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五零二 無不知  
   
五零二 無不知

"岳師兄果然妙人."葉空哈哈笑道,"在下可沒有岳師兄這高檔飛舟,又是一介窮人,在云符宗還是外堂弟子,又有何寶給人搶奪?所謂光腳不怕穿鞋的,就是這個道理."

岳明輝也笑笑,走進大廳坐下,取出一壺靈酒,把桌上兩個杯子斟滿,自己動作優雅地端起一個杯子,抿了一口,這才笑道,"李道友若是大大方方,不定岳某倒相信你的話.可你一上來就殺人奪寶的話題,這就明你心中緊張,警惕,有防備.這,還明不了問題嘛?"

岳明輝完,就旁若無人,低頭飲酒,好象根本不擔心葉空偷襲.他優雅的動作和大度輕松的姿態,讓葉空很不爽.

好個狡猾的狐狸,聽我話就能猜中端倪,哼,老子也不弱于你!

"果然好心計."葉空笑笑,走到桌邊,也不去看那杯斟滿的杯,而是拎起酒壺,猛灌了兩口,笑道,"岳師兄怕是合歡宗的少門主吧.恩,這合歡宗的歡後吟,果然味道不錯."

岳明輝這才哈哈大笑,"李師弟的心計也不差,沒兩句話就猜中岳某身份……"不過著,卻又面色一黯,"不過岳某卻不得不,你猜錯了."

葉空眉頭一皺,這岳明輝話里有矛盾.先猜中身份,又猜錯了,明顯就是自相矛盾,前後不搭.

又看岳明輝表,葉空笑道,"莫非是被人搶了地位?這個無妨,在下和云符宗曹光老祖也的上話,要不我們云符宗幫你搶回地位,到時候只要意思一下就成."

岳明輝又笑道,"李黑子師弟怕是就是曹光老祖新收的弟子吧?"

"哈哈哈……"

兩個狐狸都是心思細密之人,一番各有機鋒的話語完,倒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大家防備消除了不少,談起話來也更自然了.

岳明輝問道,"李師弟,你云符宗距此萬里,為何會來到這滄海深處,莫非和岳某抱著一樣的目的不成?"

葉空一愣,心道這子也是來尋找碧獸的?雖然哥們喝了你一壺歡後吟,可這事我可不能讓.

"其實我也不是自己來的,我是被人挾持來的."葉空把尸陰宗的事大概一.

本以為岳明輝這曾經的少門主應該早有所聞,可誰知這子竟然完全不知,甚至還問,尸陰宗好好的,滄南各大門派為何要攻擊于他?

這子完全不知道去滄北的事,葉空自然也不會大著嘴巴到處.

"現在我倒有點相信岳師兄不是少門主了,哈哈."葉空笑笑又問道,"那岳師兄來這里所為何事呢?"

岳明輝喝了口酒道,"不瞞李師弟,岳某三年沒回合歡宗了,不知道行也屬正常.這三年來,岳某走遍滄南的每一個國家,也去過陰魂海,秘境山這些險地,就是想找到一種異寶凝魂玉髓.可任岳某曆經辛苦,九死一生,也沒找到……這次聽這滄海深處有些苗頭,這才來碰碰運氣."

"哦,原來如此."葉空點頭,不是跟他搶碧獸就沒事.他又問道,"可是這大海茫茫,又到哪里去找?就算你在這海里轉上十年八年,恐怕也不能找到凝魂玉髓吧."

岳明輝苦笑地看著窗外,"李師弟又猜錯了,我可不是來找凝魂玉髓,我是來找一個人的."

"哦?來這茫茫大海找人?"葉空聽得有了興趣.

岳明輝倒是十分大方,道,"我聽這滄海深處,住著一個人,此人姓吳名不知,大家都叫他為無不知.傳此人是無所不懂,無所不知,過去未來,今生來世,只要你問得出的問題,他都能回答你."

"不是吧,該不會是江湖騙子吧?"葉空又問道.

"不可能!"岳明輝搖頭,"無不知前輩百年前就已成名,每天想要問他問題的人多如牛毛.可他泄露天機太多擔心天遣,又回不過別人面子,這才躲進滄海數十年都不出來."

葉空這就有點相信了,若是那些江湖騙子巴不得找他們的人越多越好,又怎麼會躲進大海中數十年呢?

不過這又是個問題,既然人家都怕成這樣了,又會回答你的問題嘛?

岳明輝也沒明把握,只有笑道,"盡量努力吧,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個叫不知的島."

正在他們話間,突然就聽見砰地一聲,飛舟不知道撞在什麼上邊,一下就撞停下了.

走出船艙,只見夜空下的海面上,升起了一道巨浪構成的高大堤壩,這堤壩又高又長,仿佛一條切斷海面的直線,一眼望不到邊際.

飛舟正是撞在這堤壩上,無法前進.

堤壩後邊立即湧出無數尖的圓的腦袋,葉空一看,不好,又是那些妖修來找場子了,自己陪它們殺上一番倒是無事,可不能耽擱人家岳明輝吧.

"卑鄙狡猾的人類,不要以為找來幫手,我們水云宗就怕你,告訴你們,我們水云宗就是人多勢眾!,是你一個單挑我們一群,還是我們一群群毆你一個?"

岳明輝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忙問葉空,"這是……"

"我剛才就是和它們打了一仗,其實也沒什麼恩怨,只是這些妖修實在夾雜不清,不如都殺了痛快……岳師兄,此事與你無關,你去找不知島事大,讓我自行解決."葉空道.

岳明輝哈哈一笑,"的不錯,何必跟它們糾纏不清,不如殺光了痛快!"

岳明輝完,離舟飛起,祭出一把棍狀法器,大聲喝道,"那就讓岳某一個人領教你們一群吧!"

想不到這岳明輝表面優雅,其實也是個猛人啊,事都沒弄清楚,就先沖出去大殺四方了.

"這合歡宗果然邪惡,法器都用棍子."葉空自然也沒閑著的道理,提著飛劍也殺了進去.

一時間,又一場血戰開始了.海面上劍氣縱橫,棍影四溢,直殺得是天昏地暗,血濺滄海.

讓葉空意外的是,這岳明輝不但是猛,而且幾乎是瘋狂,戰意要比自己強烈多了.根本不在意自己受傷或者危險,一味地拼命打法,要不是那些海妖修為太差,否則照岳明輝的打法,他早受傷了.

上篇:五零一 殺魚奪劍     下篇:五零三 深海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