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六零 葉空賣酒  
   
六六零 葉空賣酒

"哦,姑爺是要吃飯?那去三元酒家,那里規念大,若是姑爺要清雅,那去修士築."

"那麼最有品味的又是哪一家?"

薛帥顯然不明白品味是啥意思,一雙眼睛白癡一樣看著葉空.

"沒文化,我的意思就是那里吃飯的高檔人最多,菜的口味一般價格卻是驚人的貴,看上去生意一般,可是來的非富即貴,里邊跑堂的都是用眼睛下半部看人……"

"我知道了."薛帥心道,到底是姑爺,有錢人啊,吃飯都得去這種地方.

"姑爺,在城外有一處口腹樓,那里就是您的地方."薛帥完,又提醒道,"姑爺,您帶靈石了吧?那可是口腹魔宗的分號,跑堂的都是修士,絕對沒人敢去吃霸王餐."

"吃霸王餐?老子還要倒賺他們的靈石!"葉空冷哼道,"帶路,順便口腹魔宗是怎麼回事?"

薛帥一解釋,原來修士也有很多愛好口腹之樂的,雖然他們已經辟谷了,可還是沉迷在吃食中無法自拔,于是就有了口腹魔宗,這些家伙愛吃,會吃,能吃.

當然了,讓別人感受到他們吃的水平,更讓他們心理上得到滿足,于是那些口腹魔宗弟子就在各境開了很多飯店.

沒一會,出了城.其實一境的面積還是非常廣漠的,鐵畫境就有好幾個城市,而葉空現在所在的,就是最大的主城了.

出了城,遠遠就可以看見那棟高樓,大約有五層,在一片平房中特別醒目.

薛帥介紹道,"這口腹樓也是有規矩的,一樓只接待煉氣修,二樓接待築基真人,三樓接待結丹老祖,四樓接待元嬰真君,五樓接待化神神君,若是你修為不到,給再多靈石,也不會讓你上樓."

"還真是等級森嚴,那如果化神以後的修士來了呢?"

"化神以後,過了天劫就飛升了呀."薛帥看著葉空,心里鄙視,這姑爺真是沒見識啊.

"哦,對對對,化神以後就飛升了."葉空笑了一聲,走向口腹樓.

來到口腹樓,葉空剛要進門,卻被人攔住了.

"對不起,本店不招待凡人."一個胖子服務員站在門口,擋住葉空去路,更一指薛帥,道,"他可以進去,你不行."

葉空愕然,這她媽什麼世道,當爺的不准進,跟班的倒可以進,有這樣的規矩嘛?

不過也沒辦法,誰叫咱是凡人呢?

"這位大哥,其實我不是來吃飯,我想找貴號掌櫃,談一樁買賣."葉空客氣地道.

"買賣?"修仙者都看不起凡人,胖子大手一揮道,"我們老板也不和凡人談買賣."

"你怎麼油鹽不進呢?我告訴你,我可是談的大生意,若是你耽誤了,你吃罪不起!"葉空也有些惱怒.

"我吃罪不起?你子想來口腹魔宗鬧事也不先秤秤自己份量!"那胖子也就是煉氣後期水平,當下就來推葉空.

薛帥趕緊擋在前邊,"道友,我們乃是城中嚴家,這是我們新姑爺,請你放客氣點!"

"賣藥的嚴家?怎麼招了個凡人姑爺,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哼,要找我們掌櫃,請嚴老爺子自己來,本店規矩不能破!"胖子修士依然牛叉的很.

不過這時,里邊卻有人注意到了,一個年紀不大的修士跑來,怒道,"今天五樓有客人,你干什麼呢?惹火了貴客,你還要不要命了?"

胖子一臉無辜道,"少掌櫃,是他們在鬧事."

葉空也不回答,從腰間解下一個青色的葫蘆,巴掌大,打開蓋子,用手扇了扇,歎道,"好酒啊好酒,只可惜人家不要,唉,我還是賣給別家吧!"

他這蓋子一開,幾人全部嗅到了沁人酒香,口腹魔宗個個都是其中專家,那少掌櫃一聞,頓時臉上露出驚訝,隨後又是使勁一嗅,贊道,"好酒!"

葉空被胖子一鬧,已經想賣酒給他們了,拿出來是讓他們後悔的.聽少掌櫃好酒,他淡淡一笑,蓋起葫蘆,回頭就走.

"哥且慢!"少掌櫃趕緊過來,客氣道,"在下乃是這間店的少掌櫃林振瑋,剛才下人多有不周,請勿要見怪……"

"對不起,我還就見怪了!"

少掌櫃聽他回話,心中大喜,遇到這種事,就怕人家不理睬.只要搭話就好.

"胖子!過來,給這位哥賠不是."

少掌櫃完,胖子只好走來,忍氣吞聲賠禮道歉.

可葉空從來不是好話的人,讓開一旁,道,"別介,我一介凡人,怎麼能受你大禮呢?你推我兩下沒關系,我也不想跟你計較了."

少掌櫃知道這家伙嫌不夠,頓時作出大怒表,道,"胖子,你越來越不像話了,敢動手?給我掌嘴一百下!"

少掌櫃本以為這樣就算了結了,可是胖子自己抽了一百個嘴巴,葉空依舊要走.

少掌櫃苦笑道,"哥,別人油鹽不進,我看你比他還要油鹽不進.所謂殺人不過頭點地,他一個修士當眾如此,已經夠意思了,你還要如何,不妨開口直."

他這樣,葉空倒不好意思再拿架子了,哼道,"胖子,以後招子放亮點,若是在我的地盤,可不會這麼輕易罷休."

後邊跟著的薛帥不由得感歎,到底是姑爺大人啊,一介凡人就能跟修士不依不饒,果然是狠人.

葉空松了口,把葫蘆里裝的樣酒給了林振瑋.雖然林振瑋是少掌櫃,可凡人不准進門的規矩,他也不能破.只有帶著葉空他們來到後門,安頓他們在燒火房等待,而林振瑋就拿著樣酒去里邊給他爹林希天品評了.

坐在燒火房里,看著四周堆著的柴草,葉空不由得苦笑,"想不到老子竟然淪落到連飯店大門都不讓進的地步,真是悲哀啊."

薛帥笑道,"我可不這樣想,姑爺您一介凡人就敢跟修士這樣對著干,試問幾個凡人有這種膽子?"

葉空搖頭,"沒用啊,出來混講的是實力,盲目的大膽那是自尋死路."

葉空想想又笑了,自己以往的大膽,不都是自尋死路嘛?好在安然無恙都渡過了,現在想想,確實有時候太沖動.

正在他們等待時,外邊卻一陣嘈雜,來了幾個不之客.

上篇:六五九 拜見家翁     下篇:六六一 口腹魔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