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四八 不計後果  
   
六四八 不計後果

可葉空毅然提起一口氣,站了起來.

"你想想後果吧!就算你殺掉這個魔人,外邊還有無數魔人!到時候,你徹底變成一個凡人,你又如何逃脫?那時你會死地更慘!"

可葉空依舊不為所動,當他毅然決然抬起右手,心魔瞬間被撕成碎片,只留下那個尖厲的聲音,"你會後悔的!"

"我不會後悔!絕不!就算死,我也不會給地球的流氓丟臉,臨死我也要噴你一臉血!惹上我就必須付出代價,魔人也不行!"

那邊冷赤剛施法完畢,抬頭一看,只見下邊的葉空已經拉開了一張綠色長弓,弓弦上,一只閃著七色光華的箭矢,正在凝聚成形……

"仙器!"冷赤嚇地驚呼出口.

此刻他已經不是考慮收人寵的問題了,他現在考慮的是秉的問題.慌忙中,冷赤丟下精血,便想逃走.

"此弓一出,仙路必斷!"

葉空手指一松,一點光華,離弦而去.

轟轟轟!

三聲轟擊聲響過,一具無頭的棕尸體栽倒在地.

冷赤一死,他所結的循環陣法也瞬間消散,通道仿佛閃了一閃,又恢複如初.不過葉空知道,陣法破了,因為他已經可以明顯感覺到靈氣.

可這時感覺到靈氣,有些遲了.隨著最後一縷仙氣的消失,靈力氣旋轟然坍塌,弱的金屬性靈力被壓趴在地,根本無法動彈.

其結果是,靈力根本無法調動,他已經變成一個凡人.

"外邊還有大量魔人,又如何逃脫呢?"葉空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得苦笑,現在沒有了靈力,隨便來個魔人,他就只有等死.

還是先躲進琵琶珠吧.

不過就連這個願望也無法實現了,靈力的喪失,導致他根本無法操控琵琶珠,更不可能躲進琵琶珠中.

葉空被這個現驚到了,現在自己連退路都沒有了.逃,無路可逃.躲,無處可躲!

怎麼辦?葉空第一次真正感覺到絕望,一點辦法都沒有,也沒有朋友來幫忙,自己該怎麼辦?

好在,儲物戒指竟然可以使用≡從決定讓大家知道身份,葉空就把所有的儲物袋都放進儲物戒指.不過奇怪的是,取出儲物袋,葉空現沒有靈力,竟然連儲物袋都不能打開.

好奇怪的事,可以用儲物戒指,卻不能用儲物袋?

葉空有兩個儲物戒指,他又取出另一個儲物戒指,現也不能打開.

"看來五行散人留下的儲物戒指比較特殊,只要認主以後,不需要靈力就能打開."葉空立即明白了這一點.

他又在儲物戒指中翻找起來,想找到一個可以帶他離開困境的東西.

不過里邊的東西好像貌似都沒什麼用,那些法器都要靈力才能操縱.

唯一可能用上的,只有一張血遁符和吳不知交給他的那塊黑色令牌.

黑色令牌葉空不敢貿然使用,畢竟吳不知當初的隆重,讓他不到危機時刻別用,具體用了有什麼後果,他真的不知道.

他的眼光落在了那張血遁符上♀東西他用過一次,雖然需要靈力,可是用自己的血液也可以催動.雖然使用血遁符後果比較嚴重,可是畢竟還能在葉空所能承受的范圍呢,最多也就是受些傷,回頭吃點丹藥,療養個幾個月,也就能恢複了.

葉空決定先使用血遁符.

暗淵谷礦區.

好幾個魔人正在一個礦洞口焦急地等待.白松等人死亡,他們的主人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可是他們卻站在礦洞口不敢進去.

"里邊什麼況,真的讓人很不放心呀."一個魔人守衛焦急地道.

另一個魔人守衛笑道:"有什麼可擔心的∏幾個奴隸八成是惹得冷赤大人不快,被冷赤大人殺掉了,絕不可能是那個修士干的."

旁邊一個人類修士獻媚道:"兩位大人,要不要我放出神識對你們進行探查一下?"

"不要!"那個魔人立即阻止,"冷赤大人特別關照過,不要試圖窺探里邊的況,否則定殺不饒,你想死,我可不想死."

比較焦急的魔人還是不太放心,又道:"可是已經過去將近一天了,我怕冷赤大人……"

"你真是多慮了,那不過是一個修士,就算我們的奴隸也可以輕松殺死他,又何況是冷赤大人呢?你就放心吧!"

那個擔心的魔人這才放下心.的也是,那不過是一個的人類修士,修為那麼低劣,只不過借著一件空間法器才活下來,還有什麼可擔心呢?他真的能戰勝強大冷赤大人嘛?顯然不可能.

又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那扇門,毫無征兆地被推開.

"恭迎冷赤大人!"所有的魔人守衛和人類修士都跪了下來,對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冷赤大人,他們不敢怠慢.

可是映入他們眼簾的,確實一雙黑底白梆的人類布鞋.

不是冷赤大人!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驚,幾個魔人立即跳起來向葉空撲去.

可是已經遲了.葉空走出通道就以一口鮮血催動了血遁符.他沒有在礦洞里施放,是因為擔心礦洞里會有其他自己不知道的禁制◇這些倉庫重地,很多都會設置一些禁制,防止別人偷盜,所以葉空冒險出來施放,可以,他確實很心.

不過就算他如此心,他也算不到自己能遁到何處,那里又是什麼況.

血遁符一施放,葉空頓時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動了,那癱在氣海底部的靈力都被強力抽出,雖然已經是第二次使用,可是他依然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被抽干了.

"噗"他猛地噴出一口血霧,身影化成一道血光沖天而起,消失于天際的盡頭.

"快追!"魔人全部跟著飛了出去.

而那些人類修士卻都是搖搖頭吐了,這血遁符逃遁的度實在太快,就連元嬰逃走也沒有這麼快,想要追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其實他們的心底深處,卻都又有一個聲音在,快走吧,逃遠一點.永遠,都不要回來!

上篇:六四七 無路可逃     下篇:六四九 山窮水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