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五零 黑衣魔宗  
   
六五零 黑衣魔宗

葉空在最緊要的關頭,終于動用的吳不知給他的黑色令牌.

其實葉空一直都不敢使用這東西,不知道用了會有什麼後果,想著吳不知鄭重的表,葉空猜測其副作用,怕是不比血遁符要.

更何況,這令牌上刻著一個鬼頭,和黑衣魔宗的字樣,讓人一看就覺得,這不是個好東西.

可等葉空一用,卻現,事並不是他想的那樣.

令牌剛一使用,葉空頓時覺得眼前一陣迷糊,這種迷糊非常之快,感覺只有半秒,立即他的眼前又清晰了起來.

他現自己躺在了一個大約有四五個平方的封閉房間里.房間沒有門,也沒有窗,四壁和屋頂都是黑色反光的材質,仿佛是個黑玻璃的房間,看不見外邊,可外邊卻有柔和的光線射進,在黑玻璃上,又仿佛有水流在流動.

這是哪?這也是一個和琵琶珠一樣的獨立空間嘛?可是怎麼有種詭異之感呢?葉空強撐著,想要坐起來看個究竟.

可這時,頭頂突然傳來溫柔柔和的女子聲音,"尊貴的九五二七號弟子,歡迎回歸黑衣魔宗,本宗將向您提供最優質貼心的服務,不管您有任何需要,這本宗都可以讓您滿足."

"什麼玩意?"葉空聽得是云里霧里.

尊貴的弟子?葉空也認識不少宗門的當家元嬰,也去過幾個宗門,可從來沒有哪家如此客氣,稱呼弟子為尊貴,這也太客氣了吧,客氣地不靠譜了.

還有後邊的什麼任何需要都可以滿足,怎麼好象是妓院的廣告詞呢?

"喂,話的那人,可否出來一見,你是真人還是人工語音?"葉空開口問道.

不過並沒有得到回答.

"也罷,至少這里還算安全,先把身體休養複原再."葉空剛想找出點丹藥服下.

卻聽那個柔和的女人聲音又響了起來,"尊貴的九五二七號弟子,您所欠本宗的債務已經到期三十年另五個月,為保證您繼續使用本宗所提供的所有服務,避免滯納金給您造成損失,請您趕緊歸還."

葉空暈倒,老子啥也沒干,怎麼就莫名其妙欠債了?還到期三十年了.

"不知我到底欠多少錢呢?"葉空怯怯地問了一句.

"您所欠債務,連本帶息,再加滯納金,一共是……"那個女人聲音停頓了一下,接著出了一個讓葉空噴血的數字.

"一共是兩千八百七十七萬四千九百零一塊靈石……"

葉空已經暈倒了,天吶,吳不知前輩,怪不得你如此鄭重將這玩意交給我,敢這里有個天大的坑等著我來填啊!兩千八百七十七萬塊靈石!算了,你殺了我吧!

"尊貴的九五二七號弟子,請您迅償還債務……"

"九五二七號弟子,請償還債務……"

"九五二七,請還債!"

葉空不由得苦笑,這她媽什麼黑衣魔宗,簡直是認錢不認人啊,剛才那麼客氣,現在不還錢,立馬口氣就來個大轉彎.

不過更郁悶的還在後邊,只聽那女人聲音尖叫道,"警告!警告!九五二七號弟子,你拒不償還的行為迫使本宗將你列入黑名單,本宗將暫豌所有權利,暫扣你所有物品和存款,並拒絕你進入,直到你償清欠款.若是你依然拒絕償還,本宗將不惜一切代價向你討還欠款."

葉空真是苦笑不得.我不是在做夢吧?吳不知給了個什麼東西給自己?什麼亂七八糟的?

葉空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那女子一句話,他聽得明白,"拒絕進入".

"不會把我趕出去吧?"葉空慌忙喊道,"大姐,讓我在這呆幾天吧,你看我都受傷躺著了,外邊還有人要我的命……大姐,揚點國際人道主義精神吧,救死扶傷啊!"

顯然那個女人的聲音並不是真人,她根本沒有搭理葉空,只是自顧自道,"九五二七號弟子,你將在十息後被驅逐,傳送地點,你最後一次正常使用黑衣令的坐標位置,請做好准備,十,九,八……"

"最後一次正常使用的地點?那我剛才算不算正常使用,大姐,我不要回去!"

十息以後,葉空終于知道了,最後一次正常使用的地點並不是滄北魔人區,那是欠費使用,你想傳過去,黑衣魔宗也不會傳.

那最後一次正常使用的地點又是在哪呢?葉空也不知道,他只看見頭頂的天空是一片陰森森的暗色,接著,他突然現一個很不好的問題.

他竟然身處數米高的空中!

"吳不知!你她媽的最後一次正常使用,干嗎非要站這麼高!"

其實不能怪吳不知,幾十年前這里是一座樓,當時他站在樓上使用的,誰知現在樓已經被拆了,挖成了一個池塘.

"嘩啦!"某人結結實實栽進了池塘里.

這她媽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葉空只覺得眼前一黑,再也撐不住了,徹底昏死過去.

嚴府,最高大的正屋內,一個瘦高矍蒴的老者正在捋須愁思,旁邊一個大媽模樣的女子也是哀聲歎氣,顯然遇到了什麼煩惱之事.

正在他們煩惱,卻聽見外邊喧嘩,老者推門而出,怒道,"三更半夜不睡覺,都在吵什麼?"

馬上有管家跑過來,"稟告老爺,剛才一個人突然掉在荷花池里,的們都去打撈了."

老爺皺眉道,"何人走路不長眼睛,半夜出來亂轉,怎麼不淹死!"

管家又道,"老爺,不是我們府上的人,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好象經過戰斗,全身傷地很重,經脈寸斷."

老頭忙問,"是修士?"

"不是."管家搖頭,"是個凡人,而且依老朽所見,此人怕是支撐不了多久了,已經昏迷了,多半再也醒不過來了."

"原來是這樣."老者歎了一聲,擺手道,"此人既然來路不明,不定給我家帶來災禍,趁夜將他扔出府去便是……哦,既然掉進我府中,也算緣分,扔出去之前,給他吞一顆大還丹,也算我嚴府盡了人事."

"是."

管家剛要走,聽見背後老者又吩咐道,"馬上我有貴客來到,別讓那些不長眼的來打攪."

上篇:六四九 山窮水盡     下篇:六五一 嚴家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