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五二 葉空去向  
   
六五二 葉空去向

"這倒無妨,我朋友那里要什麼沒有?搞點邪魅的丹藥讓淑惠服下,到時可以蒙混過關……只是我朋友,恩,那地方只認靈石……"

嚴峰云忙道,"這是當然,怎麼能讓鄧老前輩出力還出錢,要多少靈石都可以的."

鄧老臉一,笑道,"沒辦法,那朋友只認靈石,就是剛才那消息,我也花了不少靈石……按道理我應該送你們,不過我最近也比較手緊,所以丹藥的錢,你們自己籌措一下."

"怎麼能讓鄧老您花費."嚴峰云著就想取靈石,鄧老死活不收,最後老頭了,等他去打聽到那種奇特丹藥的價格以後,再吧.

大家好,鄧老匆匆離去,去找他所謂的朋友找丹藥.

而嚴家兩人卻愁了♀個男人上哪去找呢?只拜堂不上床,哪個男人願意呢?

若是找個家丁扮演,傳出去嚴家大姐嫁個家丁,實在丟人.

若是找個門當戶對的,怕是人家男子也不同意≡己女兒也不同意.

還有拜堂以後怎麼處理,如若一腳將新姑爺踢走,怕是這家伙懷恨在心,會去畫音魔宗告密.

若是這姑爺居心不良,用此來脅迫嚴家上下,那後果就更難想象.

嚴家夫妻怎麼想,都想不到合適的人選,最後只好又去把管家給叫進來.主人家事一般不瞞管家的,這管家名叫嚴福,也算是個機靈之輩.

嚴福思索一會,突然道,"我有個主意!"

嚴家夫婦忙道,"快!"

"最好辦法,是找個重病或者快死之人,讓此人和姐成親.等此事一了,此人死了最好,不死,我們就助他一臂之力!"

吳曉玲畢竟是女子,聽管家的歹毒,心里不由得一驚,忙搖頭到,"這樣不好吧."

嚴福又道,"其實我就是一個法,並不一定真殺他,只要到時候他老實聽話,我們也不必殺人.再了,若是此人是善良之輩,他應該感激我們救他一命,而不是因此拿捏我嚴家!"

嚴峰云疑道,"聽你的口氣,莫非你已經有了人選?"

嚴福低聲笑道,"老爺,您忘了,剛才掉在我們荷花池里的人?"

"真是天助我也!"嚴峰云哈哈大笑,隨即他想到了什麼,忙問,"那個人不是扔出去了嘛?"

"老爺,我這就把他搬回來!"嚴福一溜跑去了.

嚴峰云又趕緊對吳曉玲道,"夫人,還是由你去服女兒∏畫音魔宗決非好去處,讓她死了這條心,若是她變成一張畫,老爹我就死在她面前!"

吳曉玲那邊沒什麼問題∏嚴淑惠也沒打定主意要變成畫,聽只是假拜堂,她也沒意見.一個要死的人,還有什麼威脅呢?回頭那家伙掛了,她還是很自*的,就算名分受損,可她還是乾淨身子.遇到真愛她的男人,到時候明況,人家應該也不會計較.

嚴淑惠好不容易同意了,可嚴蓋邊消息卻不太好.

剛扔出府的人,一盞茶的工夫,人卻不見了,任管家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嚴峰云也是懊惱地很,考慮一會,只有吩咐下去.一邊繼續尋找,一邊派人去其他境,把那些姑表姨嬸家的表兄弟,堂兄弟,遠房兄弟都叫來.

這種事,還是家里人實在啊!

要葉空去哪了?可不是他自己跑了,他本來經脈寸斷,又沒有靈力修複,從半空中摔下更是讓他雪上加霜.

最扯的是,被黑衣魔宗那一鬧,他連療傷丹藥都忘了吃.

真的還多虧嚴峰云讓人喂下他的那顆大還丹.當然了,他的經脈是再造過的,遠勝常人,他的身體也修煉過靈武煉體,所以就算沒有那丹藥,他也不會死.

只是有了丹藥,讓他醒地更快一些.

他終于悠悠醒來,不過他沒睜眼,因為他聽見身邊有人對話,他現在比凡人還不如,當然不敢貿然睜開眼睛.

就聽那兩人對話道:"譚坤師兄,嚴家這是搞什麼名堂,半夜丟個要死的人出來,可奇怪的是,扔在地上,那管家還往他嘴里塞了顆大還丹."

譚坤也奇道,"確實有些奇怪啊.不過此人又不是修士,他又怎麼會經脈寸斷呢?徐宇擴師弟,你他會不會是煉什麼奇特魔功,導致修為全毀,經脈寸斷呢?"

徐宇擴點頭道,"這倒有些可能,不定此人就是煉的這種自斷經脈增加實力的功法."

躺著的葉空真想罵一句,經脈都全斷了,還增加狗屁的實力,世上哪有這種狗屁功法?

不過他接著又聽見那個譚坤道,"真有可能,想我們云遙八千境,各種魔門上萬,什麼功法沒有,我們天殘魔宗修煉的,就是自殘身體,以痛苦來增加實力的功法."

這里有兩個詞引起葉空注意∪是云遙八千境.云遙他不是第一次聽了,可什麼八千境,又是什麼玩意呢?

第二個詞,天殘魔宗[似那個白松就是天殘魔宗飛升的,那個殘體引雷術可真不是吹的.

基于以上兩點,葉空心里一動:莫非自己來到了云遙?

吳不知的黑牌子來自云遙?那吳不知又來自哪里?他黑牌子哪來的?他又怎麼會去滄南?或許是他偶然撿到的牌子?

疑問雖然多,不過葉空心里已經確認,自己到了云遙.

這什麼黑衣魔宗,天殘魔宗,也只有云遙會有這些玩意.

葉空本想再多聽幾句,可不行了,這兩個家伙,竟然注意到他的儲物戒指.

"譚坤師兄,你他帶的不會是儲物戒指吧?"徐宇擴抓起葉空的手道.

那個譚坤搖頭道,"你別做夢了,凡人怎麼可能有儲物戒指,那就是個裝飾戒指……我們宗主殘煜真君的儲物戒指,我看過,和他的完全不一樣."

徐宇擴還是不甘心,"譚坤師兄,你剛才不是了,他可能是個煉功失敗的修士,不定就有儲物戒指……你看他沒有儲物袋,沒有儲物手鐲,若是他真是個修士,這必定是儲物戒指!"

上篇:六五一 嚴家煩惱     下篇:六五三 天殘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