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一三 又是風起時  
   
七一三 又是風起時

又是一年風起時,這已經不知是她第多少次來到這里.她靜靜地站在一樹花下,那花開得別樣的妖豔.微風輕起,撩動她的梢,也帶來一絲靡靡的暗香.

她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可是這一年她卻變得多愁善感了,可能,戀愛中的女人都比較感性吧.

不過她的戀愛,也只是暗戀,單戀而已.

他都不知道的.嚴淑惠這樣想著.

突然她的臉上揚起淡淡微笑,想到了去年和某人斗嘴的場景]人話總是很下流,這讓她想起時,就又臉了,樹花臉蛋,相映成為一副絕美的畫卷.

不過她的面色又愁苦了起來∏個流氓啥時候才會出關呢?

對于這個問題,嚴淑惠很期待卻又很恐懼.她期待早點看見某流氓,可是又怕他一出來,就是分別的時候,那還不如他永遠不出來.

可是他會永遠不出來麼?顯然不會,他不是那種人,他是永遠都不甘于寂寞,不甘于平靜的人……

他出來又會恢複修為到什麼地步呢?自己築基是靠著外公留下的丹藥,可是他也是五行靈根為什麼也能築基呢?他加入鐵臂魔宗就是想要學習鐵臂魔功,這樣就無所謂靈根了麼?

這些問題縈繞在嚴淑惠心頭很久了,不過她看得出,葉空絕對不會象她這樣永遠停留在築基期的,他一定會成功,他總有一日會成為真君,神君,甚至飛升.

可是自己卻永遠不能提升了,也不能陪著他遨游……

想到這里,嚴淑惠的面色又愁苦了.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只是她想的太多.

正在她站在樹下獨自傷懷的時候,突然嚴府外院方向傳來一陣吵嚷喧鬧之聲.

嚴淑惠奇怪地抬起頭,一雙秋水明眸不解地眨了眨,按道理,嚴家不會有這麼吵嚷的聲音啊然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浮上她的心頭.

果然,隨即就看見管家嚴福顛顛地奔跑而來,遠遠地就喊道:"姐,快走!畫音魔宗的人來抓你了!"

嚴淑惠秀眉一挑,疑惑地問道:"畫音魔宗?抓我干什麼?"

"我也不知道啊,來的幾個女子都氣勢洶洶的,老爺讓你趕緊去其他境避避風頭."嚴福沖過來,趕緊遞上了一個裝滿靈石的黑色袋子.

"我不走!"嚴淑惠一把推開靈石,反而走向前廳而去.

按道理,因為葉空的關系,嚴家和畫音魔宗關系很好啊,話音魔宗對嚴家也很照顧的,今天莫名其妙讓她離開鐵畫境,這實在太奇怪了,她怎麼可能這樣就甩開父母逃走呢?

嚴府前廳,果然正站在一排畫音魔宗的女子,把嚴家的老倆口團團圍住,一個個面目冷厲,飛劍出手,看樣子就知道來者不善.

而那個領頭的女子更是氣勢囂張,厲聲道:"嚴老頭!你女兒在去年本宗大選中,使用手段蒙混過關,奉我宗諸長老之命,特來捉拿回去治罪!"

領頭女子一喊,後邊那些女弟子齊聲喝道:"嚴老頭!快把你女兒交出來!"

嚴峰云急得一腦門子汗,心里郁悶,這事都過去一年了,怎麼又舊話重提呢?

吳曉云倒是顯示出大家閨秀的冷靜,上前打哈哈道:"這位道友敢問怎麼稱呼."

領頭女子眉頭一挑,惡聲惡氣回道:"褚芳蘭!"

"原來是褚道友."吳曉云笑著道:"我家女婿葉空和貴宗宗主黃詩詩真君關系都很好的,"

能不能網開一面……"

吳曉玲話沒完,就被褚芳蘭怒喝打斷了,"黃詩詩跟凡人有染,那是畫音魔宗的恥辱!現在本宗由諸凌飛長老全權負責,絕不會再出那種事!"

褚芳蘭一句話,頓時局勢就明朗了.擺明了,是諸凌飛長老掌權以後,想要報複黃詩詩,這才故意來找嚴家的麻煩.

嚴峰云忙走出去,陪笑道,"其實外邊傳的都是謠而已,我們嚴家一直規規矩矩做生意.不管畫音魔宗是哪位宗主管事,我們嚴家都願效犬馬之勞."

嚴峰云這話就是妥協的意思了.我們嚴家做生意而已,不管你們畫音魔宗誰當家,若有需要,就開口.

褚芳蘭看著嚴峰云,點頭露出些笑意,道,"嚴道友確是明白人,那我也不妨直了."

知道你們就不是光找麻煩這麼簡單.嚴峰云趕緊賠笑道,"道友請講,若是嚴家能辦之事,嚴某絕對赴湯蹈火."

褚芳蘭心中大定,知道今天的目的要達到了.她道,"不用嚴老赴湯蹈火.其實嚴淑惠的罪行雖然嚴重,可給予足夠的賠償就行……"

敢是來敲詐了,不過她們只要錢,不要命,那就好啊.

嚴峰云剛想話,卻被褚芳蘭頤指氣使的擺手制止了,"我話時,你不要插嘴!"

嚴峰云老臉頓時通.媽的這女人太不給面子了,你結丹中期,我也結丹中期,你憑什麼用這種口氣跟我話?

不過沒辦法,人家人多啊,背後還有一整個魔宗撐腰,嚴峰云只好硬忍憤怒.

"好,你請."嚴峰云沉聲道.

老家伙還敢要面子?褚芳蘭冷哼一聲,道,"明吧,我們畫音魔宗想要你嚴家煉制極品大還丹和極品養元丹的丹方,以及煉制的心得!"

嚴峰云算是知道了,原來諸凌飛長老並不是找茬敲詐這麼簡單,而是沖著丹方來的!

不過嚴峰云又想道,自己這一家和畫音魔宗真的沒法斗,光棍不吃眼前虧,反正丹方也不是嚴家的,要不就勸女兒把丹方給了她們便是,相信葉空出關也能夠理解.

可就在這時,屋外傳來一聲清脆響亮的拒絕,"不可能!"

嚴淑惠大步走進大廳,對著褚芳蘭義正詞嚴道,"丹方乃是各家制丹店鋪之根本,哪有白送外人的道理?你等此舉,與明搶何異?這種強盜行徑,相信鐵臂魔宗也不會置之不理!"

上篇:七一二 吸收金靈氣     下篇:七一四 人為財死