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五五 被人欺負  
   
六五五 被人欺負

"我陳贊胡大哥,這事您一定得幫幫忙,等加入鐵臂魔宗,弟一定惟師兄的馬頭是瞻."

"是呀,陳贊胡大哥,弟也是一樣,到時候為師兄赴湯蹈火,絕無二話."

那個叫陳贊胡的哈哈一笑,大聲道,"這事包在我身上!不過你們也要苦練基本功啊,到時候選拔比試進入前列,還愁不能進宗?"

那幾個青年面色一黯,低聲道,"陳贊胡大哥,聽每年收人比試時,都有許多凡人武林高手參加,我等哪是對手?"

陳贊胡拍拍他們的肩,低聲道,"這次安排名單順序的是我師兄,我到時候給你們安排一下,讓你們都遇上比你們還弱的."

"哈哈……"眾人會心大笑.

酒喝多了,大家心又好,就容易惹事,也不知道是哪個看見躺著的葉空了,上去就踢了一腳.

"乞丐,叫我聲爹,我給你五十文."

"叫我聲爺爺,我給你一兩銀子!"

幾個吃飽了撐的家伙把葉空就圍上了,那個鐵臂魔宗弟子陳贊胡站在外圍哈哈大笑,他倒不屑于欺負個凡人要飯的,不過看別人欺負,也挺好玩.

"乞丐,快叫啊!你她媽聾了是不是?"終于有一個酒鬼上去踢了葉空一腳.

"踢死你,你敢不叫!"

眾酒鬼對著葉空一陣拳打腳踢,葉空也不吭聲,縮成一個蝦米,任人踢打.

終于來了,這就是自己在夢境之城看見的場面,窮困潦倒,不如凡人,被流氓地痞欺負……

可是在眾人的拳腳中,葉空卻想明白一件事.

當初蜃妖為了困住他,所以給他播放未來即將生的苦難和握……可是接下來,又是什麼呢?

是更苦難和更握嘛?若是那樣,蜃妖一定會繼續播放下去.

可是,後邊的片段沒有!顯然,接下來將要生的,就是脫離苦海,消除握!這些是蜃妖絕對不會給自己看的!

想到此處,葉空哈哈大笑.苦難就要結束,握就要走遠,還有什麼可擔心呢?

葉空這一笑,幾個酒鬼都是一愣.平常他們沒少欺負乞丐,可今天這個被欺負到如此開心的,還是第一次遇見.

"媽的,笑,有什麼好笑,踢死你就不笑了!"幾個酒鬼又一次踹了上來.

不過鐵臂魔宗的陳贊胡卻想到了什麼,"別打了!聽其他境有一個天殘魔宗,其修煉方法殘忍BT,而且他們出來曆練就是隱去修為,化裝成乞丐,別人越是欺負他們,虐待他們,他們越是開心."

幾個醉鬼驚道,"還有這種宗派,修仙的目的就是吃好喝好還可以欺負人,這些人卻反其道行之,他們修仙就是為了折磨自己嘛?"

陳贊胡道,"這些人都是身殘心智也殘之人,不可以常理度之,其對自己殘忍,對別人就更加殘忍,還是不要招惹為妙."

眾人嚇地不敢在打,對著地上的葉空抱拳告罪,接著都匆匆離去.

那些醉鬼剛離去,譚坤和徐宇擴兩人的身影出現了.

"道友,你不是乞討之人,象你這樣沒有實力,又拉不下臉乞討的,是無法生存下去的,不如……"

譚坤還沒完,躺著的葉空,就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搖著,道,"二位前輩的好意,在下心領了,只是在下和你們理念完全不同,不要多了."

徐宇擴怒道,"你這厮真是不知好歹!不加入我們天殘魔宗,你只有死路一條!要不,你就象條狗一樣的活著,做一個真正的乞丐!"

徐宇擴完,也不知道從哪摸出來一個餿臭的包子扔在葉空面前,吼道,"這就是今天別人扔給我的!這就是一個乞丐該吃的!你眼前有兩條路,一是跟我們走,加入我們天殘魔宗,我保證你馬上就有好吃好喝;第二條路,就是以後每天靠著吃這些別人丟掉的泔水生活!你自己選吧!"

葉空坐起來,擠出些笑意,拿起那餿掉的包子,用力咬了一口,用行動表達了自己的選擇.

"我葉空有個脾氣,作出選擇就不會改變,你們天殘魔宗的修煉方式不是我所能接受的,我就是做乞丐也不會加入你們."

徐宇擴沒想到這子真的拿起餿包子就吃,也不知道什麼了,回頭望著譚坤,"師兄,這……"

譚坤笑了起來,"道友果然有些脾氣,不過我們天殘魔宗也有個規矩,凡是本宗看上的弟子,可以強請入門……而你這脾氣正被我們看中,所以,道友跟我們走吧!"

"強請入門?逼人加入你們天殘魔宗,讓人自殘身體,你們天殘魔宗果然很好!"葉空咬牙道.

譚坤哈哈大笑,"這有什麼不妥?畢竟肯自殘身體的人是少數,不過被強請進門的,他們現在都很開心……哈哈哈."

譚坤著,笑容就猙獰起來.天殘魔宗的功法殘忍,沒有幾個人願意主動去學,所以門人凋零.于是便讓弟子們出來曆練,順便抓人,逼人家加入天殘魔宗.

"徐宇擴師弟,配合一下,抓到活的,我們的曆練任務就可以完成了!"

譚坤一聲令下,兩人一前一後撲上來,按住葉空,接著譚坤從儲物袋里摸出一顆藥丸,塞進葉空的口中.

"不要!滾!天殘魔宗,媽的,老子和你們沒完!"葉空拼命掙紮,可他現在比之凡人都不如,哪里逃地開在兩個築基真人的魔掌,很快被按住,丹藥也被迫吃下.

"子,睡一覺就到天殘魔宗,到時候先殘了你,看你還願不願加入!"譚坤和徐宇擴哈哈大笑.

"嘎吱……"門軸轉動聲,驀地響起,把譚坤和徐宇擴都嚇了一跳.

"二位天殘魔宗的道友,你們還真是膽大,竟然來鐵畫境抓人,莫非以為我鐵畫境無人?"一個矍鑠老者走了出來,此人正是嚴家家主嚴峰云.

葉空也是巧,轉了一圈,竟然又來到了嚴家的前門.而嚴老頭也正愁沒有假新郎呢,昨天放跑一個受傷半死的,今天又遇到一個快要餓死的乞丐,這次絕不能再放走了.

上篇:六五四 異鄉街頭     下篇:六五六 褲頭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