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六九 請你上五樓  
   
六六九 請你上五樓

黃詩詩走進李晨琬的車里,抬手放出三口大缸,讓李晨琬查看,口中道,"宗主,這下你就不要舍不得喝了,這三大缸夠你一直喝到飛升了."

"三大缸都給我喝,你真當我是酒鬼啊?"李晨琬笑著站起來,一眼就看見缸身上刻著的幾個大字"合歡宗獨家秘制,歡後吟."

李晨琬看了就是一愣,她一直沒相信葉空的話,總認為要不就是葉空偶然學會煉制之法,自己煉制的.要不就是他遇上影族人,是影族人贈送于他.

可看見這缸上的酒,李晨琬愣了,這真是什麼合歡宗煉制的!

可是,曾幾何時,一個男人卻信誓旦旦,口口聲聲這酒只有他們影族才能制出來.

李晨琬面色一冷,"請葉空先生進來話."

葉空正在跟林希天稱兄道弟呢,"林大哥,了送你十斤,可臨出門被這敗家老婆喝了不少,略為少了點,萬勿見怪啊."

林希天頓時大歉,"葉老弟,我都不好意思了,你怎麼不弟妹也愛這一口,要不我林希天也不好意思橫刀奪愛呀."

雖然他的客氣,可手上不客氣,抬手就把幾個葫蘆給收進儲物手鐲.口腹魔宗就是這樣,他們愛吃,好吃,重視吃,看見好吃好喝的,親娘老子都可以不認的.

葉空話套人已經成為了習慣,他這話也是有目的的,就等著林希天感到歉意呢.

當下,他趕緊打蛇隨杆上,笑道,"唉,林大哥你也別客氣,沒事,我回去做做她思想工作就行,大哥你可別覺著不好意思……你要實在不好意思,就讓我這敗家老婆上你五樓觀觀光."

林希天眉頭一皺,讓葉空上去就算天大的面子了,若是再讓別人上去……若是這子再請一大堆人上去……媽的,口腹魔宗的規矩豈不徹底完蛋了.

還好他兒子林振瑋腦瓜子活,上來在林希天耳邊嘀咕了兩句,林希天頓時有了主意.

"葉老弟,你這要求我可以答應你,不過有兩個條件.第一,只她一人,第二,她上去不能走樓梯,必須由我用瞬移帶她上去."

葉空聽了不悅了,***,我送你酒也沒給你加附加條件,不能走樓梯,偷偷摸摸地上去?那有個鳥的意思啊!

嚴淑惠站在旁邊一直沒出聲,其實她聽著葉空和林希天話呢.雖然對某人稱她為敗家老婆很不爽,可她也知道,某人這是為她爭取機會呢.

她今天兩大目的,一是看自己的偶像李晨琬,貌似沒看見.二是上口腹樓五層觀個光,再嘗上兩盤菜,那就很爽了,以後跟人吹牛都可以我去過口腹樓五樓了,你們誰去過?

聽到林希天的兩個條件,嚴淑惠雖然有遺憾,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畢竟自己能上五樓就不錯了,還計較從哪上嘛?委屈就委屈點了.

可葉空卻不願讓她受這樣的委屈,雖然是假拜堂假老婆,可這也關乎老子的面子啊!

一個流氓什麼最重要,當然是面子,出來混,沒面子怎麼行?

"既然老哥這不方便,那就當兄弟我沒過吧."葉空本來就是狗臉,翻就翻,臉色那是相當難看.

不過嚴淑惠那是心潮澎湃啊,這個男人可真是爺們,為了不讓老婆受一點委屈,竟然敢跟元嬰真君撂臉子?不過你這膽子也忒大了,你一個沒修為的凡人,人家元嬰真君抬抬手指頭就可以滅了你啊.

"葉空,要不就算了."嚴淑惠趕緊開口道.

葉空擺斷道,"當然算了,葉某去哪都是堂堂正正的進,堂堂正正的出,讓我娘子偷偷摸摸地去吃飯,這種飯,不如不吃,等日後有人上門請我,我都不會再去!"

這話的好狂,好麻,簡直是麻木,螃蟹狂了是會掉爪子的!

其實葉空剛開始撂臉子時,林希天是很惱火的.媽的,你一個凡人,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染房了?我能那樣答應你,就已經給面子了,你還要怎麼樣?

居然敢對我這種態度?就算你們嚴家嚴老頭在我面前也不敢這樣話!

不過等林希天聽到葉空最後那句最狂妄的話,他不由得一個激靈♀子可不是一般凡人,他這麼狂,必定有所恃,自己不定哪天真要上門請他.

別不可能.今天我不就從五樓趕下來,去燒火房請他了麼?他一壺酒就能讓化神神君等他一個時辰,難痹己以後就沒事要請他.在看他行事作派,沉著大膽,無拘無束,自己對上李晨琬神君都心翼翼,可他卻絲毫不見慌張.

這可不是個一般的凡人啊.

林希天心中頓時有了取舍,咬牙笑道,"葉老弟,你也別羞臊老哥我了,既然是弟妹要上,那當然是從正梯而上,我還要安排幾個迎賓,正正規規迎著弟妹上五樓,一路上掃塵撣灰,絕不讓弟妹感覺一點委屈."

這回輪到嚴淑惠美眸里射出白癡樣的光芒了.天吶,我是不是耳朵出毛病了?林希天一個元嬰真君竟然對他這一介凡人出如此妥協的話.

不但要從正梯上,還安排迎賓掃路撣塵……暈倒了,看不懂了.嚴淑惠真想問上一句,葉空,你到底是什麼來路?難道是這林希天的老子麼?

葉空也沒想到自己還真就把林希天給弧了,頓時哈哈笑道,"林大哥你真是太上道了,放心吧,以後只要你請我,我就一定來,你不請我,我也要經常來."

"那好,一定啊."林希天心里郁悶地要死,***,這輩子也沒見過這麼牛x烘烘的凡人,好象請他來白吃就很有面子似的.

正在他們話,就看李晨琬的車門簾子一掀,人沒出來,一對把衣服高高撐起甜瓜就先出來了.

在場男人哪個不流口水,可真的敢招惹的,卻沒有.黃詩詩已經是元嬰大圓滿了,不知啥時候就可以化神,在場所有人,除了李晨琬就數她修為最高,占她便宜?你真是活地不耐煩了.

上篇:六六八 帥哥的下場     下篇:六七零 狗咬呂洞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