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六五 好男讓惡女  
   
六六五 好男讓惡女

葉空完,又瞄了一眼那薄薄衣服里的飽挺甜瓜,還真是沉甸甸呀.

黃詩詩被他這一,也不好威脅了,只好大口殺價.

一口信口開價,一個做地還價,你來我往,也不知道交鋒多少回合,最後把價格定在一塊上品靈石三斤.

照這個價格,葉空的三百斤酒,也就賣了一百萬塊靈石℃是暴利啊,葉空真想回去滄南專門販酒.

"哼,日後在鐵畫境混給老娘我心點!否則有你好受!"談完價格,黃詩詩大姐還不忘威脅一句.

"日後的事,日後再吧."葉空話里有話,嘿嘿,日後之事?現在還沒日,我又怎麼知道呢?

要這子果然是流氓,若是黃詩詩真君知道他此刻想法,八成當場就斷了他第五肢.

"別廢話了,快回去拿酒!我們在這等你!"黃詩詩著就把某人趕了出去,臨了在門口,還喊了一聲,"子,你可別玩什麼點子,否則整個嚴家都不夠給你陪葬!"

葉空哧道,"詩詩大姐,你的靈石還沒有給我,我能玩什麼點子?不過請你把一百萬靈石准備好,否則我真的會玩點子哦."

"子,你亂什麼?"林希天哪敢由他胡,一把將他拉出了樓.

葉空的背影一消失,黃詩詩繃著的臉立馬忍不住笑了,輕啐道,"子,跟姐姐玩,你還嫩了點!"

黃詩詩回到屋里,那個女神君開口笑道,"詩詩姐,是不是對這子有意思,要不把他弄回宗里玩上些日子?"

黃詩詩啐道,"宗主,您都什麼呢."

女神君笑道,"我們宗的女子雖然不能生育了,可是找點樂子還是可以的≮里其他幾個真君長老不都養了幾個男人打時間,你也可以養幾個白臉呀."

黃詩詩啐道,"宗主,你什麼呢,我才看不上凡人,我就是覺得一塊靈石三斤真是便宜."

女神君笑道,"是呀,我幾百年前在琵琶境的時候,這酒就賣一塊上品靈石一壺呢,一壺才二兩,當時他就經常……"

女神君到這里,也不知道想到什麼傷心事,垂眉不了.

再葉空和林希天.其實林希天也想要些歡後吟的,不過也不好意思,快到樓下,才開了口.

葉空總共有四缸,一缸一百斤,三缸賣給女神君,還有一缸.不過他可不會把最後一缸再拿出來了,畢竟他已經有一百萬靈石,已經夠用了,剩余的就自己留著了.

可人家林希天父子也挺夠哥們,如此給面子,而且若不是他們,自己這生意也不會成功.

"林掌櫃,其實除了賣給神君的,我還留了十來斤自己喝的,既然您開口了,我就不留了,把那十斤一起拿出來……交個朋友,不要靈石,白送給您喝."

葉空如此上道,林希天大喜,想到那酒的香味,他都要流口水了.

"葉空友,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以後口腹樓你隨便進,想上幾樓都成!"

十斤酒結識一個元嬰真君,這事值,葉空心也不錯,出了口腹樓,驚訝地現嚴淑惠竟然還在等著呢.

"哎,你怎麼還沒走?"葉空有些疑惑,左右看看,又問,"你那倆哥堂表哥呢?"

嚴淑惠柔柔一笑,"他們被我趕回家了."

其實吳昌嶺和嚴合祥是自己要走的,當他們聽某人竟然認識化神神君時,就再也呆不住了,想到自己剛才對某人的不友好……還是趕緊走吧,若是那子請神君出來整治自己,怕是就算自己被殺了,師門也不敢放個屁.

嚴淑惠留下也是有目的的,倒不是因為他認識化神神君而看上他,只是因此對他產生好奇,想挖挖他的老底,看看這子到底什麼來路.

"薛帥,去趕車."嚴大姐一聲吩咐,隨後拉著葉空上車,"官人,我們一起做車回去吧."

葉空不由得感歎,到底是大姐,自己出門兩條腿,人家可是坐車來的.其實修士坐車還不如飛行地快,可大家都不趕時間,坐車比較有派頭.

車廂不大,可以坐兩三個人的樣子,這是女子香車,里邊還真是香噴噴.

"葉大哥,林掌櫃為什麼讓你上五樓?是哪個神君要見你?他又為什麼要見你?你們都談了些什麼?"車一動,嚴淑惠就迫不及待問道.

葉空愕然.雖然明知道嚴淑惠突然改變態度是想從自己這探聽消息,可沒想到這丫頭如此直接.

"靚女,你要探聽消息,就得有探聽消息的樣子°一下問這麼多,你是在審問我嘛?"葉空懶洋洋把後背靠在車廂頂頭,伸手抓住一個靈果,大咬了一口.

坐沒坐樣,一看就不是好人!嚴淑惠壓著性子,忍氣吞聲,擠出笑容,道,"其實我這不是關心你嘛?"

葉空送她個白眼,"你是關心我的褲頭吧?"

嚴淑惠,又淑女又賢惠……可事實不是這樣,她是比較火辣的,跟她身材一樣,挺辣,雖然目前還趕不上剛才黃詩詩大姐的甜瓜,可也已經初具規模了,想必日後只有更大,沒有最大……呃,又是日後.

所以她這個性格,裝出那種委婉狀,就比較有難度了.她已經忍氣吞聲了,可某人還這種態度,她就再也裝不下去了.

"姓葉的,你是不是想找打?我好好的跟你話,你就這種態度?你非要我跟你吵架才舒服是不是?"嚴淑惠柳眉一挑,怒斥道.

實在的,葉空還就真看她怒才舒服,她那種拿著腔調的架勢真是太假了.

"干嗎?你本來就是關心我的褲頭嘛."

"你!"嚴淑惠都要瘋了,自己覺得這輩子最丟人的事,這家伙還一再提起,"我殺了你!"

葉空一看不好,母老虎威了.算了,光棍不吃眼前虧,好男就讓著你這惡女吧.

"別呀,你等我把話完."葉空笑道,"其實你關心我的褲頭也沒錯,不瞞你,在我們老家有一膾制人口的歌謠,就是歌唱一條褲頭."

"胡扯!"

上篇:六六四 大賺一筆     下篇:六六六 淑惠偷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