉府那些個家丁惡奴也都是這樣.唯一不好就是問路不方便了.

"喂你們她媽的跑什麼跑我就是問個路!日你先人板板你都築基了還跑!"

葉空沒輒了索性在內堂亂轉這一轉還就給他碰到幾個.

"哎這不是李黑子嘛?"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空回頭一看現遠處走來兩男一女領頭的一個是白老者面上帶著微笑飄飄欲仙的樣子.他的身邊一個漂亮的宮裝婦人年紀看上去在三十許的樣子成熟的身材正顯出她熟美豐諛的動人特別是那一雙飽挺把宮裝前部撐出一彎極其動人的弧度這女子相貌身材都是極佳不過眉頭卻有著淡淡的惆悵.而最後跟著的正是年少英俊的曹俊鋒.

"弟子李黑子拜見當家祖師爺."葉空行了一禮心中卻極其郁悶真是要死不死遇上誰都可以就是怕遇上曹光老祖.

整個云符宗葉空最怕就是遇上這慈眉善目的曹光.別看老頭整天笑嘻嘻其實老子精得很那笑容里仿佛總帶著一種"別裝了我都知道"的意味這讓葉空非常不爽.

"錐子總是會從布口袋里鑽出來的李黑子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成了外堂第一人."曹光笑著道.

葉空老臉一趕緊道:"那都是別人抬舉我李黑子修為低劣在外堂排前一百都是問題若是那些築基師叔計較哪輪得到我."

曹光哈哈笑道:"你也知道你修為低劣?煉氣七層就打抱不平?哈哈你倒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呀."曹光撚須笑完又道:"不過很快就會有大幅提升修為的機會了."

葉空聽曹光這樣一心里不由得一動雖然他不像其他修士那樣視修為為生命可是遇到可以大幅提升修為的機會他也不願意錯過.

葉空剛想打聽上幾句就聽見那個眉頭輕鎖的美婦人問道:"你就是李黑子?"

"正是."葉空又一抱拳悄悄打量了一下這美婦修士現她緊鎖的眉頭一側還有一顆動人痣更顯動人的風而她的惆悵也因此不會讓人覺得心煩反有種讓男人想要憐惜的感覺.

莫非這美婦是曹光老祖的二房?葉空心里疑惑也不敢多問便任那美婦上下打量.

"哦."美婦點點頭卻沒有話而是繼續上下打量葉空.

喂美女°有問題就問吧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大姑娘洗澡!搞的葉某人心中很不爽.不過葉空心里也有想法那丘倩光是曹光老祖道侶的親傳弟子想必這美婦作為二房想要幫大房的弟子出口氣吧.

葉空對自己低調要低調你不能左右緒緒就會左右你!

就在葉空已經下定決心默默忍受即將來到的一切惡惡語時沒想到卻聽那美婦問道:"李黑子我問你你將來可有什麼打算?"

上篇:三二八 從何而來     下篇:三三零 黑子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