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零三 邵晨醉挑戰  
   
七零三 邵晨醉挑戰

張玉婷的輕歌曼舞還是很有欺騙性的,勇猛無敵的曾天順此刻也化作了繞指柔,端著馬步,竟然放棄了主動攻擊.

不知不覺中,張玉婷已經非常接近曾天順了.

她的眼神更加淒婉動人,她的姿態更加嬌柔曼妙,她的腳一步步的往前邁進.

只要再來一步!她溫柔的劍鋒就會出凌厲的光華!華麗的舞蹈也會變成凶猛的毒蛇……

可就在這時,曾天順眼中突然閃出諷刺的光芒,呼……

雙日合滄拳!

看見曾天順眼中一亮,張玉婷就知道不好,她驚叫一聲慌忙躲閃.

可是,曾天順並不是突然出拳,這一拳,是他早已預謀好的,力道,角度,方向全部計算到不差分毫,張玉婷又如何能夠躲閃掉?

憐香惜玉?

曾某人什麼都懂,就是不懂憐香惜玉.

"轟!"

隨著拳頭帶出來的風聲,曾天順一拳毫不留地砸在張玉婷的臉上.可憐張玉婷一聲慘叫,這個人都飛了起來!

整個觀眾席上一片安靜.

雖然曾天順這拳夠剛,夠猛,夠時機……可人家是一個嬌嬌柔柔的女孩子啊……再了,你就是打,你別打人家臉吧!

葉空實在是忍俊不住,捂著嘴偷笑,眼睛余光,現林傑星也是硬忍著笑.

"你們啊,都是不懂憐香惜玉的人啊,這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黃詩詩立即給與他們沉重的鄙視.

葉空笑道:"我不是笑張玉婷受傷,我是笑她倒黴‰她的能力,若是換個其他男選手,甚至就算我,也有可能被她算計,可誰知卻遇上了曾天順這呆子,再美的女人在他眼里,跟獵獸境的靈獸沒什麼區別,這張玉婷真是倒黴啊."

林傑星也點頭道:"的沒錯.不過這曾天順可也不能視啊,大家看他模樣都以為他是個憨厚的老實人,可是你注意到了嘛,他一開始沒有出拳,就是將計就計,在吸引張玉婷靠近.若是張玉婷心一點,就不會輸地這麼快……唉,這年頭老實人不多啊."

葉空點點頭,看來這曾天順雖然憨實,可也是有點心計的,若是自己對上他,也不能看他,否則就是吃大虧.

"第二場,曾天順勝!"執法長老無悲無喜地宣布了結果.

不過上一場得到熱烈掌聲的曾天順,這次啥也沒得到,觀眾台上射來的都是異樣的目光.

曾天順剛回來,葉空立即湊上去,"曾兄,怎麼樣?"

曾天順莫名其妙道:"什麼怎麼樣?"

"打美女的滋味啊?哎呀,我還沒有干過呢,一個大美女被你打地凌空翻滾,是不是很爽啊?"葉空著還要做出張玉婷飛出去的動作,弄得曾天順老臉通.

林傑星更是鄙視道:"這麼溫柔的女子,你都下的去手?真不是人啊."

曾天順摸摸鼻子,很不爽,低聲道:"哦,就准她打我,不准我打她?這什麼道理?"

他們三人堪堪而談,笑聲傳出,頓時引來周圍一眾觀眾憤怒的目光,仿佛要沖上來給美女報仇一般.

"不了,看看邵晨醉的第一場吧."

"第三場,邵晨醉,李雄軍."隨著執法長老不帶任何感**彩的聲音,邵晨醉和李雄軍走上了場.

要這兩人還真不是一路人,也不知道怎麼安排在一起的.

邵晨醉是那種比較單薄瘦弱的男人,也比較精致.一身綢緞長衫穿在身上,遠看就跟面條似的,近看臉白白,如果再抓一把折扇,那絕對就是戲文里上京趕考的書生了.

可李雄軍就不一樣了×匪頭子嘛,當然粗獷的要命,一臉大胡子,那張臉也不知道多少時間沒細了,頭全都打結了,走起路上虎虎生風,肩上還扛著一把大刀.要這把大刀,估計就比邵晨醉的體重要重了.

土匪頭子來了,扛旗打傘的土匪也在下邊歡呼起來,雖然人少陣勢不足,可是他們聲音大.

"看見沒?那麼我們大王!玉面修羅李雄軍是也!"

別人聽了都哂然一笑,玉面修羅,怎麼看也不是玉面,要疤面還差不多.

不過那土匪沒覺悟,繼續道:"看看對面那個白臉,哪是我們山大王的對手,一刀就把他劈成兩半!我們大王就愛干這事!"

台上,邵晨醉並沒有被山大王的氣勢鎮住,而是一掃衣襟前擺,拱手客氣道:"在下邵晨醉,請了."

李雄軍哧了一聲,彈出一顆鼻屎,用昏黃的眼球看看邵晨醉,輕蔑道:"書生,我看你認輸吧,否則休怪我玉面修羅刀下無,象你這樣的書生,我殺的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邵晨醉笑道,"殺我?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李雄軍冷哼了一聲,隨後,突然暴起,也不搭話,毫無征兆地凌空挑起,雙手握刀,對著邵晨醉當頭劈來!

這一招來的太突然,聲勢也大,在場所有人都為邵晨醉捏了一把汗.

可邵晨醉卻仿佛早有防備,腳尖一點,一個後躍,靈活地躲開這招.

同時,邵晨醉伸手一指,"定!"

不可一世的李雄軍立即定在當場.

邵晨醉又一聲沉喝,"倒!"

"轟咚!"李雄軍應聲而倒,口吐白沫,再也爬不起來.

這一幕實在太詭異,太出人意料了,整個場子的人都楞了,又是一片安靜,每個人都瞪大眼看著邵晨醉∏個土匪,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這是什麼妖法?

就連執法長老都愣了好一會,這才想起來干正事.

"第三場,邵晨醉勝!"

接著場上頓時炸鍋了,這邵晨醉的功夫實在太牛叉了,伸手一指,對方就完蛋,這簡直比修仙者還修仙者啊,不到元嬰期都玩不出這樣的高難度動作.

可場上剛熱鬧起來,頓時又靜了.原來那邵晨醉又伸手一指,遠遠地指向選手觀戰席.

眾人忙順著他手指看去.林傑星曾天順葉空都坐那,可是大家都明白,邵晨醉這是指著葉空呢,其中挑釁的意味不而喻.

葉空也毫不示弱,站起來,指指邵晨醉,又指指自己.意思很明白,挑釁麼?哥們隨時恭候!

上篇:七零二 第一場     下篇:七零四 修士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