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七一 葉空結婚  
   
六七一 葉空結婚

昨天有美女讀者問我,花花太歲蠻老祖啊,你是不是自己長的很丑,所以仇視帥男呢?呃……澄清下,沒有仇視帥男之,老祖我外表也是比較英俊風騷的……咳咳,自己誇自己,不好意思啊.

然後就是請大家支持了,最近每天都加了一章,蠻確實有點累,我知道各位道友體諒我,不想讓我這麼累,我就感謝大家了.不過呢,累點也沒事,關鍵每天要過一千分,我累了也開心啊,呵呵,若是低于一千分,我也就休息休息了.

我知道大家不是不想給我金磚和票票,記不得而已,就我自己也經滁記給自己投呢.所以提醒下大家,金磚,推薦票,收藏啊!呵呵,耽誤大家工夫了,抱歉!

哦,今天八章.

有了靈石,葉空也就放開手腳,收購相應的靈草材料,又去嚴家煉藥房開了一個房間,專門給他作煉藥之用.

本來葉空還擔心嚴家沒有合適的火種,可去了一看才知道,嚴家煉藥的火種還是很不錯的.是一種名叫蒼冥火的高階火種,蒼冥火顧名思義,來源于蒼冥之中.

葉空很疑惑,太空中怎麼有火呢?而且就算有,又如何能取回火種呢?

後來在嚴淑惠解釋下才知道,這火種是嚴家的先祖去蒼冥中探險,偶然進入一個叫五行仙府的地方,火種就是從那得到的.

葉空聽見五行仙府,心里沒來由的一動,不過他現在喪失修為,就算複原,也不可能去蒼冥中探險,所以也就沒打聽,不過五行仙府這個名字,他算是記住了.

自從那一天賣酒回來,嚴家所有人多他態度大變.吳昌嶺和嚴合祥看見他就遠遠躲開,生怕這子找他們麻煩.而那些府內的下人更是對他一口一個姑爺,包括管家嚴福,仿佛葉某人已經是嚴家家主了一般,把他當爺爺一樣伺候.

當然了,葉空的靈石也沒少花,沒事就扔出兩顆下品靈石給伺候的仆人丫環.什麼,無功不受祿?算了,你實在不好意思就去門口做一百個俯臥撐.什麼,奴婢受之有愧?那就給少爺敲敲腿……呃,中間的短腿就免了.

對某人這些行徑,嚴淑惠輕篾地吐出三個字,暴戶!

雖然輕篾,可見鬼的是,嚴淑惠仿佛著魔了,每天陰魂不散跟著葉空,趕都趕不走.

用嚴淑惠的話,我這是在見證和唾棄你的暴戶行徑.

既然她要跟著,那麼好吧,剛好老子沒有跑腿的."四葉草,給我買五十斤……快點去,磨蹭什麼呢?"

嚴淑惠愣了愣,人家買這些都是論株,你倒好,論斤買.好吧,反正是你的臭錢,給你花光!

嚴淑惠剛屁顛屁顛回來,某人又安排了,"去給我把午飯端來,恩,跟廚房一下,靈肉要去了靈氣,少爺我凡人受不起……哦還有,給我帶兩瓶你們嚴府最好的酒來."

嚴淑惠回道,"你自己那不是有好酒,還要我們嚴府的酒干嘛?"

"我漱口不行啊!"

嚴淑惠都要吐血了.哦,我們嚴府最好的酒只配給你漱口……暈倒,那我爹喝了一輩子,敢是你的漱口水?

"快去快去,別愣著."

嚴淑惠跑出門,回頭還不忘罵一句,"暴戶!土財主!"

嚴淑惠壓著性子給他跑腿,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看他笑話!哼,我們嚴家那麼多丹藥,還不夠你吃?偏要自己煉藥?我倒要看看,你最後煉出個什麼玩意!

三天後,一切准備妥當,不過卻沒開始煉丹,而是大婚的日期到了.

嚴家這次可是大辦特辦,幾乎把鐵畫境所有的大戶人家都請來了.當天晚上是熱熱鬧鬧,批掛彩,鞭炮齊鳴,鑼鼓喧天.

當然了,最讓嚴峰云長面子的是,本境境主竟然命人送來她親自作的畫一幅.畫音魔宗宗主,化神後期修士,命人送來親自作的畫,那可不是一般人家能享受的.

眾來賓都不由得驚歎,嚴峰云那是面上大大有光.他知道,人家李晨琬神君可不是給他面子,而是給女婿面子♀個女婿喪失修為都這麼牛叉,若要修為恢複,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呢.

不過畫音魔宗那個來送畫的女真君,跟女婿眉來眼去,弄的嚴峰云心中又煩惱起來.人家女真君都上趕子來勾搭葉空,自己女兒怎麼這麼不開竅呢?

另一個讓嚴峰云有面子的是口腹魔宗的林希天和林振瑋父子聯袂上門道賀,讓嚴峰云意外之極.

嚴峰云結丹修為,結識的朋友都是同一境界,一下來了幾個元嬰真君,實在讓他受寵若驚.

不過稱呼問題又讓他犯愁,林希天元嬰真君,他得稱前輩.可林希天又跟自己女婿稱兄道弟,難不成以後也要稱呼葉空前輩?那自己女兒又是什麼備份?

實在是頭疼啊!

大家吃喝笑鬧,直到半夜,把葉空和嚴淑惠送進洞房,這才安生下來.

洞房花燭夜,燭影搖,大喜字映得人心里都熱乎乎的.

葉空反手關上門,看著坐在床邊,一身裝,蓋著蓋頭的嚴淑惠,葉空竟然有心跳加快的感覺.

雖然明知道這是假拜堂假成親,可在這種氣氛之下,葉空也不禁怦然心動,竟有一種想要將錯就錯,跟嚴淑惠就此龍鳳合鳴的想法.

嚴淑惠也是心里砰砰跳,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就算是假的,她也不由得既興奮又緊張.

終于,大的蓋頭被葉空揭開,燭下,那張撲撲的臉蛋是那麼動人,還有那雙迷朦的美麗大眼,潤澤殷的飽飽朱唇……

他不會真的對我……嚴淑惠緊張地握緊拳頭,心想,若是這個暴戶真的要對我動手動腳,我一定一拳打飛他!

不過讓嚴淑惠意外的是,某人突然抬頭怒道,"我大姐,你難道不知道偷看人家這些事,會長雞眼的嘛?"

果然,黃詩詩得意地笑聲回蕩起來,"怎麼樣?元嬰大圓滿就是煩惱啊,一不心神識就放出去了,咯咯……我也是女人,讓我看看不行麼?"

葉空邪惡地一笑,道,"你也是女人,應該對我老婆沒興趣吧?我想大姐應該是想看我,要不我讓大姐看個清楚."

某人完,就極其無恥地挺著肚子,忙不迭去解腰帶.

黃詩詩終于受不了啦,罵了一句,"你給你媳婦慢慢看吧!"

完,再也沒有了聲息.

嚴淑惠這才松了一口氣,心道你再不走,我就得陪你一起看他的丑東西,真是汙了我們女子的眼啊.

這子也真夠下流,居然這種招術都使得出來.不過話回頭,若不是葉空的流氓招,想驚走黃詩詩,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嚴淑惠松了一口氣,可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

上篇:六七零 狗咬呂洞賓     下篇:六七二 結婚進丹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