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五三 天殘殘體  
   
六五三 天殘殘體

譚坤伸手摸了摸,最後還是搖頭,"不是,儲物戒指是有靈力感應的,還可以清楚感應到原主人的神識,而這枚戒指,我卻什麼都沒感應到."

"那是因為你沒把戒指給他摘下來!"徐宇擴完就硬扯起葉空的手指,不過那三十六層的儲物大戒死活就是連著葉空手指不放松.

徐宇擴加力道,"這位道友,你就連指頭帶戒指一起給我吧,哈哈,等你以後加入我們天殘魔宗,你的手指頭遲早都是要切掉的……"

修魔者果然個個行為乖張,這就要硬拉斷葉空的手指頭,這下葉空可不能再裝睡了.

他趕緊睜開眼睛,抬眼所見,終于看見這兩個自稱為天殘魔宗門人的弟子.

葉空睜眼一見兩人,幾乎無法相信♀倆人真是修士?

只見這兩人,都是一身灰塵,鳩衣百結,蓬頭垢面,那滿是煙灰的臉上,仿佛這輩子都沒洗過臉.葉空愕然,就算是魔人區域的那些人類修士也沒有這麼窮吧?

一個修士,你就是再窮,你一件衣服買得起吧?

這兩人若是手中再抓個破碗,那絕對是丐幫中人,當然了,若是仔細看,還可以看見腰間都各掛著一只儲物袋,這才能稍微顯示出他們的修士身份.

"二位……前輩."葉空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兩人滿臉都是泥土,根本看不出年紀.

"你醒了?想不到沒死,恩,我天殘魔宗需要的就是這種心智堅定之人."那個叫譚坤的,抱著膀子來回"欣賞"著某人,看的某人毛骨悚然.

"可是我並不想加入天殘魔宗."葉空強打起精神道.

譚坤看著葉空,搖搖頭,道:"道友,雖然你貌似凡人,可是我看得出你也是修仙者……不過你可能還不明白你的狀況,你的全身經脈寸斷,靈力全部潰散,比之凡人都不如……憑你現在的樣子,在這一境是很難生存下去的."

"是呀."徐宇擴也站起來道:"只有我們天殘魔族,最喜歡你這種殘障人士的加入°加入以後,使用殘體**,不管你什麼靈根,都可以激活你的潛能,讓你迅恢複修為,以後修煉起來也更加快."

葉空苦笑,自己怎麼就成了殘障人士?

葉空又打量了一下面前倆人,只見那徐宇擴是一條胳膊,明顯的殘疾.可那譚坤好像健全的很嘛?

葉空強撐起身子,問道,"二位前輩,敢問天殘魔宗必須是殘疾之人才可以加入嘛?"

徐宇擴點頭道,"那是當然,就算你不是殘疾人,在修煉後,也必須自殘身體,以痛苦磨練意志,激體內潛能,我的這條胳膊就是自己砍掉的……開始我只是砍掉手指,不過後來覺得不夠,我又切掉整只手掌,後來還不夠,我又把臂都切了♀次出來曆練前,我把整條胳膊砍了,這才築基成功."

葉空聽得頭皮炸,這天殘魔宗也太BT了,靠切自己身體修煉,砍掉手臂才築基……若是元嬰,那豈不是連腦袋都不要了?

最讓人覺得恐怖的是,那徐宇擴起這些,竟然滿臉興奮,仿佛砍掉的是別人手臂一般.

這是一群自虐的瘋子.葉空心里對這天殘魔宗下了結論.

"那這位譚坤前輩又是砍掉了哪里?"葉空又好奇問道.

沒想到譚坤哈哈一笑,把褲子往下一拉,道,"你想不到吧?為了讓自己痛苦,我上來就把自己的子孫之根給切了……所以我才比徐師弟提前築基."

葉空有些受不了了,這她媽都是什麼人啊?砍胳膊,切基雞……天吶,第五肢都不要了,咱還是趕緊離開吧.

"二位……前輩,在下還有點急事,就不陪二位閑聊了,青山常在,綠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吧."葉空心道,永遠不見面才好!nnd,再呆下去老子基雞不保,欲煉此功,必先自宮,看來還真不是吹牛的.

看著葉空掙紮著要走,徐宇擴急了,按住葉空道,"是我們把你從嚴府外救回來,你把儲物戒指留下!"

葉空茫然道,"什麼儲物戒指?"完恍然大悟,"哦,就這啊?"

葉空做事也光棍地很‰都沒想,把儲物戒指褪下,扔給徐宇擴,笑道,"這是在下在金店買的,值千兩銀子,就送給前輩了,前輩買套衣衫穿吧."

他現在沒有靈力沒有修為,凡人都不如.倒不如拚一下,就算那徐宇擴拿去也沒事,有名有姓,等老子修為恢複再取回好了.

葉空如此作派,徐宇擴倒真的信了,若真是儲物戒指,這家伙怎麼會如此無所謂呢?

徐宇擴用神識一感應,啥也沒感應到,只有訕訕把儲物戒指又扔回給葉空.

"原來就是個普通金戒指,還給你吧."

葉空倒大方地很,"前輩,您救了我,我真的無以為報,您就手下吧,看您也不富裕."

徐宇擴哈哈笑道,"你以為我們真的沒銀子?那些凡人的財物,我們要多少有多少!我們裝作乞丐是曆練的必修課,我們天殘魔宗不但要自殘身體,痛苦筋骨,還要受盡世人白眼,折磨心智……"

什麼不好裝,裝乞丐玩,真是心理不健康啊.葉空搖搖頭,掙紮著爬起,就想逃走.

沒想到譚坤又擋住他,"道友,你真的不考慮考慮,要知道,憑你現在的境況,想活下去,根本不可能!"

"謝了前輩,在下和你們愛好不同,就不用考慮了."葉空也不知道自己是走還是爬,就這樣離開了這件破房子.

等他身影消失,徐宇擴道:"譚坤師兄,若是你想留下他,我們可以強行留他,再殘了他兩肢,他不想加入我們天殘魔宗都不成!"

譚坤搖頭道,"不急,讓他受些折磨,感覺到無法生存下去,我們再去收他,那樣他也會心甘願加入我們天殘魔宗."

走在異鄉的街頭,那些青石板路是那麼熟悉,可那些店鋪,街道,行人……卻都是那麼陌生.

上篇:六五二 葉空去向     下篇:六五四 異鄉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