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六六 淑惠偷酒  
   
六六六 淑惠偷酒

"不信?我唱給你聽……一條褲頭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褲頭里住……"葉空謅到這,謅不下去了,呸道,"唱的什麼,褲頭里住?我不成了那什麼,這不自己罵自己嘛?"

"撲哧."嚴淑惠憋不住笑了,想到那天看到的況,這歌還真是形象.她的俏臉不由得了,又啐道,"yin詞浪曲,下流胚!"

葉空理直氣壯道,"是你們自己思想齷齪,褲頭不過是一件衣物,怎麼就下流了?我穿個比較緊的,就下流了嘛?象你們這里的人,穿個松松垮垮的大褻褲,一走路就在里邊蕩秋千,哎呀,簡直比我下流一百倍!那種晃晃蕩蕩的感覺,難道你不覺得很難受!"

葉空完,現此話中的漏洞,趕緊又道,"錯了,你確實不難受,你沒東西晃蕩."

"你!"嚴淑惠指著葉空,她都不知道什麼好了.指責他吧,貌似他的有點歪理.可不指責吧,你個混蛋怎麼能跟我一個大姑娘這些東西?

"恩,算了算了."葉空擺手道,"我這些沒其他意思,也不想讓你難堪,我只是消你明白,雖然我葉空是個流氓,可這些年,我一直告誡自己,要做一個有品味的流氓.所以嚴大姐,我對你並不感興趣,你也不要疑神疑鬼."

"哼!這樣最好!"嚴淑惠咬牙切齒地道,"等此事一了,大家兩不相欠,你有多遠滾多遠!"

不過等她完,心里又覺得不舒服起來:因為他有品味,所以對我沒興趣……難道我真的那麼差勁麼?

一路無話,嚴家也並不遠,兩人都低頭各想心思.

嚴淑惠想的是,這子果然厲害,三扯兩扯,就橋我鼻子轉了,我問他的問題,他一個都沒回答!

而葉空則是把思想集中到那個神君身上∏個女神君的口氣顯示,她對本境非常了解,那麼本境一共就兩個神君,鐵臂魔宗一個,那是男的.而另一個……不是吧,她也是一幅畫嘛.

葉空已經猜到,那個女神君就畫音魔宗的宗主,李晨琬神君.

想到此處,他不由得出冷汗,他和嚴峰云就是密謀在畫音魔宗的大選中蒙混過關,若是讓李晨琬看出破綻,怕是今天就不會那麼客氣了.

回到嚴家,葉空甩開嚴淑惠,走回自己屋,一抹儲物戒指,放出三大缸酒.又找了幾個葫蘆,裝上十斤,這是送給林希天的.

不過運送卻是個問題.葉空是個凡人,儲物袋是用不上了,儲物戒指又不能被人現,總不能用板車推吧?

真是不方便啊!葉空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請那個厮薛帥幫忙,那家伙煉氣期的修為,能用儲物袋就行.

葉空匆匆出門,去找薛帥.可他剛走,一個動人有致的身影悄悄進了他的房間.

"哪來的這麼多酒?"嚴淑惠一進門,就看見三大缸酒,酒壇上還有合歡宗的字樣.

"合歡宗,沒聽過,不過聽名字就不是什麼正經宗門!"若是合歡宗依彤老祖在場,肯定要,我呸,你們一個個魔宗才不是正經宗門呢!

嚴淑惠雖然對某人的新潮褲頭已經不再耿耿于懷了,可是她對神秘的某人,卻有了更大興趣,這才悄悄潛入他屋里.

看見三大缸酒都沒有拆封,她本想敲開一缸,還好看見旁邊的酒葫蘆,若是真的敲開壇封,估計葉空得跟她玩命.

"呀,好酒呀,好綿柔."嚴淑惠又灌了一大口,心里開始想入菲菲了.

莫非他去口腹樓,是為了三天後的喜筵買好酒了?看不出他還挺有心,別看他口口聲聲對我沒興趣,誰知道他是不是也想本姐的心思呢?

口是心非的男人,膽鬼!你就暗戀本姐吧,放心,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嚴淑惠一邊喝酒,一邊想好事,越想越開心,都忘了離開.

等葉空帶薛帥回來,一推門,就看見某女人正著個臉,大口灌酒呢.

"喂!你干嗎偷我酒!別喝了,很貴的,喂,你還喝!"

嚴淑惠不過才築基初期,對這種靈酒的酒力根本壓不住,而且歡後吟後勁又足,她一下喝多了,竟然有些醉意.

"干嗎,你不就買回來喝的嘛?"嚴淑惠有點醉,往著葉空笑道.

薛帥趕緊道,"大姐,這酒不是姑爺買的,是他准備賣的."

嚴淑惠頓時泄氣了,搞了半天,不是我想的那樣啊!

"氣鬼,喝你點酒而已,多少錢回頭計上."嚴淑惠滿心不悅站起來.

"算了算了,以後不要再悄悄進我屋子,我不想有第三回!"

嚴淑惠哼道,"干嗎,這是我家,我愛什麼時候進就什麼時候進!"

"那我下次就不穿褲子在房間里!"

嚴淑惠借著酒勁嚷嚷道,"嚇我嘛?不就顯擺你一條褲頭波浪寬嘛?我又不是沒見過!"

葉空怒道,"這次我褲頭都不穿,看你再進來!"

"哈哈哈哈,你不就住在褲頭里嘛?別瞪我,你自己唱的!"

他們倆吵地帶勁,旁邊薛帥都要吐血了♀姑爺和姐還真是冤家,見面就吵就算了,還越吵越不堪入耳了.

天吶,這倆人都太下流了!為了我純潔的心不被汙染,我還是躲遠些.薛帥趕緊捂著耳朵逃走了.

誰知薛帥剛出來,還沒喘兩口氣,就看剛才吵地熱火朝天的兩人也出來了,貌似大姐還挺開心.

"哎呀,真是看不懂啊,看不懂."薛帥不由得在心里感歎.

其實兩人停止爭吵,完全源于嚴淑惠的一句話.

爭吵中嚴淑惠突然怒問,"你這幾大缸酒哪來的!你是不是有儲物法器!"

若是法力在身,葉某人此刻不定就殺人滅口了,這是他最大的秘密,被人知道他有如此神物,他不滅人,人就要滅他.

不過遺憾的是,某人現在還不如凡人,嚴淑惠築基初期的修為就吃定他了.他想滅口也沒那本事.

當然了,某人肚子里壞水也不少,殺人不用刀的事也沒少干,可就在他盤算著出損招的時候,嚴淑惠又話了.

ps:求金磚推薦票,蠻拜謝了!

上篇:六六五 好男讓惡女     下篇:六六七 列隊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