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四零一 贈送符筆  
   
四零一 贈送符筆

葉空冷笑一聲哧道"你還好意思?本來選用水屬性物品作為筆毫就是敗筆更重要的是那水屬性材料煉制都沒有煉制好!若我沒有看錯那筆毫的綠色就是那菌類又開始生長若是此筆幾天不用筆尖定然長滿黴苔!"

"啊竟然是這種破爛玩意!"不但眾人就連江武藝也驚訝了.

"你這符筆別其他屬性符咒!就連水屬性符咒也無法制出!所以我它是敗筆中的敗筆破爛中的破爛!你還好意思來換三千年木荊棘你不是騙子又是什麼?"

葉空完人群頓時喧嘩起來眾多弟子怒吼起來"把這個騙子抓起來!看看他到底是誰!太無恥了築基三層來騙我們這些修士的辛苦錢!"

這邊一喧嘩立即引起了交流會主辦者的注意那幾個也是築基後期的實力真人了出面將那騙子男修帶走.

眾多弟子也跟著去看熱鬧而江武藝面前卻清靜下來只剩一個男修靜靜站著.

江武藝吃了改容丹又換了衣服可是那木荊棘卻出賣了她的身份.別人不知道葉空又怎麼不知道呢.

江武藝知道他認出自己抬頭看看某黑人想笑又不好意思≡己現在頂著張僵尸臉好難看最主要自己還那麼蠢竟然就准備和騙子交換.

"這位師叔那邊有熱鬧可看別耽誤修我收符筆."江武藝完自己都想笑低頭咬著嘴唇.

"嚯你這修好生無禮.本真人剛幫你揭穿騙子真面目你謝謝都不一句就開口趕人這未免太不近人了."葉空假意怒道.

這子裝的挺象回事江武藝偷笑一下回道"無事獻殷勤非*即盜.我吃虧上當與你何干?我看你必定另有目的!"

葉空哈哈一笑"沒錯本真人是另有目的."

江武藝不抬頭就知道他一定色迷眯地看著自己聲嗔了一句"流~氓!"

"哎你這修當本真人是隨便的人嘛?"葉空假意一怒一拍儲物袋取出一物拉長聲音道"其實本真人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因為本真人也有一支通靈符筆想與你交換."

"此筆名叫金竺上品符筆乃是當初本真人殺了一個人渣後所得那人渣雖然人品不行可制符卻堪稱把好手特別是火屬性符咒更是得心應手……這位同宗妹相比你也是以火屬性靈根為主金木屬性相輔吧所以此筆非常適合你……不知你意下如何呢?"

江武藝依舊是低著臻聲道"前輩寶物太過驚人修我怕交換不起."

"無妨可以欠著."某人又上前一步.

"修收入微薄怕是一輩子也還不上."江武藝低頭怯怯的樣子不過抖動的跟篩糠似的肩膀可以看出她忍笑忍地多辛苦.

葉空又上前半步緊貼她的面前低聲道"那也無妨……錢災肉償."

一年沒抱這個香馥馥軟呼呼的丫頭葉空站在她面前嗅著那好聞的少女甜香只覺得肚皮下熱氣升騰.

"前輩修有道侶了……"

"你那道侶是個笨蛋這麼好的丫頭居然沒吃就閉關了."

"流氓就知道那些事."江武藝不敢繼續跟他逗下去畢竟是公眾場合這子一興奮什麼都干得出來.

趁著某人想要動手動腳江武藝一把搶過金竺符筆咯咯笑著跑了.

"喂!你這可不行喂你明搶啊!"某人隨後跟上.

看得眾多交流的弟子搖頭這李黑子又泡上一個唉我們云符宗的男修可真杯具呀!

山坳外某個人跡罕至卻環境優美的花園碧草蔭蔭鮮花盛放遠處有亭台樓閣在靈霧中隱現進出有一對人兒在草地上蠕動.

當然了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還沒那麼快葉某人也就把辣椒壓在草地上親親嘴把手伸進她衣內揉揉那軟軟肉團.

"夠了萬一有人來."江武藝被他弄得俏臉菲呼吸都喘了起來.

"沒事這里沒有弟子來長老們都去大陣了."葉空把江武藝松散的青絲略微整理下露出那張宜笑宜嗔的好看臉龐"現在這樣才好看以後不准吃那什麼毀容丹."

聽他把改容丹成毀容丹江武藝咯咯笑了起來不過女孩的心是多變的剛一笑又悲了眼圈竟然突然就有點.

"黑子哥其實子萱不錯她資質不錯又築基了……"

她一葉空就知道她心中想法安慰道"沒事築基失敗大有人在有什麼好沮喪的我相信你下次一定成功!"

江武藝長出一口氣仰面看著天空她也覺得自己下次會成功不過……哪里來的築基丹呢?

她在惆悵葉某人卻沒閑著他餓了一年辣椒又如此動人他這個流氓是忍不住的.

等江武藝覺得某個尖尖一陣麻這才醒悟過來低頭看去只見自己的衣襟竟然全部被解開粉色的花邊罩子被推到脖子下大片的白生生身子出現在空氣中.

而某人正在含著自己的某個嫩點用舌側在上邊來回打磨呢.

江武藝長出了一口氣那種感覺是從來沒有的這個壞子仿佛要把她帶上天讓江武藝羞死的是自己那一顆竟然越來越越來越硬還大了一圈……當然了某人吮得也更加帶勁了.

"武藝我想了給我吧."某人道.

江武藝後背一放松又仰回到草地上.也罷他要就給他吧反正下一枚築基丹不知道猴年馬月呢.

江武藝心一橫點點頭"好吧.不過這里會被人現我們回洞府去吧."

葉空嘿嘿一笑道"這有何難."

他取出了一張水靈氣的陣符這下外邊就看不見里邊了.

"黑子哥你要疼我……你要輕點……"

提出了自己最後一點要求辣椒終于不再抗拒不再躲閃不再逃避.她很配合地讓黑子哥一件件地除去自己的衣物甚至黑子哥讓她幫他拉下那鼓囊囊的男人褲頭她都干了.

再接著她拼命的和他親嘴主動在黑子哥結實的背上磨娑.

她覺得自己放開了接受了無所謂了不在乎了……可是當她感覺到那陣疼痛她的大眼睛里噙滿了淚水.

上篇:四零零 符筆之爭     下篇:四零二 築基丹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