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五零三 深海歌聲  
   
五零三 深海歌聲

"喂,岳師兄,這些海妖跟你沒仇吧?"葉空殺掉一個想偷襲岳明輝的劍魚,沖了過去.

岳明輝回得也簡單,"只為痛快!"

"痛快痛快,有痛有快,怕是岳師兄就是如此吧?"葉空砍翻一條魚妖道.

岳明輝又是發瘋一樣用棍子打爆倆海妖的腦袋,哈哈一笑,"不錯!"

"是為女人吧?"

"是……你怎麼知道?"岳明輝被人中心思,頓時一楞.

"樣."葉空哈哈一笑,揮劍斬殺了一只沖過來的海妖,道,"可以失戀,也可以失敗,不過不要用失態來掩蓋."

岳明輝又是一楞,隨後大笑道:"看李師弟其貌不揚,原來也是個妙人,有趣有趣!"

兩人都是性中人,幾句對話,都覺得投緣,手中飛劍配合更是默契.在萬千海妖中,如入無人之地,一步一殺,十步一斬,豪氣充滿心胸,劍氣激蕩四方.只見所到之處,無數海妖身首異處,蝦殼蟹腳漫天飛舞.

更有岳明輝高聲唱到:"一壺歡後吟,雙劍合又分;海天明月夜,碧浪伴潮生."

"好!"葉空大聲叫好.

不過葉某人也有不爽,岳明輝這家伙只知殺妖,對于那些飛劍視而不見,葉空有心去揀,卻又拉不下臉面.人家不揀,自己去揀,怕人笑話.

可是看著那十多把飛魚劍已經緩緩開始下沉,葉空忍不住道:"岳師兄,你曾經是合歡宗未來的宗主,自然見過大錢,我就比較窮了,現在儲物袋里一塊靈石也沒有……下邊的都是品質不錯的中品飛劍,李某就不好意思了."

葉空著就去揀,可沒想到岳明輝眼睛一亮,"哇,還真的全是中品飛劍!我都沒發現哎!你慢著,至少有一半是我的!師兄我,也沒有余糧啊!"

葉空聽他這一,都要吐血了."日你先人板板,早知道啥也不撿起來就是."

岳明輝笑道:"這幾年都在外邊,出宗所帶的靈石早已用完.你們云符宗弟子還能制符掙靈石,我們合歡宗也沒什麼特長.師兄我也是混的好看,其實內里虧啊."

葉空罵道:"你們合歡宗怎麼沒有特長?實在不行,就去賣身好了,既有快活,又有靈石賺,師弟我羨慕死了."

岳明輝大笑道:"這你還真學不來,看你那粗俗的樣,黑臉就算了,還那麼野蠻,喝酒都用酒壺灌.要優雅,你看我動作,多帥,多優美……"

葉空嘔吐,"別介別惡心我,你再優雅也是跟我一樣,在撿破爛!"

兩人一邊談笑著一邊殺敵,有幾分豪邁,有幾分暢快.對那些猛攻上來的海妖根本不屑一顧,不過,也並不是所有海妖都那麼不經打,很快就來了大BOSS.

"啊啊啊……"突然,輕柔動聽的歌聲在海面上響起,沒有歌詞,旋律卻是那麼優美,聽了讓人覺得如夢如幻,心也跟著蕩漾起來.

碧海,夜空.明月,歌聲.

一切都顯得那麼浪漫,不過在這殺戮的一刻,卻又讓人覺得分外詭異.

當歌聲響起,那些怎麼殺都殺不完的海妖們,終于都退了.沒一會,竟然退得一個不剩,浩浩蕩蕩的大海中央,就只有葉空和岳明輝兩人持劍而立.

隨後,就看見在大海在正前方,浮起了一塊黑色的礁石.礁石破水而出,在礁石的上方,竟然坐著四個赤果著上半身的女子,那天籟般的歌聲就是從她們的口中發出.再看她們的身材,是如此的曲線玲瓏,胸口那兩團是那麼飽實動人,那潤園的弧度中有一點凸起,造型簡直是完美.

葉空吞了一口口水道:"哇,真美啊,想不到這大海深處,竟然有如此美女."

本以為合歡宗的男人應該好這一口,卻沒想到岳明輝跟老和尚似的,視而不見,反道:"都給你了."

葉空愣道,"不是吧,你不是男人啊?"

岳明輝搖頭道:"我心頭已有所愛,不會為其他女子動心."

"那你不是失戀了?"

"誰我失戀了?"

葉空搖頭道,"好了好了,四個都歸我."

不過等了礁石完全升起,葉某人開始後悔了,"我日啊,不是人啊,還是算了吧."

岳明輝笑了起來,"是不是人有什麼關系,只要是漂亮的女人就好了,四個都歸你."

"免了,人妖戀實在重口味,李某還沒有前衛到那個地步."

原來礁石上坐的竟然是四條美人魚,上半身是人,下邊就是魚了,讓葉某人去和魚……葉空實在無法想象.

"那我們現在干什麼?殺了她們?還是聽完演唱會以後走人?"葉空又問道.

岳明輝雖然已經一心愛上某個女子,可是要他殺死這四個完全沒有攻擊力的美人魚,他也是做不出的.

"還是等等看吧,相信,這才是開始."岳明輝道.

果然,等美人魚的歌聲一結束,就聽見嘩啦一聲巨響,腳下的整個海面都翻動了,浪花劇烈地向四周翻湧,潮水也迅速的向四周退去,而美人魚坐著的那塊黑色礁石,竟然越升越高.

葉空和岳明輝不敢大意,也趕緊催動飛劍升高.

"嘩!"又是一聲震動海面的巨響,排山倒海的巨浪向兩側湧去,那塊礁石猛地升出海面近十丈.

再定神看去,這哪里是什麼礁石,這是一只巨大的怪魚腦袋.

洶湧的波濤中,一個龐大無比的腦袋出現在葉空和岳明輝的面前.那個腦袋就如此巨大,至于身體就別提了,簡直就跟一座……不,是一排,起伏連綿的山峰一樣.

巨大的海獸雙目緊盯著面前的兩個人,這兩人對他來,就如同螞蟻一般,它吼了一聲,張開了那巨大的嘴巴.

那簡直不是嘴巴,那就是一個血色的黑洞,鋒利的牙齒就好像是豎著的兩排巨型山峰,白森森,陰惻惻,讓人望而生畏.

上篇:五零二 無不知     下篇:五零四 合歡宗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