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六七四 焉知魚之樂  
   
六七四 焉知魚之樂

"敢問友來自何方?"鄧老開口就問道.

葉空笑道:"萬澗宗."

鄧老抿了一口靈茶,含笑看著葉空,搖搖頭,雖然沒,可是意思卻不相信.

對于不熟悉的人,葉空又怎會輕易透了身份,笑道:"確實是萬澗宗,等子傷勢回複,給鄧老展施一下萬澗決."

鄧老哈哈一笑.若是其他人聽這話也就信了,不過鄧老平日走南闖北,見識豈是其他人能比?

"聽萬澗決只有元嬰以上修士才能施展,莫非友失去法力前,已經達到了元嬰境界?"

葉空聽了臉一,知道謊話被揭穿了,尷尬笑道:"我剛才就是開玩笑嘛,不過我師尊李源神君確實可以施展萬澗決的."

他這樣,鄧老也不好多問∏李源神君飛升已經上萬年,就算鄧老再見多識廣,也不會知道李源神君.

"既然如此,那就算友是萬澗宗的吧."鄧老點頭,站起來,推開大屋的窗戶,仰頭看著暗一片的天空,又淡淡開口道:"云遙八千境,每境都被陣法籠罩,生活在其下的人類,永遠看見的都只是那暗色的陣法.從來都沒有人見過太陽,月亮,星星,只有在古書的記載中,才能找尋到一絲端倪,否則,人們早就忘了,天空其實並不應該是這樣♀樣的生活,又是多麼無趣."

葉空也站起來笑道:"前輩此差矣,其實能不能看見太陽月亮並不重要."葉空和鄧老並肩站著,他的眼前仿佛看見了那些生活在魔人控制下的人類和修士,開口道:"重要的,是生活的是否自*,自己的生活是否由自己掌握.前輩,你不知道,在有的地方,雖然可以看見太陽,星星,月亮,有著分明的四季……可是他們又是多麼向往能回到云遙,自*自在地生活."

"哦?還有這種事?"任鄧老見多識廣,也無法想象,竟然有人會一心來到這暗無天日的云遙.

"當然有,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人人努力修煉,都想要離開這一界,可是等去了以後才現,原來云遙要比那里好上千倍萬倍."

"可是上界?"鄧老追問.

葉空搖頭,"不是."

"那是何處?"

葉空笑道:"我也不甚清楚,不瞞前輩,有些事子至今也沒能弄清楚,所以也不知道怎麼……不過前輩放心,等子能弄清楚的時候,必定會全部告知前輩."

鄧老聽他這樣,也不便再問,只是笑道:"到時候友可別忘了老朽啊."

鄧老完,又走到那一排畫像的最後部位,指著一副畫像道:"這是老夫的好友,也是淑惠的外公,當年他就是為了去尋找能看見太陽月亮的桃源,離開云遙,從此再也沒回來."

葉空走了過去,當看到畫像上的老者,頓時一驚.

原來畫像上的,正是吳不知△畫時,吳不知還年輕地很,意氣風的樣子,完全不是葉空所見的老村長.不過從那眉宇之間的神,還是能清楚地看出,畫上之人,正是吳不知.

葉空這時也算明白了,怪不得黑衣魔宗最後會把自己傳到這里來,敢真的是吳不知在家使用過黑衣魔宗令牌.而吳不知也是云遙之人.

可他是如何去滄南的呢?這和他欠下的巨額債務又是否有關?

不過葉空聽見還是又充滿了消,既然吳不知當年能從這里去到滄南,自己也能找到辦法回到滄南!

正在回憶當年的鄧老並沒有注意到葉空的表變化,他依舊看著畫像道,"當年我和吳兄乃是莫逆好友,我們一起修煉,一起交流心得,關系好的就好象親兄弟."

"那是他就非瞅往那些有日月星辰的世界,不過卻苦于沒有到達的辦法.于是他就停止修煉,開始在古書中尋找去其他紫滄大陸的辦法."

"辦法找沒找到不知道,可某一天,他卻具有了預測將來的能力,于是很多人便找上門來,問他各種各樣的問題,他開始也是一一作答.可是他回答的問題越多,報應也越來越多,按照他,這就是泄漏天機,遭受天譴."

"隨著他親友越死越多,為了怕把災禍帶給女兒,他又一次產生了去尋找其他世界的想法.終于,有一天,他永遠地失去了消息,這些年我一直都在打聽他的消息,可是什麼都沒有."

鄧老完,悵然歎道,"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找到心中的天堂,每天看著日升月落,是不是能記起我們這些老友."

葉空也是歎息一聲.吳不知是去到了滄南大陸,也見到云一有的日,月,星辰,大海……可他的結局,卻並不是那麼好.

葉空開口安慰道,"鄧老,所謂有志者事竟成,我相信吳老前輩應該已經到達了心中的彼岸."

鄧老點頭,道,"也不知道他在那邊過得好不好,修為有沒有提升,若是他不沉迷于那些旁門左道,現在修為應該比我還要高了."

葉空搖頭道,"也不能稱為旁門左道,我想那是吳老畢生的追求.就算是付出代價,或者結局並不完美,可是能實現畢生之追求,我想他應該是幸福的,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鄧老哈哈大笑,贊道,"這幾天老是聽人,嚴家姑爺才冠絕,就連化神神君都為之傾倒.當時還有點不信,今日一聊,果然妙語連珠,老朽在你面前都有點無地自容之感了."

葉空嘿嘿笑笑,***,那些穿越真的不是瞎寫,地球人在古代或者異界果然個個都大有出息,自己這個半吊子竟然也能被稱為才冠絕,真是讓人不好意思啊.

葉空還沒來得及謙虛,外邊響起一個脆脆的聲音,"鄧老,看您誇的,其實啊,他就是個流氓."

葉空愕然,這死丫頭,竟然把老子的台詞都搶了.

上篇:六七三 丹藥之優劣     下篇:六七五 看到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