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三三一 砍腦袋  
   
三三一 砍腦袋

"什麼叫還行?"葉空是親眼看白潔兒穿的知道穿起來就跟地球的黑絲一樣很迷人的—非是這丫頭不會穿?葉空又熱心地道:"你現在穿了嘛?你會不會穿要不要我教你一下?"

黃子萱大羞這黑子哥真是不害臊擺明了想占便宜還裝得這麼假惺惺.

"不要會穿."

"哎你這就不懂了其實這晶瑩剔透絲光襪分正反,里外,左右穿了不對就沒那麼好看了."葉大流氓又循循善誘道.

不過黃瓜美眉也不是傻瓜某人的狼嘴狼臉已經敗露無疑了.黑子果然色啊那天抱住了武藝自己又想看自己的腿.不過話回來還是自己和黑子親一點畢竟自己看見了他……

黃子萱想的滿臉通扭捏了一下低聲道:"黑子哥讓你看一眼也不是不可以了不過……"

"不過什麼呀?"某流氓已經急不可耐了雖然已經看過白潔兒穿過可是如果能看到黃瓜美眉的兩條黑絲腿……哇流口水了.

其實黃子萱看見了江武藝穿著的胸罩所以也想要上一套當然了只要黑子一答應她就飛快地讓他看一眼腿反正只是腿應該沒關系吧.

"不過……"

就在黃子萱想要出的時候就聽見後邊傳來一聲女人的冷哼接著嚴厲的聲音響起"子萱!你在這干什麼?還不回去修煉!"

"哦是師尊."黃子萱一低頭對著葉空吐吐粉舌著臉鑽進了禁制.

剛巧出現攪了葉某人好事的正是江武藝和黃子萱的師尊曹慕色老祖.

曹慕色本來對李黑子這人惡感也沒有多少對他之前的打造三宮六院也當著開玩笑.

可現在一看現不對勁了這黑厮當眾抱了江武藝現在又來自己洞府勾誘黃子萱把丫頭逗得臉上撲撲的你這就過份了太惡劣了.

"李黑子!你在我洞府前想作何事?"曹慕色面色一板冷冷問道.

想看看黃瓜美眉的黑絲長腿.葉空嘴上不能這樣回答道"稟師叔祖那天我和丘倩光比武以後和江武藝師姐生了一些誤會又聽師姐閉門不出特來想要解釋一番可沒想到武藝師姐閉關煉器去了就和黃子萱師姐寒暄了幾句."

寒暄幾句就能把丫頭弄得滿臉通你這寒暄挺特別呀!曹慕色冷哼一聲道"黑子我警告你江武藝和黃子萱都是我的弟子我也最恨男人粘花惹草你不要亂動心思!"

"弟子不敢弟子和倆位師姐只是好朋友大家喝茶聊天打撲克清白地就跟白菜似的."葉空心道這下你爽了吧我和她們確實沒私.

不過曹慕色又怒了"你什麼意思?莫非你要始亂終棄不成?武藝被你當眾抱了你就想不負責任?"

葉空蒙了"師叔祖的意思……"

"我讓你不要亂動心思不是不動心思心思要放在該用的地方!"

"哦哦哦."葉空明白了敢同意自己勾搭辣椒不允許勾搭黃瓜妹唉曹慕色的目的估計也是讓自己做擋箭牌吧自己再不行也是男人她不願意自己的徒弟給個女人弄去這個女人還是她妹妹……唉這個真是亂啊!

"記好了啊!"曹慕色一瞪美眸又警告道"我這歡迎你來找武藝可若是其他人……哼哼心……"

曹慕色著伸出一只白如美玉的纖直手立掌成刀惡狠狠做了一個揮刀下劈的動作.

葉空大驚"割雞J!"

曹慕色愕然這子腦袋里都裝的什麼玩意?怎麼什麼都能聯想到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上呢?

"砍腦袋!"曹慕色臉上也一吼了一聲匆忙鑽進禁制.

走進禁制中曹慕色才忍不住臉上綻開了笑容♀死黑蛋雖然粗俗倒也有點意思不過……我剛才明明做的是砍頭的動作呀難道割那玩意的動作也是這樣?

哼也對朝三暮四的男人就該把禍害女人的那玩意割了!

曹慕色也是過來之人了當然知道那玩意的凶猛不過她也有好多年沒有接觸過了此刻想到竟然覺得心慌意亂心里跟長了草似的.

壓抑住想法向前走了一段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忘了跟李黑子.

去追他太丟身份;傳音又怕不清;還是讓江武藝去和他.不過江武藝又在閉關制器難道非得讓黃子萱再去讓他勾誘一回?

曹慕色也沒辦法想想只好叫來了黃子萱.

葉空從內堂出來便直接回了藥園來到藥園前就看見兩個一云的外堂弟子在等候了.

來的正是藍天鳴和葉新.雖然葉新在符紙工坊最秘密的地方不過藍天鳴還是通過後進去的弟子傳進了消息.

恩人來找葉新當然忙不迭地就出來了.至于工坊里的管事那也是外堂弟子對某黑人欽佩有嘉當時就放葉新出來了.

所以這二人來得才如此快.葉空看見他們來了趕緊打開禁制招呼他們進去.

和上次一樣三人在靈田里的藥亭坐下葉空拿出從易家商號敲詐來的靈果招待.

這些靈果就是內堂核心弟子一般也是不常見的又何況藍天鳴等人?

"李師兄果然手段非凡呀這些靈果我都沒看過好吃真好吃."藍天鳴一邊大嚼太歲肉干一邊喝著靈酒嘴里也不閑著.

倒是葉新必較靦腆細嚼慢咽不好意思大口.

葉空哈哈笑道"好吃就多吃點."著拿了幾個冰漿果塞給葉新"帶幾個給你女朋友嘗嘗."

葉新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也想讓未過門的道侶冬兒嘗嘗在藍天鳴勸下也就收了起來.

"那就謝謝了."葉新收起靈果道.

葉空擺手道"這也不值錢別當回事.要謝倒是我要謝謝你你那三張上品高階的空白符紙價格不菲呀我受之有愧呀."

上篇:三三零 黑子的理想     下篇:三三二 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