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四九 山窮水盡  
   
六四九 山窮水盡

千里之外,某魔人領主莊園.

園子里花木深深,綠樹掩映,環境相當不錯,看來經過無數年的展,魔族人也開始象人類一般,重視起生活環境.當然了,這些花花木木的事,不用他們動手,自有人類奴隸來處理.

在園子的一角,葡萄樹下,一張巨大的躺椅上,一個女魔人正在和三個人類修士肉搏,女魔人躺著不斷出舒服的哼哼聲.女魔人不能生育,又不如人類女子漂亮,所以她們是被拋棄的一類.而且她們每天閑著也沒事干,所以最大的娛樂,就是找人類男子來滿足一下此中快樂.

魔人和人類不一樣,什麼都有三個,女魔人也是一樣,所以每次都需要三個人類男子才夠用.不過遺憾的是,那三個窟窿的位置比較集中,不可能有三個人類男子同時進行,所以在一個男子進行時,另外兩個就挖呀,親呀,反正比較惡心就是.

為了得到主人的歡心,能讓她同意自己多修煉一點,所以人類男修士們也只能強忍惡心,盡量把女魔人伺候地舒服一點.

正在此時,女魔人睜開的眼睛突然看見天空中有一道光閃過.

"吐!"女魔人立即站了起來,一腳把那個正在賣力干活男修士踢到一邊,她腰間的蓮花般的裝飾也自動地翻落下來,遮擋住下邊.

"章濤,去給我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女魔人吩咐道.

章濤就是那個干活的人類男子,他不敢怠慢,也不管自己某處還在工作狀態,趕緊穿上衣服,一個瞬移消失了.

"哈哈,我又一次逃了出來,魔人,都去死吧!"葉空也顧不得自己全身流血的慘樣,躺在一片麥田中,放聲大笑,每次從虎口逃脫,都有一種仿佛重生的興奮.

不過很快一個聲音打斷了他,"你是哪個領主的奴隸,難道你不知道私闖其他領主的地界的後果嘛?"

"道友,在下身受重傷,這才誤入此處,大家都是人類,幫個忙吧,日後必有後報."葉空開口道.

血遁符的副作用比上次還嚴重,此刻的他,經脈寸斷,一點力氣都沒有,就連話都是斷斷續續,眼前更是不停黑,隨時可能昏迷.

他此刻只想眼前之人,看在都是人類的份上,給他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讓他服下一粒丹藥,安心靜養個幾天.

不過顯然他沒遇上好人÷濤冷哼一聲,"一個凡人奴隸而已,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個個幫忙,我還幫不過來呢."

葉空的靈力徹底酮,經脈又全部受損,此刻看去,也就是個沒修為的凡人而已.

葉空也不知道如何解釋,若是告訴他自己是修士,殺了魔人,現在受傷才失去修為……怕他死地更快.

"前輩,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若是你不願幫忙,就請你當做沒看見我,咳……"葉空猛地咳出一口鮮血.

他難得如此求人,不過他狀態實在不佳.他也不指望這人救他了,只要這人能讓他在這麥田里安心呆著就行.

可是就連這點請求,也沒成功.倒不是章濤不答應,而是那個女魔人也來了.

"稟告領主,現一個外邊逃進來的凡人奴隸."章濤趕緊恭謹道.

女魔人眼睛一掃,現這少年確實是個凡人.不過凡人都生活困苦,被人奴役,衣衫都是不整的,大多光著膀子,或者披件獸皮.

葉空雖然一身鮮血,可看得出那身衣衫不是凡人奴隸能穿的.所以女魔人不由得產生懷疑.

"把他面目上的血汙沖洗乾淨."女魔人下令道.

章濤連忙照辦,打出一個水屬性的法術,立即把葉空的臉沖乾淨了.

"我看看."女魔人走上來,看見葉空的面目,頓時眼前一亮.葉空雖然不是那麼帥到掉渣,可是也眉目清秀端正,更重要的,他有著一種別人沒有的氣質,那種帶著點桀傲不馴的精神面貌,是這里人類所沒有的.

女魔人在看葉空,葉空也在打量她♀是葉空第一次如此直面一個女魔人,第一個印象是,好丑!

兩米以上的個頭,全身棕的皮膚,沒有頭,沒有眉毛,也沒有衣服……要不是胸前和男魔人有明顯不同,否則還真分不清男女.

最讓葉空意外的是,魔族女人就連x房都是三只,並排吊掛著,讓人看了感覺看到怪胎一樣惡心.

葉空看她惡心,可這魔族女人卻看葉空很順眼,點頭道,"模樣不錯."

魔族女人多浮,看見有點姿色的男人就意動了,也不問葉空從哪來,到哪去,就看她腰間那蓮花般的遮擋向上翻起,就想把那個部位露出行事.

"章濤,去把他衣褲都剝掉."女魔人又吩咐道.

葉空真是連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怎麼這麼倒黴,才出虎穴,又入狼窩,這女魔人竟然二話不就要*自己.

若是漂亮的人類女子,他倒不介意讓對方得逞.可這是個丑陋的女魔人,若是讓其得逞,葉空估計自己這輩子八成是要陽逶了.

日你先人,你這女魔人,你也不怕感染上愛滋病!

葉空剛要開口大罵,可章濤卻先話了♀章濤平日還是很得這女魔寵愛的,現在看見多出來一個年紀輕輕的白臉,他擔心自己日後地位不保,趕緊話了.

"領主,此人來路不明,又是個凡人,怎配承受領主之歡……"

葉空吐血啊,是誰不配?你配,你承她之歡好了,老子可不要這種好事.

當然了,雖然被章濤歧視,葉空也不會蠢到反駁,他可不想跟這些女魔人生什麼,章濤這樣,他還是很滿意的.

不過接下來的話,葉空就不滿意了.

章濤又道,"而且此人身受重傷,經脈寸斷,怕是命不久矣,若是和尊貴的領主行樂時死去,實在掃興.我記得領主您今天午飯吃地不多,不如將此人作為下午茶……"

"姓章的!我和你無冤無仇,你這樣害我,遲早要有報應!"葉空再也忍不住,大聲罵出,不過緒一激動,他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嘿嘿,白臉,去死吧!章濤心里得意,忙指著葉空道,"領主,我的沒錯吧,他話都吐血,怎能承歡?"

女魔人一看倒也在理,以前吃的人類奴隸,那都是些面帶土色的凡人,何時吃過如此油光水滑的人.

"的不錯,我先吸了他的腦汁,回頭你將他的心割回去,給我做晚飯."

女魔人著,嘴里三根尖針樣的口器就伸了出來……

"看來只有動用最後一著了,吳前輩,消你不要讓我失望."

上篇:六四八 不計後果     下篇:六五零 黑衣魔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