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一七 魔頭死了  
   
六一七 魔頭死了

受到傷害的三眼魔頭疼地大聲叫喚同時瘋狂躲閃.

葉空驚訝于天道門竟然有如此本事任何法器都傷不了的魔頭竟然也吃不住這劍光.

不過葉空也知道這劍光想殺魔頭是絕不可能六道劍光太稀疏了三眼魔頭可以躲在劍光的縫隙中不動若是多來些人劍光多些不定真能殺了魔頭.

"大家快逃一路向南!千萬別回頭!"葉空終于下達了逃走的命令眾人如同等到了大赦令.

可當他們站上飛劍卻又吐動作回頭看著葉空你呢?

"快走!時間不等人!我會去追你們的!"葉空吼完又對煉若蘭和黃子萱各送上一個微笑"相信我!我能做到!我會活著!"

葉空留下並不是送死他想好了剛好趁三眼魔頭被困使用仙劍將其斬殺.

有人要問那還催著大家走干什麼?你把三眼斬殺就是.

葉空只能給你苦笑大哥我沒殺過這玩意我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我也只是試試.

煉若蘭對著葉空點點頭然後帶著靈藥山眾人飛離.她一向都是信任葉空的每次都不例外她知道自己留下又能幫上什麼忙呢?

我就不在這做累贅了我相信你必能取得勝利!若是不成我必隨你而去!煉若蘭心中想著腳下飛劍加力流光般疾射而去!

等眾人一走再去看場中只見那六道劍光已經弱了很多只有手指的寬度了這下對三眼魔頭的威脅就更加低了劍光間的縫隙加大它已經完全可以在劍光中穿插更是不時將手臂變長去攻擊天道門弟子們.

"天道不死我輩不消!我以我血誅妖孽!"田浩猛地大吼一聲開口噴出一口血霧此乃本命精血使用後相當于透支靈力對身體傷害極大.田浩的臉頓時變得慘白.

"天道不死我輩不消!我以我血誅妖孽!"其他五個天道門弟子也齊聲吟道接著也對著手中法劍噴出精血.

劍光再起沖天的劍意滾滾六道劍光一下粗如圓柱比方才猛增數倍一下把三眼魔頭給困在劍光的縫隙中讓它厲聲大吼卻不敢越雷池一步!

天道門弟子此刻已經抱定必死之決心他們全部使上最後一口力氣放出最後一縷光亮!什麼是天道天道就是善惡不分天道就是無愛無恨?難道不是這樣?這些殘忍血腥的魔頭根本不用修煉卻擁有強大的力量而人類拼盡全力亦無法戰勝!

不是!不是這樣!

天道不公我心有公!天道不平我來平!

"死吧!"葉空大吼一聲手中仙劍化成一道金光燦燦的長虹.

"轟!"強大的三眼魔頭的腦袋轟然炸開仙劍對這些下界魔族果然有奇效!

魔頭一死六個天道門修士的氣力也是一竭六道劍光瞬間消失六個人影摔倒在地卻都長出了一口氣.

終于結束這一場真是太握了若非葉空這一劍他們六個人死定了.他們救了大家葉空又救了他們.

"魔頭死了!"身後突然傳出一聲女子興奮地呼喊.

葉空猛回頭只見黃子萱竟然站在身後.

"不是讓你走嘛?"葉空口氣不善地道.他有些惱你這丫頭怎麼還是不信我?我讓你走就走嘛我行就一定行!難道你不知道愛的基礎就是信任嘛?每次都不信我會勝利!

"我……"黃子萱感覺到葉空的不悅其實她已經走了可就是心里放心不下這才脫離大隊又溜了回來.

可就在這時誰也沒想到的事生了.

只見那失去腦袋的魔頭竟然突然又長出一個腦袋!

三眼魔頭眼中充滿了恨意好可惡的螻蟻竟然擠碎了我一顆腦袋!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額頭法眼猛地怒張一道白光直襲向葉空的後腦!與此同時三眼魔頭的六條手臂也爆長三丈向六個方向伸出猛地卡住六個天道門修士的脖頸將其扭斷!

"黑子哥!"黃子萱清楚地看清了這一幕!她來不及思想她猛地沖過去推開這個深愛的男人!

這一刻天地為之歎息這一瞬時間為之停滯.

這一幕化成了永!

黑子哥!若是還有下次子萱妹妹也能為你不顧一切不問由不計後果我能做到!

三眼魔頭含怒出的死亡之光一下穿透黃子萱的身體那抹黃永遠地留在葉空的瞳孔……

黃子萱沒有留任何告別的話就像其他修士一樣被擊得魂飛魄散!

"啊!"葉空一聲痛苦的長嘯!

抬手他一直不願用的九品仙弓出手!什麼用一次少一次什麼靈力不穩什麼沒有地方補充仙氣……一切都顧不得了.

"嗽!"七彩的光芒如璀璨的流星一點離弦而去!

"轟!"三眼魔頭的腦袋又一次爆裂!

"轟!"三眼魔頭的腦袋剛長出來卻被扭頭而回的箭矢又一次擊碎!

三眼魔頭有三根舌頭六條腿同樣也有三個頭當第三個腦袋消失七彩箭矢也消散于空氣三眼魔頭龐大的身體轟然倒地!

"子萱!"葉空緊緊抱住這具嬌軀感受著依然溫熱的身體他的眼睛瞬間模糊流水爬滿臉頰.

這一刻葉空突然明白了.放心是愛擔心也是愛!擔心的愛絲毫不亞于放心的愛這樣的愛同樣深邃同樣厚重同然重若天地!

她不是不信任她只是太擔心因為愛而擔心.

天空中有一道流星劃過如此閃亮卻如此短暫.雖然短暫可我已經足夠只要在那一刻綻放光華.就算沉淪大地成為一塊黑禿禿的石頭我也無怨無悔因為我曾經點亮整個天空!點亮愛人的心!

不知何時剛才所有逃走的人又全都回來了靜靜地站在葉空的身後.看著他狂嘯看著他嘶吼看著這個從來不害怕不後退不流淚的男人象一個孩子一樣的哭泣.而他們每個人都已經眼含淚水.

上篇:六一六 天道劍陣     下篇:六一八 又遇合歡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