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五六 褲頭惹的禍  
   
六五六 褲頭惹的禍

譚坤和徐宇擴一見來人竟然是結丹老祖,他們也不敢多,趕緊行了個禮扭頭溜走.若是被畫音魔宗和鐵臂魔宗知道,他們這婁子就捅大了.

倆人一走,嚴峰云哈哈大笑,"嚴福,真是天佑我嚴家,今天又送上門一個."

嚴峰云心想,拉乞丐做這假新郎就最好了,事成將其殺了,也不會有人計較的.

不過嚴福一看,卻咦了一聲.

嚴峰云忙問何事.嚴福道,"此人正是昨天被我們扔出府之人!"

嚴峰云老眼一睜,奇道,"是嘛?竟然這麼巧?"

嚴福點頭,"老爺,絕對沒錯,就是昨天那人,他現在還經脈寸斷,不過奇怪的是,昨天明明看他命不久矣,怎麼一天工夫,就好多了呢?"

嚴峰云皺眉又看看此人,心道,莫非這子昨天傷的不是那麼重?可嚴跟著自己那麼多年,眼光不會錯∏就是這子有什麼特別之處?

可嚴峰云怎麼看,都覺得此人不過是個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凡人,看不出什麼特別.

"或許是你給他服的大還丹見效了,不管他,先抬進府中."嚴峰云一聲令下,嚴福也不是一般人,背著葉空就回了府.

沒一會,葉空就被放在府中軟榻之上,嚴峰云命人喚來吳曉玲,嚴鈣著燈,老夫妻這一看,那還是相當滿意的.

雖然只是假拜堂,可這新郎也得有個大模樣吧,若是又老又丑,實在是丟了嚴家臉面,而且不定惹得有心之人懷疑.

吳曉玲看見葉空模樣尚可,笑道,"此子唇齒白,面目清秀,倒有些樣子,嚴福啊,你眼光不錯."

嚴甫笑道,"夫人,其實我剛看見他時,滿臉血汙,也不知他啥模樣,我也是瞎貓逮到死耗子啊."

嚴峰云卻依舊皺眉道,"只是此人底細,我們不清楚.也不知道秉性如何,更不知道出身何處,有無仇家,會不會給我家帶來麻煩."

吳曉玲嗔道,"沒有人的時候,你著急≈在有人了,你又擔心起來."

嚴峰云擺手道,"你不懂.此子是凡人,可奇怪的是,他怎麼會全身經脈盡斷呢,若是別人出手,那麼是誰會對一個凡人下如此重手呢?若是他自己修煉所致,那麼他又修煉的何種功法?更重要的,他身後是不是有什麼師門後台呢?"

吳曉玲卻想的簡單,笑道,"他不過是個五行靈根,縱是其他門派弟子也必定不是重要角色……退一萬步,就算他有個厲害的後台,可是我們鐵畫境兩大魔宗,也不會容忍別人在本境內對我等出手."

"的也是."嚴峰云點點頭,又看看葉空道,"可我總覺得此子不是那麼簡單."

吳曉玲笑道,"我倒覺得此子不像*佞之徒,若是真非平凡之人,那和淑惠假戲成真倒也不錯."

嚴峰云聽到這里哈哈笑道,"淑惠也是五行靈根,借助岳父留下的丹藥才能築基.若是這子也是有奇遇之人,也是築基以上,他們倒也算是有緣啊."

其實他們純屬玩笑話,這子一點修為都沒有,怎麼可能真讓他做姑爺?

不過後邊有嚼舌頭的丫環聽見了,趕緊溜去姐房中,老爺夫人都巴望著那人弄假成真,和你龍鳳合鳴呢.

嚴淑惠對這荒唐點子本來就沒什麼好感,聽見這一,心中大惱,對那個假新郎也順帶惱上了.

"我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有什麼門道,能讓我娘看上眼!"嚴淑惠心中一惱,也不管其他,拎著裙子就奔出去.

那邊屋里,管家給葉空服下解昏迷的丹藥,葉空暫時還沒醒,管家覺得這子一身汙濁實在不雅,又吩咐丫環給他擦臉,又拿來新衣物,給葉空換上.

嚴峰云和吳曉玲去正屋等待,留下丫環給葉空擦臉換衣.嚴府後衙也沒有男子,這些丫環平日里也沒給男人換過衣服,不過既然上邊安排了,那就換吧.

當然了,主要是換外衣,里邊的衣服是不換的,于是丫環們幫他褪下鞋襪,外衣,外褲,其他還好,當外褲一褪,頓時丫環們又好奇又臉.

這時剛好嚴淑惠駕到了,四五個丫環都圍著軟榻嘰嘰喳喳,所以也沒人注意到她進來.

嚴淑惠走進屋來,看見丫環都圍著那個男子,眉頭就是一皺,側而一聽,就聽那些丫環議論.

"好新潮,好特殊啊!"一個丫環驚道.

"是啊,不知可有女子式樣."另一個丫環道.

又有丫環啐道,"你們這些浪蹄子!這是人穿的嘛?這麼點,也不知道此人怎麼好意思穿出門,根本就擋不住!"

之前話的丫環反駁道,"雖然是了點,可是你們不能否定其式樣之新穎,做工之精巧,材質之特殊……真想摸一下是什麼絲織造的,真亮啊!"

又一個丫環哈哈笑道,"蹄子,你哪里是想知道什麼材質,你是想知道那層布下邊包的是什麼吧?"

"哎呀,壞死了,你去死!"

她們的對話,把嚴淑惠聽得莫名其妙,心道,她們這是在什麼,又是式樣,又是材質,一個個又臉,想看不敢看.

嚴淑惠好奇心被勾了上來,躡著腳走到丫環們身後,往里一看……

"呀!"

敢大家在研究某人的三腳褲頭呢,這玩意在滄南的武國已經不是新鮮物品了,在其他國也開始流行,可是在云遙,可就希罕了.

如此式樣的褻褲,端得是新穎,那些丫環何曾見過,自然就要議論紛紛.

嚴淑惠也看見了,不過她注意的不是什麼式樣材質,而是那鼓鼓的一個包,還有兩側滑出的不少苗……

被嚴淑惠這一聲叫,丫環們都嚇了一跳,再一看姐來了,趕忙行禮.

丫環們行完禮,覺得不好了,姐千金之軀,怎麼能讓她看這些東西呢.

可嚴淑惠卻開口道,"你們都給我出去."

丫環們魚貫而出,可心里卻在嘀咕,這孤男寡女的,姐該不是看見某人春心大動,想要就此研究下男人的秘密吧?

上篇:六五五 被人欺負     下篇:六五七 誰欺負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